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轻烟听见尉辛的声音,走路的步子迈得更大了,就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似的,以前一直和尉辛同居,从来不会在什么问题上尴尬,而现在……她想起以前尉辛出去商场买点进口零食回来,路过内衣专柜还会给她捎一套漂亮的内衣,回到家里拉着那张漂亮的小白脸,将套装丢在沙发上说,“看看爷给你挑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

“大概猜的,挺好看的。”

尉辛哼着小曲去厨房做饭,一点儿不尴尬,自然得像是给自己买了件外套似的,“路过的时候看见了,感觉图案和设计还不错。”

尉辛的品味一直很好,送给她的女性香水,包包,甚至是……内衣,都是相当好看的款。

他们过去住在一起的时候,尉辛就经常将自己吃不完的冰棍塞过去,或者是没吃完的外卖,包括他喝剩下的奶茶,甚至招呼都不用打一声,直接就能放进韩轻烟的嘴里。

还记得夏天傍晚出去散步,他们穿的是同一款大喇喇的花裤衩和人字拖,懒洋洋的像两个小老人,然后在回家的路上拐个弯去批发一堆冰淇淋,因为口味一样,他们从来不会在选择上争吵,晚上坐在家里一起喝着红酒吃着冰淇淋,看一部比较深邃难懂的国外电影,喝醉了韩轻烟就会醉醺醺地躺在尉辛的怀里。

他们之间没有男女有别。

尉辛有的时候拿错了银行卡,给女孩子买完单发现账单发送到了韩轻烟的手机上,就会被她烦半天,“你拿我的零花钱泡妹妹?

!”

——没错,他们的银行卡密码都是一样的。

花谁的钱都无所谓,两家人也都有钱。

那种无忧无虑又不受拘束的日子戛然而止,从顾河的出现开始,一切都变了。

想到这里韩轻烟心情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反而更沉重了,那些美好的放肆的过去,成为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她以前为什么从来没察觉?

那个时候一点儿不觉得尴尬,如今看尉辛都不好意思,是不是,她对尉辛的感情变了?

难道那么多潜移默化的日子里,她其实……这边韩轻烟回了自己房间将整个人埋进了被子里,那边尉辛坐在宽阔的圆浴缸里发呆,他抓了一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随后擦干了手将边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熟练地用人脸扫开了手机,结果发现壁纸和自己的不一样。

因为和韩轻烟的手机是同一款型号,加上手机壳他俩都是一样的,以及他们彼此都能扫开对方的手机,所以尉辛一直到打开手机主界面才发现原来拿错了,想来是刚才韩轻烟在浴室门口顺手放了,他愣了愣,鬼迷心窍地点开了短信。

此时,正好一条新的短信发了过来。

来源是顾河。

【轻烟,我真的错了,过去是我大错特错,我不该利用你,如今我悔改了,你给我个机会好吗?

尉辛并不是真心对你的,他在外面也玩得很花,你别被他骗了……可能我在你这里也不是什么好人吧,但是我会让你看见我的改变的,我相信我有能力让你重新喜欢上我。

】尉辛在看完这段话之后,眼神变了变,控制不住的愤怒让他擅作主张给顾河回了一句话。

【你去死吧。

】顾河很快发了消息回来——【我以为你为微信拉黑我,不会再回我短信了,轻烟,你还在生气吗,明天下班我来找你。

】【别激怒我了,我真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