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想法很美好,但施展了“夜魔狂呼”的齐灵,又怎是这么容易被攻击到的。

在赵无极猛烈地攻击中,齐灵就好像一只幽灵一般,穿梭在他攻击的缝隙中。

每每赵无极的攻击,就要触及到齐灵的身体,却总是被他以毫厘之差,给躲了过去,动作优美的好像在跳舞一般,把赵无极气的够呛。

结果赵无极这一顿操作下来,齐灵没打着,反而把自己给累的够呛。

而当他的攻击停下来后,齐灵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立刻又是一次“血魔百裂爪”的攻击,赵无极的魂力,已然下降到十分危险的地步。

“可恶,老子,老子可是不动明王赵无极,怎么会输给......”赵无极说着,一步踏出,但此时已经十分疲惫的他,居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而当他抬起头时,一只干净白皙的手,已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食指完全,做出了一个弹脑瓜崩的姿势。

“赵老师,我们的比试,就到这里结束吧。”齐灵说道,“实在是抱歉,这一下,是我替我妹还你的!”

说着,齐灵轻轻松开手指,弹了赵无极一个脑瓜崩。

当然,与之伴随的,还有之前自己所吸收的,属于赵无极的那强大的魂力!

只见在齐灵的手指所弹之处,好像形成了一个冲击波一般,澎湃的魂力爆发了出来,就像一个小型炸弹一样。

而身处爆炸风波正中的赵无极,承受了所有的伤害,整个人顿时一懵,脑袋一片空白,居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轰!”赵无极沉重的身体,向后倒在了地上。桌子上的那一炷香,则正正好好地烧完了最后的一点灰。

赵无极倒了,而齐灵,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不动明王赵无极,居然真的被一个大魂师给打败了!

戴沐白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做梦,打死他也想不到,齐灵居然真的能把赵无极打败!

“小白,小白!”就在这时,齐灵冲戴沐白喊道。

“啊,啊?”戴沐白回过神,说道,“齐兄,怎么了?”

“现在这样,应该算是我们通过了吧?”齐灵笑道。

戴沐白顿时感觉无语,你都把主考官给锤趴下了,还问自己过没过关?

在得到肯定答复后,齐灵放心道:“那就好!放心吧,赵老师的封环术,已经被解开了,恢复了魂力的他,应该很快就可以醒过来了!”

而就在这时,小舞发出“嘤咛”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齐灵立刻关系的问道:“小舞,你醒了,感觉好点没有?”

“我,我没事。”小舞说道,“齐哥哥,考核怎么样了,我们通过了吗?”

“放心吧,小舞,赵老师已经被我放倒了,我们通过考核了!”齐灵笑着说道。

小舞脑袋一歪,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自己只是要通过考核,怎么自己大哥就把考官给放倒了呢?

而且自己几人,刚才才被赵无极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自己大哥这么厉害,转眼就把他给放倒了?

又过了一阵之后,赵无极捂着自己的脑袋,醒了过来,然后说道:“可恶,你这臭小鬼,下手还真狠啊!”

“赵老师,还请见谅,以不动明王为对手,我当然必须全力以赴了!”齐灵直接一顶高帽子扣上去,把赵无极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不知道赵老师,我们几人的考核,通过了吗?”

赵无极被齐灵狠揍了一顿,心理正不爽,但这考验是自己设置的,条件是自己答应的,还真没办法找齐灵的麻烦。

而且虽然不爽,但赵无极也不得不承认,能用大魂师的境界打败自己,这小子天赋高的可怕。

可以说是在自己所见过的人中,没有人比他更高,能招收到这样的学生,他心里也高兴。

更何况,自己以后可就是他们的老师了,想收拾他们,还怕没有机会吗?现在最重要的,当然还是把他们先给收下了!这样的天才少年,少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通过啦,通过啦!”赵无极不耐烦地说道,“沐白,你带他们先回自己的宿舍,明天一早,准备上课!”

“真是的,没想到我老赵英明了一辈子,今天居然在这翻了船!”赵无极看了一眼齐灵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等到赵无极走出房间后,小舞立刻高兴地抱着齐灵又蹦又跳:“哦!齐哥哥,你好厉害啊,居然真的把那头臭狗熊给打倒了!耶——哎呦!”

小舞一声痛呼,齐灵赶忙抱住她,说道:“你这丫头,受了伤就不要这样蹦上蹦下的了!”

小舞调皮的一吐舌头:“我是感到高兴嘛,下次不会了!”

随后戴沐白带着几人,来到了史莱克学院的宿舍,因为几人刚好是五男三女,齐灵便单独住了一间房。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睡得格外早,因为白天与赵无极一战,大家的精力和体力,都已经被消耗到了极点。

当然,除了齐灵之外,因为血魔帝的原因,他的状态反而是最好的,甚至要比赵无极还要好。

睡不着觉的齐灵,干脆来到了屋顶,躺在几片破砖烂瓦上,欣赏着空中的明月,再配上一杯好酒,好不逍遥快活。

就在齐灵享受这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时,突然,周围所有的虫鸟叫声,都在瞬间安静了下去!

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来到了这个地方,似乎就连空中的月亮,都因为这个人的到来,而被停滞在了空中。

齐灵感受着这空气中的异常变化,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对于这个人,他还是很熟悉的。

“昊叔,你要不要每次来,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啊?你把这鸟啊,虫啊,都吓着了!”齐灵似乎十分随意的,对着自己身旁的空气说道。

而在下一秒,齐灵身边几块砖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人一出现,注定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他,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沉重压力,似乎要连这天地都压垮。

但奇怪的是,明明存在感如此之强,他却好像一直就坐在那里一样,根本没人能看到,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他就是唐三的父亲,唐昊,传说之中的昊天斗罗,一名真正的封号斗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