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家的亲事退了,这一次来到燕都还有着一单亲事。

沈墨想了想,似乎是叫做什么三叶医馆的。医馆吗?这么和他们家挺类似的,都是以医术治人运营。

而有着这一种医馆的别称的话,说明已经有着非常深厚的历史背景,爷爷他总是给我找这些大势力,虽然阴司之女必然会出生在大富大贵的家庭里面,但是一万个家庭里都不一定有一个。

那个阴司女要验证的话,还要看别人的身子,阴司女有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特征,那就是身上有着三星连红痣。

平白无故看别人身子谁会答应啊?特别还是一些大家族。

沈墨之所以选择放弃认命,选择去退婚是因为先前的一个婚约,那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爷爷都说极有可能是阴司之女的一个大家族。

那个极像是阴司命的女的,看到他之后说了一句直至现今都一直震撼着他的一句话:“你不配!”

当时还因为一些情况,从来没有跪下过的爷爷,跪下来哀求了。

其实他也不是认命,因为无论是阳司命还是阴司命都是千古难寻的天才体质。身体素质都是比别人好很多!

他现在身子情况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在他还在沈妈肚子里的时候受到过别人的暗算。

所以在遇到那个极像是阴司命女的时候,自己完全比不上她,当时和她有着一场较量,自己输的很惨。

离那件事过去已经三年了,现在的他已经和三年前的他不一样了。

所有关于阴司命的线索都指向那个女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任何指向阴司命的线索。

沈墨摇晃了一下脑袋,原本犀利得如同利剑一样的眼神又变回了原先的懒散慵懒。嘛,现在还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三叶医馆啊?

其实呢,这一个地方沈墨不是很确定方位。

除了江门冷月这个不羞不躁的未婚妻急羞羞暴露她家的方位,让自己不只是蹭蹭了,还进来了……江门家。

咳,总而言之,对于这种不认路的情况,沈墨早有对策。

很简单,天下的路都在鼻子下面就是靠一把嘴。

问问就行了,燕都里面人那么多,总有人知道这个三叶医馆在哪里的。

“老伯,知不知道三叶医馆在哪里?”沈墨知道这些地名问一些越年老的老爷爷老奶奶最好,因为他们对这里最熟。所以沈墨找了一个看起来就非常沧桑的老爷爷询问道。

“什么?”老大爷仰起头示意沈墨再说一遍。

“老伯,我是问你知不知道三叶医馆在哪里?”

“啊?什么啊?你在说什么?”

“……”

沈墨虚起双眼,这就有点尴尬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行色匆匆的身影似乎由于太过匆忙撞在了沈墨的身上,由于沈墨身子现在状况是比较虚弱,所以这么一撞是直接将沈墨撞开,让他跌跌转转地退移开了一段距离。

“不好意思。”一道非常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从那道身影擦过的时候,沈墨闻到一阵挺好闻的清新香味。

“没事。”沈墨也没觉得发生了什么,他说完直接和那位老伯进行艰难的问路去了。

不过呢,这位老伯的听力实在是不太好,沈墨就想要从怀里拿出那张记载着三叶医馆的纸条拿出来给这个老大爷看看。

老大爷表示自己没听说过不知道。

只是在沈墨又往怀里掏弄了一番之后,他眨了眨眼,他家里祖传非常重要的玉佩好像不见了。

怎么回事?

沈墨又翻弄了一下,就差把裤衩都拔下来往里看之后,他确定了,自己的玉佩不见了。

头疼,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

难道遗漏在了江门家?

就在这个时候,沈墨一个激灵,刚才似乎有着一个家伙撞了撞自己的身子?

趁着那个瞬间,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侵入了自己的身体肆意地捣鼓。

真是个坏女孩,自己又不是不让,有必要这样偷偷地来吗?

小偷?

在沈墨那强横的对女性记忆之下,沈墨迅速回想起刚才那个女孩子那里不算太大只是B而已,不对,沈墨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女孩子的大体轮廓,大体的身形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这只小贼猫,连他的东西都敢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