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警路官途全文阅读 > 四十九章 【无欲则刚】

杜龙直接跳着看完,视频最后是两人相拥而眠,第三段一开始马光明起身进入浴室,洗了澡后回到床上,他抱着林雅欣,满脸的内疚与痛苦,热切、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身体。

林雅欣嗯地一声回醒过来,马光明亲吻着她的面颊,痛苦地说道:“对不起,雅欣,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林雅欣温柔地抚着他的脸,说道:“光明,你不要责备自己,我就是个贱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巴不得你天天来打我、欺负我……你累了吧?现在轮到我来服侍你了。”

听到这句话,杜龙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说有些人天生犯贱,不打不行,林雅欣当时的神情就有些不对,原来事出有因呢。

接下来马光明躺在床上,林雅欣用她的小嘴,用她的身体,全方位地给马光明做各种服务,只看得杜龙双目圆瞪嘴巴半张,口干舌燥,恨不能与视频中的马光明换一换。

在林雅欣的努力之下,马光明兴奋地再次发射了,看到那香艳的一幕,杜龙差点都控制不住,他关上显示器,跑到厕所里撒了泡尿才缓解了下面那种满盈欲发的鼓胀感,雄赳赳的小老弟也才稍稍平静下来。

杜龙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虽然还没有实战演练过,但是*还是看了不少的,不过*中的女人哪有林雅欣那么漂亮,而且又不认识,就少了许多想象空间,林雅欣杜龙昨晚可是亲眼见着,还搂在怀里好一阵的,想起她那美丽的容颜、婀娜的身材,还有那诱人的玉足……杜龙又兴奋起来。

杜龙索性冲了个冷水澡,狠狠地把心中的邪火给打压了下去。

回到电脑边,杜龙打开显示器,把那三个视频打包压缩加了密,然后发到自己的网盘里去,本地文件用文件粉碎机删了个干净。

销毁本地证据之后,杜龙松了口气,他随手翻翻沈玉洁的其他文件,发现了不少令他感兴趣的东西。

这些文件并不是什么色|情视频或者照片,而是沈玉洁工作的总结与心得体会,还有些公安局内部传阅的档案、资料,这些东西对杜龙来说都是有用的,所以他老实不客气地把这些东西都复制了一份,挪到了自己的文件夹里。

其余东西没什么杜龙能看上眼的,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家庭照片什么的,杜龙很快就转到了沈冰清的文件夹,里面东西很简单,就一个压缩文档,杜龙双击打开一看,发现这个压缩包被加了密,杜龙随便试了几个常用的白痴密码,沈冰清显然不是那么白痴的人,所以杜龙的尝试无一例外地失败了。

无缘无故加了密肯定有问题,杜龙把这个压缩包复制到别的地方,然后上网搜索破解密码的软件,不过找到的东西虽多,但是能用的却很少,而且多半都带着病毒,一解压杀毒软件就不停报警,甚至直接把辛辛苦苦下来的东西给删了。

杜龙折腾到母亲叫他吃午饭都没有丝毫进展,吃了饭之后他又继续开工,寻幽探秘的冲动令他不顾一切地关掉了杀毒软件,打开了一款信誓旦旦说自己绝对清白的破解软件……

软件果真有用,它开始破解压缩包的密码,进度条缓慢如乌龟般踯躅不前,杜龙知道破解密码需要很长时间,尤其加密算法复杂而且密码很复杂很长的情况下,几乎没有破解的希望,所以他关了显示器,施施然地上了床。

杜龙不上班的时候习惯睡午觉,不过今天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个美丽得勾人心魄的身影,就算他想着那本‘黄书’里的图画都静不下来,反而有火上浇油之势。

杜龙跳了起来,又跑到浴室去冲了个冷水澡,回来的时候发现他的电脑硬盘灯长亮,还发出了哒哒声响,这是很不正常的,杜龙急忙打开显示器,只见破解软件的进度条还没怎么动弹,但是鼠标却已经失去了响应。

杜龙知道不好,他急忙伸手把电源给关了,过了几秒钟他再次开机的时候,系统已经进不去了,连安全模式都不行。

杜龙知道中招了,问题肯定就出自刚才他下载的那个信誓旦旦保证说绝对无毒的破解软件,杜龙苦笑起来:“无欲则刚,这坏事还没干就遭报应了……”

事已至此,后悔是没用的,面对这种状况,杜龙倒也不至于束手无策,杜龙翻出一个多年不用的u盘,用u盘里的winpe启动了系统,设置好网络,上网升级了u盘里的绿色杀毒软件,然后开始对硬盘进行查杀。

杀毒软件嘟嘟声不断报警,杜龙的眉头不停在跳,该死的病毒,该死的破解软件,多年珍藏不知要被毁多少……

一大堆木马和病毒被查杀,很多文件被感染,其中很多无法恢复,只能直接删除,看到那一串串被删除的文件,杜龙的心一直在抽搐。

“都怪那个娘娘腔,若不是他提起硬盘,要不是他把那该死的压缩包加了密,我的电脑怎么可能会中毒!”杜龙自然而然地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沈冰清的身上。

杀完毒之后杜龙查看了一下被删除或隔离的文件列表,还好,被破坏的都是些不太紧要的文件,他珍藏的那些早乙女、持田熏什么的*都还安然无恙,图片、小说也不是病毒破坏的主要目标,电脑经此一劫居然损失不大,多亏杜龙没有睡着,否则让病毒继续肆虐一个下午的话,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令杜龙郁闷的是沈玉洁那块硬盘里的东西居然毫发无损,复制出来的东西也无一阵亡,莫非举头三尺真的有神灵?

杜龙对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嗤之以鼻,他把系统克隆了回去,电脑又恢复了正常,一个下午就这么过了。

杜龙看看时间不早了,他和老妈打了声招呼,坐车向上次吃过一顿的川菜馆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