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江门冷月早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会提条件了的。不过现在看来条件可能就没有之前的金钱那么简单了。

既然决定把整个事情和沈墨说清楚,江门冷月已经做好付出一定代价的准备。

其实江门冷月还是很想知道沈墨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不管如何他都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金钱?美女?权利?

这个男人究竟需要一些什么东西呢?

接下来他究竟会露出一副多么丑恶的嘴脸呢?

江门冷月的嘴角不由地牵起一抹不容易察觉的弧度,她很喜欢这种看透别人的感觉,接下来她就可以看透这个男人的内心。

“我能见下我们爷爷吗?”

“爷爷?”江门冷月脸上一呆。

江门冷月不解了,这个家伙提的是什么条件。

不得不说,江门冷月就算脸上露出这么一副疑惑的样子,也是美艳得不可方物。

“昂,那份你家小秘书珍藏记录的关于我信息的文件我也看到了,我是一个医生。”

“砰!”陈珂狠狠拍了拍桌子:“请注意你的身份,你只是假意的江门冷月总裁的未婚夫!只是作为一个挡箭牌而存在。什么叫做你们的爷爷?江门立老爷的身份是你可以叫爷爷的吗?”

“还有请你听清楚,江门立老爷得的是一个让无数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的怪病,你是医生又如何?我告诉你单凭着你这种没有学历没有丝毫专业经验的人,完全没有可能可以治好江门立老爷!”

哎呀哎呀,这个小秘书难道因为对自己的情愫而还要做无济于事的阻拦吗?

真是个好姑娘。

沈墨微微眯了眯眼,他双眼的轻浮缓缓散去,他看向江门冷月:“你不知道我们爷爷和我爷爷缔结婚约的原因吗?”

缔结婚约的原因?

江门冷月她眨了眨眼,印象中她只知道有着这个婚约,不过原因的话……当时虽然爷爷也是说过,不过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等等……医生?他是医生?

江门冷月内心不小的震动了一下,她想起了在江门家的历史上,她爷爷由于一次遭遇生意的竞争对手的暗算,当时也得了一个怪病,当时也是没有任何一个医学界的专家可以治好。

就在那个时候一位非常神秘的穿着长袍的医生出现了,那一位老先生,沈峥医生一直是她江门冷月敬仰的对象。

当时就是那位老先生,将她爷爷治好,治好了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怪病!

“看来你是想到了。”沈墨嘴角露出非常自信的笑容:“沈家人最讨厌别人质疑他们的医术,我是其中的极端分子。”

“沈家?这个根本没有听……”陈珂这一次说话都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江门冷月挥手打断了。

“总裁?”陈珂不明白了,江门冷月总裁为什么要阻止她说话,她要好好地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认清一下自己,认清一下自己和江门冷月总裁的身份差距有多大。

江门冷月直直地看着沈墨:“我爷爷曾经得过和如今类似的让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症,按照现在我们年龄年纪来说,当时就是你爷爷治好了我爷爷,所以我们才有了这个婚约。”

“能告诉我你要见我爷爷的原因吗?”

“我是医生,我不想要再重复,对于我这种有追求的医生,面对一些怪病恰恰是我感兴趣的。”

“总裁,他的话不可信的,绝对不可能可以……”陈珂还想要说什么。

江门冷月已经站立起身,完美比例的身躯,这么纵观下更是带着惊心动魄的魅力:“带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