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番话说出口,瞬间引起了一片惊呼声。

尤其是郑父,他非常痛苦,可是却还是有意识,他听到了宫莫南的话。

他震惊的看着郑蔷薇,想说话,却一张口吐出更多的血……

而郑蔷薇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楚轻言端着酒杯站在那看到这一幕,笑的有些太过开心了。

他觉得,今天来的可真是太值了,这多有意思啊,真的再没什么比看到这些让人觉得好笑的了!

宫沉夜冷笑一声,并没有觉得太过惊讶,这挺像宫莫南做的事。

他要折磨郑父,死并不是最终惩罚,让他死在自己最爱的女儿手里,大概这就是他最大的折磨。;

能让郑蔷薇动手,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毕竟,那女人,自私的可怕、

郑蔷薇脸上精致的妆容已经哭花,她在震惊之后,眼睛里弥漫开一片绝望的灰白,她的脸上,表情此时过于丰富,恐惧,惊愕,绝望,还有不甘心……

宫沉夜能想到,郑蔷薇定然是和宫莫南做了什么交易。

可是,她太不了解宫莫南这个人了,他可是这世上没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眼前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宫莫南设计好的罢了。

郑蔷薇不甘心,她整个人此时都要扭曲了,她陷入了一种极端的无助,又格外恐惧,还有不甘心的境地。

没错,毒药是她从宫莫南那拿到的,宫莫南跟她的交易,就是她在订婚当天,要么……给宫沉夜下毒,要么……给她父亲下毒。

这两个人之间,郑蔷薇最终选择了全世界最疼爱她的亲生父亲。

因为她也知道,未来,她的父亲护不住她了,如果想要依然锦衣玉食,风风光光的生活下去,就只能依靠宫沉夜。

而宫莫南答应她的套间是,解决掉蓝冬至。

郑蔷薇牙都要咬碎了,她不甘心就这么被揭穿,她都狠下心肠毒害了亲生父亲,牺牲了这么大,她不愿意就这样失败。

郑蔷薇哭着摇头:“不……不是的,你胡说,我怎么会给我爸爸下毒,你胡说……他……他是我亲生父亲啊,我怎么可能会给他下毒,伯父,你不要陷害我,你……我知道你和沉夜一直不和,可你不能因为这事,就这样……污蔑我,这件事,说出来,谁会相信?”

“大家都知道,我自小就没了妈妈,是我爸爸将我养大的,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我……我就算是杀了我自己,也愿意他死,何况……还是亲手给他下毒,您就算是污蔑,也说点像样的好吗?”

郑蔷薇越说越顺,仿佛……一切真如她说的一般。

她的话,在外人听来,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是个人,都做不到杀了自己的父亲。

何况,这个父亲,还对她极其的好,将她捧在手心,视作掌上明珠,真的是千娇百宠,给了他能力所及范围内,可以给她的最好的一切。

所以,这样的父亲,哪个女儿舍得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