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瞳听到这三个字,狠狠咬了一下牙齿。

他喊了一声:“夜少……”

这个时候,怎么能妇人之仁。

如此心软,怎么能成大事?

严瞳道:“夜少,您现在放过宫先生,将来……他可不会放过您。”

“您想想跟着您的这些兄弟,今日,宫先生不死,将来死的就是我们啊?”

“夜少……您这个时候决不能心软,夜少……”

严瞳恨不得此时自己有超能力,直接将那孩子连同宫莫南一起给推下楼去,让他们都死了。

眼看着一切就要尘埃落定,宫沉夜就要问鼎宫家家主之位,偏偏跑出来了一个小东西。

严瞳心急如焚……

可是,宫沉夜却对他的话浑然未决。

宫沉夜的心中早已做了决定,他现在已经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现在,他就只想要那个孩子能活着。

一直以来,宫沉夜都觉得自己是个冷血残忍的人,他知道蓝冬至怀孕,知道孩子发育的情况,但是……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感受到,那种联系在父女之间的那种神奇的力量。

单单是听着女儿的哭声,宫沉夜便已经受不了了。

宫莫南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既然这样,你现在让人把你大哥送出去,等他安全了,你是想杀我,还是想留着我都随你。”

宫莫南此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放松。

宫沉夜道:“来人……把他送出去。”

“等等……”严瞳赶紧阻拦:“夜少,把人送出去了,咱们手上可就没有能控制宫先生的东西了……“”

严瞳看出来了,宫莫南对这个大儿子非常的关心,这就是他们手里的王牌。

有他在,他们就不会输。

可是如果将这张牌给送出去了,未来还真不确定会怎么样。

严瞳觉得,宫沉夜现在就是在犯糊涂。

他要阻止宫沉夜,不想看着他这样葬送大好的局面。

“夜少,您冷静一下,我们现在不能这样做,也许……宫先生只是在骗您,那根本就不是您的孩子,说不定宫先生就是随便抱来了一个孩子,他都没有拿出任何证明,您怎么能相信呢?”

宫沉夜的面色冷凝,他缓缓转头,看向严瞳。

严瞳看到宫沉夜的眼睛后,愣了一下,随后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寒意。

“夜少……”

“是不是我的孩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现在非常冷静,用不着你来提醒我。”

宫沉夜无比确定,那……就是他的女儿。

她哭的时候,他的心都要揪紧了。

他恨不得想把自己的一切都捧到他面前。

“夜少……您……您这样做,是会……让兄弟们寒心的!”严瞳咬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宫沉夜:“如果,我冷血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不管,可以牺牲,那我就不是人,没有任何人性,也就不配他们跟着我卖命!”

严瞳……

宫沉夜厉声道:“来人,现在马上把人送出去!”

他身后立刻出来了两个保镖,冒着雨跑向宫莫南的长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