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魔纹神医全文阅读 > 第十七章 她是我老婆

“冷月,这位就是极其富有盛名的吴河医生,他是最近医学界里面名声最为响亮的医学奇才,在各个领域上面都有着不低的建树,有他在你爷爷的病一定可以治好的。”白苍河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江门冷月还是无视了他,并且这一个似乎不会动凡心的天仙直直看着沈墨离开的背影。

那个家伙究竟是谁啊?这么一个言语粗鄙的小人,这么一个外在脏乱的人物,为什么江门冷月会注意他呢?

又无视他?

这个贱女人,哼哼,不管如何,现在他有他治她爷爷病的这个限制条件在,他不怕江门冷月最后会不听他的。

到时候在治好她爷爷之后,那一场约会,白苍河他可是已经精心布置了的。

现在她爷爷的情况应该非常危急吧?不过不愧是江门冷月还可以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贱女人!贱女人!到时候那场约会,当你倒在我身下被我肆虐的时候,你脸上就再也不能出现这么冷冰冰高傲的样子了吧?

白苍河脸上虽然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不过在任何人都观察不到的地方,他的双眼猛地闪过恐怖的阴翳色彩。

“冷月?冷月?”在白苍河再三呼唤之下,江门冷月才回过神来,之前她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那么入神。

“劳烦白公子操劳担心了,只是现在我爷爷身子已经无恙,不必担心了。”江门冷月微微弓下身,不咸不淡地说道。

“身子已经无恙了?”白苍河偏过头狠狠地看了他身后的吴河一眼。

吴河扶了扶眼镜,他皱起眉头:“这不可能啊……”

陈珂也在沈墨走开之后,她走回到江门冷月的身旁对着白苍河说道:“没错,就是这样,江门立老爷子的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了。”

白苍河双眼内精光连闪,不可能啊,怎么就被解开了呢?他应该已经收买了好些中介,让那些隐世真正有着非常高远见识的医生江门家请不到,现在应该就只有吴河可以治疗的呀。

这个可不是简单的怪病,可是他费尽心机而种下的附骨蛊啊。

通过家族势力找准时机,并且让他打入智囊团内部的一个人提出提出用约会为条件。这一步步他都算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江门冷月和陈珂的模样并不像说谎,那么江门立那个死老头真的已经好了。

按照他的预计,现在引发附骨蛊的蛊种,江门冷月应该火急火燎地哀求他手下的吴河治疗的。

在剧本之下,那个时候病危的江门立死老头,因为他如同救星一样带着吴河治好江门立那个死老头,之后江门冷月就必然会倾心于他。

据他所知江门冷月可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姑娘。

甚至他还可以不完全治好江门立那个死老头,以此为要挟,到时候想要怎么玩弄江门冷月的身子还不是任他想了吗?

现在发生的情况大大出乎他的预料,怎么回事。

这个就是白苍河外表是一个谦谦君子,是一个万人迷,其阴谋诡计都是可怕得不得了。

一个伪君子要远远比一个小人要可怕得多。

白苍河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他迅速回过了神,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感情变化,还是带着那么一副迷人的微笑。

那个女人所喜欢的迷人有风度的微笑:“是吗已经治好了吗?”

陈珂她对白苍河点了点头:“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能告诉我是哪位高人治好江门立老爷了吗?”

陈珂看了看江门冷月看到她沉默不语,微微偏了偏头的样子,一直跟在江门冷月身边的陈珂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

“没有人。”陈珂冷冷地说道。

陈珂明白江门冷月之所以不说出是沈墨治好她爷爷的,是因为白家作为燕都和他们江门家是可以并驾齐驱的大型家族,其中的势力力量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

如果不是知道白苍河那些事件,陈珂看着这个一直很有风度的男人真的会被他的外表所欺骗,无权无势的沈墨被他知道的话,在他骄傲到不接受江门家帮助的情况下,他会被整个死死的。

江门冷月总裁是为了保护那个男人吗?

那个的确是与众不同的男人。

江门冷月总裁可能首次往一个男人身上投注那么多注意力。

“没有人?”白苍河笑了起来,他牢牢抓住了这个语句:“这样啊,看来江门立老爷子身子好转是因为之前我身边这位吴河医生给江门立看过之后短暂治疗之后,身子就开始好转了,然后到今天就恢复了。”

“你……”陈珂她面容一滞,她竟然无法反驳。

前面的确那个吴河也看过江门立老爷。

“这样子,相当于我治好了江门立老爷的情况下,冷月,是否可以赏脸和我约会一下呢?”

合情合理,在陈珂说话江门冷月默认的这个空洞的事实下,将那个治好江门立的所有功劳都归于了自己身上。

阴险,毒辣!

江门冷月微皱起眉毛,她当然是不屑于去解释什么的,在陈珂说出来之后她没有阻止,那么就是她承认了这个事实,她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女人。

她这个大家族说话的每一句话都要注意,在场面上任何一个行为语句都会成为别人的诟病。

“可……”

江门冷月话都没有说完,一个贱贱的笑脸已经挤进了他们的谈话之内。

“啪!”沈墨蛮横地握住江门冷月那细嫩的玉手对着白苍河微微仰起头说道:“江门立老爷是我治好的。”

沈墨不是个蠢人,他当然明白江门冷月没有说出他是治好江门立老爷那个人的原因。

权势?有着很庞大的力量可以整他?

他沈墨,不怕!

这个女人,这个高贵骄傲的女人就是这样吗?自己明明讨厌这个一直带着虚假笑容的男人,却是为了保护自己,就答应那个明显是阴谋的约会。

说着自己不想要说的话,做着自己不想要做的事情。

沈墨听到一半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原本都要走了,不过他在半途还是赶了回来。

他很讨厌这个虚伪的交谈,这种充斥着各种伪善的笑脸。

这么看来,江门冷月一直冷冰冰着脸反而更好了,只是她还是受制于她的身份,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这一次,她不能说的话,她不能做的事情,由他来做!

怎么说她都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啊。

“刚才你好像说约会什么的?”沈墨挑了挑眉:“抱歉,她是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