楚轻言就纳闷了,怎么回事,刚才还说话好好的,对他那么关心,怎么一转眼,就翻脸呢?

楚轻言赶紧道:“等等,你先别挂,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谢嘉磊哼了一声:“你想的美,还想吃我五婶做的饭,你怎么不上天,我还想吃呢。”

别的都好说,但是,一扯到去吃他五婶做的饭,谢嘉磊就没办法淡定了。

想的可真好啊,他这个亲侄子想吃都还没吃到呢。

楚轻言:“……”

至于吗?

这么大反应?这是多严重的事情吗?

楚轻言皱眉道:“怎么了,你五婶不是开饭馆的吗,吃她做的饭,给钱不就行了……”

谢嘉磊脾气挺好的,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要爆了:“滚滚滚……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儿上,我就打你了……”

楚轻言问:“你怎么了,我这话也没说错啊,我在津川吃过你五婶做的饭,当时我是给了钱的。”

谢嘉磊生气道:“你看你要是在我五叔面前说这话,他会不会打死你。”

“我五婶现在在休息,饭馆都还没开,你以为你有俩钱就能吃上我五婶做的饭了,你想的怎么那么美,搞得好像,就你有钱一样,我没有啊,我堂哥没钱啊?我大伯,他们没钱啊?真是的……”

楚轻言有点惊讶:“你都吃不倒吗?”

谢嘉磊:“你这不废话吗,我五叔的家门,我们都不能随便进,何况去吃五婶做饭?要真那样的话,我我五叔也太好说话了吧?再说……我五婶也不是一天到晚,只给我们做饭,做饭多辛苦啊……我再不懂事,也不能整天想着让我五婶给我做饭吃吧,我妈都没给我做过几顿饭。”

“这样啊……”

谢嘉磊又道:“想吃我五婶做的饭,你就等着吧,如果我五婶,以后心情好,可能还会在夏城开个店。”

楚轻言随口问了一句:“那什么时候他心情会好啊?”

谢嘉磊:“那我怎么知道?说不定……等她得了金牌厨王的大奖,她开心了,就在夏城开店了。”

楚轻言:“金牌厨王?”

“是啊,我五婶从津川来夏城,就是为这个比赛,明天就是初赛了,我五婶紧张备赛,我更不敢去打扰她了。”

“说的倒也是,你这个侄子还挺听话的……”

谢嘉磊道:“呵呵,如果你有我五叔那样的叔叔,你也会很听话的。”

楚轻言沉默了片刻……

“你说的,倒也是。”

谢嘉磊道:“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上课了,你回头有时间联系我啊。”

楚轻言:“好……”

挂了电话,楚轻言捏着手机,眼睛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楚轻言在楼下踱步,几分钟后上楼。

关上门,在里面反锁。

楚轻言打开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犹豫很长时间后,拨通。

等了好一会儿,电话接通。

楚轻言道:“多谢你的音频,有了它事情好办了很多。她们已经解决了,不会再出来找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