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西泽道:“这个你不需要担心,宫莫南的做派,我们谢家从来都看不上,他那样的人,跟我不是一个路子的,不管他找鸯鸯是因为什么,我最终是中立,不会帮他。”

宫沉夜听他这样说心中倒是放松了:“你这样说,我心中算是有底了、”

至少,他的后背,面对谢西泽,不会被捅刀,这是可以肯定了。

一阵狂风吹来,谢西泽转过身,背靠着栏杆,“你挑的这地方啊,是真让人不喜欢,对了,既然,你要跟我结盟,那帮打听一件事……”

宫沉夜:“你说。”

谢西泽道:“你帮我打听打听,宫莫南……二十多年Ian,认不认识一个叫……兰茵的女人。”

宫沉夜蹙眉:“兰茵?”

他居然觉得这个名字,怎么觉得,似乎……不是太陌生……但是又好像第一次听到。

谢西泽点头:“对,能办到吗。”

宫沉夜想起了老管家,道:“倒是还真有一个人,或许知道,我回去问一下,给你消息。”

老管家跟了宫莫南那么多年,二十多年前的事,他全都知道。

谢西泽点头:“好。”

宫沉夜问:“能多问一句,你让我打听的这个人,跟你夫人,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谢西泽直接道:“不能。”

宫沉夜忍不住想给谢西泽一个白眼:“谢五叔,你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了,你让我给你办事,却不让我多问一句。”

谢西泽道:“我们虽然结盟的,但是不代表,我要告诉你所有事,何况,这件事,暂时跟我们结盟没有关系,如果有,我会告诉你的。”

宫沉夜点点头:“那行……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多问了。”

反正问了也不会说。

“听说,你们家要举办宴会了,那到时候,你夫人,可就藏不住了。”

谢西泽冷笑一声:“我夫人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要躲着藏着,何况……我倒是想看看,宫莫南是不是敢从我们谢家手里抢人。”

宫沉夜笑了:“家大业大,底气就是足啊。,也只有你们谢家,敢这么跟我父亲,对着干了……”

风吹的宫沉夜的声音有些模糊……

可能是因为,谢家跟宫莫南要杠上了,所以,宫沉夜心情今天心情不错。

“还有一件事……我不说你也该知道是什么。”

谢西泽转过身,看向宫沉夜:“你到底怎么想的?”

宫沉夜没说话啊,他望着远方黑漆漆的江水:“我需要时间。”

他需要时间,打败宫莫南。

谢西泽皱眉:“她的情况,现在已经不是时间的问题,你那边稍有不慎,她就得跟你一起送命……把人交给我,你想拼命,随你,但她和孩子不能。”

宫沉夜转过身,面对谢西泽:“她是我的女人,孩子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把他们交给任何人,你也不行。”

谢西泽:“我看你是疯子,你真就那么忍心?”

宫沉夜:“我们宫家都是疯子,人尽皆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