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界神使全文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第二轮回

黑衣人已经来了!?

姜爻大惊,他原以为黑衣人出现的时间点,应该在他外出寻找欧阳少爷期间;而眼前的现实告诉他,或许对方早就埋伏在了山庄内部,趁着守卫空虚伺机而动。

“他们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这里,难不成山庄里有内应?”

意外的发现打乱了姜爻原定的计划,但事到如今他也别无选择,只能先跟上那名黑衣人看看情况。

「呼……」

阵阵不祥的阴风卷起满地的落叶,吹过空无一人的后院,隐约带来一丝丝血腥之气。虽说山庄里的家丁已被派去寻找欧阳少爷,但居然连后勤丫鬟都不见一个,此番情况多少令人有些不安;而随着那黑衣人的步伐,庄主所在的主堂也渐渐出现在了姜爻面前,只是没等他靠近,一阵刺耳的皮鞭声夹杂着挣扎的惨叫,从堂内传来。

是欧阳老爷!

姜爻扫了眼主堂门口,发现已经有一名黑衣人守在了那里,而新来的那名黑衣人则匆匆来到门前,像是来报信的。

“老大,已经按计划把人都引出去了,等在外面的兄弟会把他们全部解决掉,庄里剩下的也都处理了,请您放心。”

黑衣人恭敬地向门内汇报着情况,在得到回应后,便按照指示与另一名黑衣人守在了门外。

主堂内情况不明,姜爻并不打算贸然出击。略一思索后他便转身绕到侧方,趁着那两名黑衣人不注意,悄无声息地跃上主堂房顶,掀开一片瓦片向里面望去。

目及之处,一片血色。只见欧阳老爷正被绑在一坑立柱上,奄奄一息,而他面前那名手握皮鞭的壮硕刀疤男子,就是姜爻曾见过的黑衣人首领。

“呵,看来你的嘴还挺硬的,被打了那么久居然还在撑。”

刀疤男冷笑着,将手中的皮鞭戳向欧阳老爷那张被血浸染的脸。

“说吧,那件‘宝贝’,到底藏在哪?”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欧阳老爷的声音气若游丝,但即便奄奄一息,面对刀疤男的拷问他仍然毫不松口;而这样的态度显然也激怒了刀疤男,对方话语中的狠戾气息又浓了几分。

“不说是吧?再不说,我就把你这山庄上上下下几十口人杀个精光!”刀疤男冷笑道。“我听说,你有个儿子?要是我把他拎到你面前,一刀一刀刮了他,到时候你还会那么嘴硬吗?”

“你!咳咳……咳咳咳……!”

一听刀疤男要害自己的儿子,欧阳老爷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急火攻心之下,一口鲜血顿时从嘴里吐了出来!刀疤男见自己的威胁似乎起了效果,便也趁胜追击,开始威逼利诱。

“这宝贝可不是你们这种普通人能碰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得到了它,但只要留它一天,你们便一天不得安宁!倒不如把它交给我。”

刀疤男踱着步,假惺惺地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白要你东西的。我已经联系好了洋人当下家,只要你交出宝贝,不但可以得到一大笔赏银,我还可以让洋人安排你们全家去西洋,你也省得偷偷躲在这深山老林里担惊受怕了。怎么样,这笔买卖不亏吧?”

“……国……”

含糊的低语混着血泡的咕噜声,从欧阳老爷的喉间不断冒出,刀疤男以为对方终于松口要说出藏宝地点,于是收起鞭子,将头凑到了欧阳老爷面前。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卖……国……贼!呸!”欧阳老爷抬起头,将口中含血的唾沫喷了刀疤男一脸。“我就是死……也绝不会让咱们国家的宝物……落到你们这群贼人手里!”

“你、找死!!”刀疤男恼羞成怒,抡起鞭子就要往欧阳老爷身上抽!然而还没等鞭子落下,忽听一道窸窣异响从头顶传来:

「嘎哒……」

刀疤男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却看到一枚厚重的瓦片从天而降,径直砸向他的头顶!他脸色一变,连忙闪身,堪堪躲过落下的瓦片;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此时的他身后还站着一道白色身影,正举着板砖,朝着他的后脑拍了过去!

「啪!」

厚重的板砖在刀疤男的脑袋上碎成一半,连带着刀疤男那被砸晕的身躯,“噗通”一声掉落在地。欧阳老爷诧异地抬起头,正看到一个白袍青年走了过来,蹲在了他的面前。

“赵……赵先生?”

在见到姜爻的那一刻,欧阳老爷那几乎绝望的眼神微微亮了一瞬,但他又随即想起了什么,忧心忡忡地看了眼房门的方向。

“别担心,门外的那两个已经被我弄晕了。”姜爻扫了眼边上晕厥的刀疤男,迅速解开了欧阳老爷身上的绳子。“您再撑一会,我马上救您出去!”

姜爻说着想要将老爷扶起,却不料被对方制止了。

“别浪费时间了……我很清楚……咳……我已经没救了……”欧阳老爷喘息着,颤颤巍巍地从手上取下了一枚玉扳指,将其塞到了姜爻手中。“把、把它交给旭儿……让他千万别回来……咳咳……咳咳咳……!”

“王伯应该已经找到少爷了,我会立即赶去通知他们,让他们不要回山庄。”

“……不!咳咳……咳……不……唔……!”欧阳老爷的身体一下子剧烈颤抖了起来,他瞪着眼睛,像是要表达什么,却只能在不断咳血中断断续续。

“老爷您先别说话!”姜爻见状,伸手想要替欧阳老爷顺气,却被欧阳老爷一把抓住了手腕。

“……不、不能……咳咳……让旭儿……落……落……”欧阳老爷那满是血丝的双眼几乎快瞪出眼眶,他试图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告诉姜爻某句话,却最终只能在逐渐黯淡的瞳孔中悄然中断。

手腕上的力量悄然消失,欧阳老爷的手无力地滑落,再无气息。

“老爷……”

姜爻望着死不瞑目的欧阳老爷,一股悲哀涌上心头。即便他不是第一次目睹欧阳老爷的死亡,但真见到对方死在自己面前时,姜爻还是难受不已。而那只被黑衣人觊觎的“宝物”所在,也随着欧阳老爷的死再无线索。

“您最后究竟想告诉我什么呢?”

姜爻低头看向手中那枚沾血的扳指,眉头渐渐皱起。他不认为这枚扳指就是所谓的“宝物”,不然刀疤男早就下手了,而回想起欧阳老爷临死前的反应,另一个假设在姜爻心中渐渐成形。

他伸出手为老爷合上了眼,在短暂整理好情绪后,便立即动身冲出山庄,朝着记忆中欧阳少爷藏身的林子深处追寻而去。

一定……一定要赶上啊!

姜爻心中默念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阻止这场轮回的杀戮,但至少,他要完成欧阳老爷最后的遗愿。

「啪嗒……啪嗒……哗啦啦……」

冰冷的山雨随着降临的夜幕,渐渐笼罩着整座暮色山,却依然洗刷不去弥漫的血腥气息。姜爻警惕着林中可能出现的黑衣人,一步步摸向当初欧阳少爷藏身的那棵古树,只是还没等他靠近,便听前方的树林里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

什么人!?

姜爻立即做出戒备姿势,然而走出林子的却并非黑衣人,而是一位眼熟的老者。

“王伯……”姜爻望着眼前这名长辫老者,视线转向了对方的背后,只见欧阳少爷正昏睡在王伯的背上,像是失去了意识。

“赵、赵先生?”在见到姜爻的那一刻,王伯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料到姜爻会出现在这,诧异中还带着一丝不解。

“王伯,少爷他怎么了?”姜爻没有告诉对方欧阳老爷的事,他一边关心地问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将视线扫过对方的脖颈。

“少爷他、他太累了,在我背上歇着呢。”王伯的神色有一丝古怪,但很快又换上了和善的笑容。“话说少爷真的躲在树洞里呢,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我也就随便一猜,人找到就好。”姜爻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您那么大年纪背着少爷也挺累的,不如换我来吧。”

“嗨,怎么好意思麻烦先生您呢?我这把老骨头还受得住。”王伯往后退了一步,有意无意地向边上的树林看了一眼,而这样的举动也被姜爻尽收眼底。

“说起来,王伯您不是带了一批人出来吗?怎么只有您一个呢。”姜爻看似随意地追问了一句。

“哦,我之前让他们分散去找人了,现在估计还在林子里头呢。”王伯说着,一只手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摸向腰后。“对了,正好也该通知他们回来了。我怀里有只哨子,得麻烦赵先生您帮我拿出来,我现在背着少爷空不出手。”

“行。”姜爻没有拒绝,依言慢慢走上前,而就在他距离对方咫尺之遥时,王伯从腰间猛然抽出一把匕首,冲着姜爻的胸口直刺而去!

「哐当!」

匕首落地的脆响回荡在风雨交加的树林,早有准备的姜爻轻松躲过了王伯的偷袭,并顺势解掉了他手上的匕首。而王伯显然没料到姜爻居然能躲过一劫,察觉不妙的他转身就想蹿入边上的密林,但这次姜爻可没给他机会。

“呜啊!”

随着利落的一记扫堂腿,被撂倒的王伯在惨叫声中倒地。眼疾手快的姜爻一个翻滚接住了从对方背上落下的欧阳少爷,转身就想背着少爷逃走,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沙沙……沙沙……」

一道道手握尖刀的人影从林中纷至沓来,将姜爻重重包围,而这些蒙面人正是将暮色山庄屠戮殆尽的那群黑衣人。

“哼哼……没想到,你区区一个教书先生,居然有此等身手。不过就凭你一个人,也想带着欧阳旭逃跑?”

王伯那阴沉的冷笑再次响起,只见这位原本和蔼的管家早已换了一副面孔,在寒风细雨中慢慢站起身。

凌乱的衣衫下,王伯脖颈上的那枚刺青标志彻底显露了出来,与上一个轮回中,姜爻见到的黑衣人身上的标志一模一样。

“你果然和他们是一伙的……。”

姜爻背着昏迷的欧阳少爷,冷冷注视着前方的老者。

“暮色山庄的内奸就是你,王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