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警路官途全文阅读 > 第十章 变调的英雄救美

蝮蛇心中极不情愿地打了两个电话,招来了仨个小弟,杜龙一看就皱起了眉头,说道:“雄哥手下就这素质?蝮蛇,你这是从哪个学校招来的初中生啊!”

一个小子很不爽地瞪了杜龙一眼,喝道:“你谁啊?怎么敢这样跟蛇哥说话!”

杜龙还没说话,蝮蛇已甩手把那小子拍得低下头去,蝮蛇喝道:“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这位是龙哥,雄哥的朋友,叫你们来就是帮龙哥的忙,让龙哥英雄救美的,看到那边那一对没有?那女的是龙哥相中的,你们过去把那小子揍一顿,也别太下毒手,等龙哥出现之后你们随便挨几下就跑,明白没有?”

听说是这么回事,那仨小子顿时笑了起来,刚才瞪了杜龙一眼的小子向杜龙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龙哥,小弟多有得罪,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往心里去。”

杜龙催促道:“废话少说,快去吧,自己小心,那小子不那么好对付。”

那三个中学生一样的小子满不在乎地向罗胜和纪筠珊走去,杜龙看着他们那身板,摇头道:“蝮蛇,你敷衍我啊,居然招来这种货色。”

蝮蛇嘿嘿笑道:“我这也是为杜警官您考虑啊,您文文绉绉的,若是招来几个壮汉,让您三拳两脚赶跑了,岂不是太假了点么?这仨正正好啊。”

杜龙哼了一声,突然伸手抓住蝮蛇的手腕轻轻一别,冷笑道:“是么?我看起来就这么不中用吗?不许出声,否则我就把你偷窥疤脸熊女人洗澡的事告诉他!”

蝮蛇疼得直冒冷汗,但是他更心惊的却是杜龙的话,那事他藏得极深,自以为除了自己就只有天知地知,没想到眼前这位警官却轻描淡写地将这事揭露出来。

他果然没敢喊出来,哪怕手快要折断了都没敢吭声,眼前戴着墨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在蝮蛇眼里迅速变化成为一个高深莫测的厉害人物。

杜龙终于松了手,他笑眯眯地对蝮蛇道:“蛇哥,今后说不定会有不少事要烦劳蛇哥,蛇哥你不会不给小弟面子吧?”

蝮蛇心惊胆战地说道:“杜警官,您是龙,我是蛇,今后您尽管吩咐,小的定赴汤蹈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杜龙哼了一声,道:“就你这点能耐,至多也就是个眼线,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瞧,这就是你叫来的人,唉,计划全被破坏了,立刻给我滚得远远的,今后记得随叫随到!”

杜龙说完便向正在追打那三个小子的罗胜跑去,同时大喝道:“住手!说你呢,打人是犯法的,我是警察!你想跟我回局里吃免费皇粮不是?住手!”

罗胜身材魁梧,年轻力壮,而且似乎曾经练过武术,那三个中学还没读完的小混混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听到杜龙的话之后罗胜也没停手,他继续追打那三个小子,杜龙冲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喝道:“住手!再打小心我告你故意伤害!”

罗胜只觉自己的手臂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无法挣脱,他愤然回头叫道:“放手!要不连你一起……”

罗胜一扭头,顿时看到了杜龙的脸,最醒目的就是那只特大号墨镜,罗胜几乎一下子就认出了杜龙,他生生地将那个打字吞回了肚子里,若非杜龙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他就要和那几个小痞子一样拔腿就跑。

一旁的纪筠珊焦急地叫道:“表弟,你冷静点,警官,那三个家伙是流氓,一上来就流里流气地对我说流氓话,我表弟想赶他们走,是他们先动手打人的,表弟是……是你!”

纪筠珊也认出了杜龙,杜龙就着她的语病笑道:“护士小姐,不要乱认亲戚啊,这是你表弟?他叫什么名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罗胜冷静下来,试探着说道:“警官,你怎么不去抓那三个小流氓,老抓着我干嘛?我和表姐在这里坐着谈心应该不犯法吧?”

那三个小痞子听到罗胜的话自然不会承认,他们躲在十多米外口口声声说是罗胜惹事生非动手在先,罗胜忍不住又想冲过去打人,但是却被杜龙紧紧抓住了手腕,他挣不脱。

手上感应着罗胜的挣扎力量,杜龙不禁为自己一个月来的变化而不胜欣喜,一个月前他面对两个歹徒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现在他却完全掌握了大局,他有信心再次面对同样两个人的时候可以轻易地击败他们!

杜龙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只看见你在打人,你们都跟我回所里再说,法律是公正的,不会放过一个歹徒,也不会冤枉了一个好人。”

罗胜发现杜龙好像没有认出他,对他来说这是好事,不过难保时间长了杜龙会不会记起什么,他可不想去派出所,那三个小痞子也不想去派出所,四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不用了吧……”

“警官,我们也没什么事,大家都有错,不如各退一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三个小痞子说道,罗胜和纪筠珊亦想息事宁人,杜龙只是装个样子,见状顺水推舟地挥挥手,让那三个小痞子走了。

“警官,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罗胜小心翼翼地说道。

杜龙冷笑一声,低声说道:“你以为我有病啊,抓着个大男人的手不肯放?实话告诉你,我早认出你来了,还有你纪筠珊!你在医院那么照顾我,原来都是假的,你是故意去接近我,为你表弟探听消息的吧?哼,你们两个都跟我回派出所!”

罗胜心中大骇,想都没想抡起右手捏拳就向杜龙打去,杜龙冷哼一声,不闪不避地伸手抓住罗胜的拳头,此时两人的双手都在面前交叉,各自使力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扭。

纪筠珊被杜龙说得一头雾水,看到两人在较劲,她急道:“住手!罗胜!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

罗胜见力量无法压过杜龙,他立刻飞起一脚,向杜龙左腿踢去,杜龙抬脚一挡,然后钩住罗胜的脚向外一挑,罗胜顿时失去重心,被杜龙摔在地上,罗胜还想爬起来,杜龙在他腰上猛踢两脚,罗胜疼得倒吸口凉气,浑身顿时软了,杜龙将他按在地上,反扭了双手,用随身携带的简易塑胶手铐将罗胜双手铐了起来。

纪筠珊见自己表弟被抓,她慌乱地问道:“杜警官,这是为什么?罗胜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抓他!”

杜龙将罗胜拉了起来,说道:“你真会演戏啊,我躺在医院差点醒不过来就是拜你表弟所赐!是他让你去医院照料我的吧?你都告诉他什么了?你勾结嫌犯,妨碍警方查案!乖乖跟我一起回派出所去,要不然我把你一起铐回去!”

“什么!”纪筠珊惊呼起来,叫道:“这不可能!罗胜不是那种人!罗胜,你说话啊,那不是你,对不对?”

罗胜稍稍缓过点气来,他一梗脖子,昂首面对杜龙道:“没错!那天打伤你的人就是我,跟表姐没关系,她才进医院不久,哪有能力想去哪就去哪?那不过是巧合而已,我听说你被送去了第一人民医院,于是找表姐探听消息,没想到你就是她的病人!也就旁敲侧听了一下你的病情,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想怎么样都冲我来,别牵扯到表姐!”

纪筠珊如遭五雷轰顶,她呓语般说道:“……难怪那几天你那么关心杜警官的病情,原来他真是你打伤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你糊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