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魔纹神医全文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教导一下

王一一可是完全急了起来,这样子可真的要沈墨命的样子啊。这个事情分明就是她将沈墨牵扯过来,这个家伙也是怎么就跟过来了呢?

难道不知道每一个地方都有着每一个地方的规则制度。

每一个地方都有着一些势力。

如果沈墨有着什么事情,王一一可是会内疚一辈子的。

虽然她早就下了让自己无情一点,只顾自己不要管别人的誓言。

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心软了。

或许她就是这么一个人,原本就是善良的一个人,在太阳照射不到的阴暗处逼良为娼的其中一员。

不能随心所欲地活,而染上了无数杂质。

没有丝毫犹豫,王一一已经挡在了沈墨身前,她对着瘫倒在地上的陈杰哀求道:“杰哥,饶了他吧,他只是一个不懂得规矩的家伙而已。”

“玉佩,玉佩!”王一一将在有点错愕沈墨手上的玉佩抢了过来:“玉佩您就拿去吧。”

虽然,王一一现在很需要钱。

王一一这个行为让原本操刀子就要往沈墨身上捅去的人面面相觑。

不过陈杰冷哼了一声:“窝草,现在问题是这个玉佩吗?是这小子他吗的竟然敢弄老子,老子今天就非要弄死他!还要将他脱光,一丝不剩!”

沈墨原本微微抬起的手掌放了下来,他现在有点想看一下,这一只小贼猫究竟是怎么想的。

明明偷了自己的东西,做了那样的行为,现在竟然为自己求情?

就算现在周围的人带着刀子,沈墨也可以很有自信地说,他们通通不是自己的对手!

尽管自己无法再亮纹,身子非常虚弱!

没错,越色越强,可不单单指的是医术方面。这种类型的变强,身上所形成的魔纹是不一样的。

陈杰有点艰难地站起身扒着王一一的脸狠狠地把她甩到一旁:“快点滚,不然老子把你也弄死!”

“杰哥!”王一一感觉身上由于和地面摩擦带来一股剧痛,她挣扎着爬起身抓住陈杰的脚腕:“杰哥,你就原谅他,饶饶他吧,就当大人不计小人过。”

王一一这个时候其实想过,自己现在究竟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去帮一个明明根本不相识的陌生人。像他们这种社会低层做着这些事情为生的人,无论如何自己好好活下去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管别人是死是活?

是因为是自己将他牵扯进来的吗?

王一一知道自己很多的同伙可是都是为了利益就算是出卖利用别人都是做得到的。

只是自己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她不想昧着良心做人。

就算现在的她是以偷窃为生!

王一一不知道的是她今天的这个小小的善意,改变了她的一生!

“嗒!”陈杰直接一脚踩在王一一的手掌上,他扭动着自己的脚,任凭骨裂声回响。

“咔啦咔啦!”骨头交错的声音那么清脆。

就算手上痛得都快让自己眩晕过去,王一一依旧带着讨好地笑容说道:“杰哥,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吧,他只是个什么世事都不懂的愣头小子而已。”

“滚一边去!”陈杰抬脚就对着王一一就要踢过去。

沈墨这个时候感觉到心情有点复杂,这个偷了他东西的小贼猫,其实是挺好的一个人。

是因为她觉得是她偷了自己东西的缘故,将自己卷进来的吗?

一般来说,其他人都会不管自己生死吧?

他们还会见风使舵,讨好对自己有利的那一边吧?

“嗒!”沈墨又是一脚踹开陈杰要踢出的那只脚,他将那个掉落在地上他的玉佩捡了起来。

“你你你……”王一一感觉现在沈墨的行为是雪上加霜。

她王一一生来就命贱,被打被骂她都已经习惯了。

有什么苦她没有吃过?

他现在在干什么?认命的话,他应该不会吃什么苦头最多被毒打一顿,如果继续出手的话,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刚才自己这么说了之后,杰哥为了保持自己的风范风度也不太好下死手。

看到陈杰阴沉起来的脸,王一一她叹了口气。

果然啊,一切东西只要顾着自己不就行了吗?

现在他的行为,等下不知道会遭遇多么沉重的打击,连同她都可能不只是会受这种皮外伤了。

不懂人情世故,自己这是帮了个愣头傻子吗?

自己从一开始就应该昧着自己的心,任由沈墨他被打。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那么笨,出头了呢?

王一一绝望地低垂下脑袋。

在沈墨踢开陈杰脚的那一刻,周边的那些陈杰的根本已经狞笑着冲上前来,挥刀捅过来了。

王一一连忙闭上了眼。

“咚!”如同王一一料想之中刀尖划破肌肤的声音没有传来。

过了好一会,王一一睁开了眼。

当她再次看清时,她只看到那些混混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叫唤了起来。

沈墨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将王一一拉起起来:“看在你刚才为我出头的份上,你欺辱我身子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就不多摸了。”

不多摸了?不应该说不和她计较了吗?

还有多摸是怎么回事?这就是还是要摸的意思吗?

王一一感觉难以置信,这个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然从那只被陈杰踩过,剧烈疼痛的右手处在沈墨轻轻地抚摸下传来一阵令人非常惬意的舒服感。

王一一感觉自己的手似乎都没有那么痛了。

沈墨蹲下身子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杰拍了拍他的脸:“哎哎喂,打劫?还不打劫不打劫。”

“不了不了,不打劫了!”陈杰惊恐无比地大叫着,他这一次是遇到什么了?遇到一个恶魔了吗?

刚才他看到了什么?三分钟他就将另外的七个人全部打趴下了。

“啊?你说我是不是该说一说你?”沈墨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握起拳头对着陈杰地脸:“好好地学什么打劫呢?打什么劫?啊?”

“我身上有一些金银珠宝,还有一些钱全给你!全给你!”陈杰翻弄周身,将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我像是那种会打劫的人吗?我是要教导一下你!”沈墨阴沉起脸,不过他将拳头收了起来。

陈杰看到连忙点头:“是是是,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这么说着又是翻弄出好一些东西给沈墨。

与之前强烈的反差,深深震撼到了王一一。

打劫?这个才是打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