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妥妥的新兵,韩烽对三班不熟,对新一团更是不熟,至于他记忆中的一切熟悉,也不过是来自后世的荧屏上罢了!谁知道真实情况又是什么样子的?

韩烽决定实际探查这一切,毕竟这可是他再生一世的生活开始,必须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上午的训练就那么结束,七八杆红缨枪被大家随意的丢在光秃秃的训练场上,这个时期新一团还没有开始与日本人频繁作战,处于游击模式的他们若是不主动出击,懒得麻烦的日军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新一团得以暂时偷得几日的安稳。

韩烽将一支红缨枪捡起,拿在手上端倪,白蜡木制作的枪杆入手手感很好,很好的将白蜡木的性能发挥,柔韧有弹性,铁打的枪尖将白蜡木紧紧裹住,裹住的地方绑着血红色的缨穗,据说血红色可以与斩杀的敌人的鲜血融为一体,具有振奋士气,威慑敌人的作用。

可是韩烽的心中却生出来的是禁不住的感慨,在这已经是热武器战争的年代,八路军战士们居然还在这里挥洒汗水地操练着红缨枪这种冷兵器。

落后就要挨打,你就是一个武林高手,手持红缨枪英勇冲杀又能怎样?有个屁用,鬼子一梭子打过去,再神的武林高手也得饮恨,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战。

韩烽把持着红缨枪在手中玩弄时,班长刘正走了过来,“三愣子,做什么呢?”

“看红缨枪呢。”

“喜欢这玩意儿?这可是个好东西,好多小鬼子就是死在红缨枪下,老祖宗的玩意儿就是好使,你现在脑子也开窍了,想学的话,明天就和其他同志一起过来吧!”

韩烽将仍在脚下的红缨枪踢了踢,鄙夷道:“班长,学这玩意儿有啥用?在鬼子的机枪大炮面前,咱们的红缨枪根本就像是孩子手上的玩具,什么作用也起不了,只能白白送命。”

刘正对韩烽突然的“脑袋开窍”仍旧不太适应,更是不适应韩烽的这种说辞,八路军的基层战士们都很纯粹,只要是说能够杀鬼子的本事和东西,大家都很愿意去学,可是还从来没有一个新兵像是韩烽这样,鄙夷红缨枪这种落后的冷兵器。

刘正叹了口气,目光似乎是陷入了回忆。

“三愣子,你说的对,咱们的红缨枪与鬼子的机枪相比太弱小了,我还记得那一次伏击战,几十号战士,我们几十号拿着红缨枪冲锋的战士啊!竟是在眨眼的时间里被鬼子的三个机枪手全部射倒,一个也没能活下来,那可都是队伍里当年当过镖师,练过武的好手啊……”

刘正的神情从痛苦中回神,露出几分激动道:“可是话说回来,咱们的武器少,几个战士才扛得上一条土枪,红缨枪这种威力大的老兵器,那也是可以顶大用的,我还记得那一次拼刺刀,幸好我手中的红缨枪够长,老祖宗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不错,那小鬼子吃了大亏,被我戳了好几个透明窟窿。要知道,在咱们队伍里,好些个战士连一把快些的镰刀也分不到手呢!”

韩烽不说话了,他知道是自己忽略了这段抗战岁月的艰难,这些在战火中拼了性命的先烈们,哪怕是赤手空拳,也从来没有失去过与抱着机枪的敌人死磕的勇气,这是一种伟大,任何时候都不该被任何人鄙夷或者侮辱。

韩烽忽然收起一贯的不羁,向着刘正深深地鞠了一躬,“班长,明天我和大家一起训练。”

“啊好,好啊!”刘正有些发愣,望着神色突然郑重起来的韩烽,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这三愣子怎么脑袋开了窍之后,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韩烽接着考虑到接下来要和战友们相处的问题,总不能挨着个儿问人家的名字吧!

于是乘着班长刘正在,韩烽转移开之前有些沉重的话题,问道:“对了班长,我才来,也不认识一个班里的战友们,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刘正笑道:“也是,你刚来的时候我都忘记和你介绍了。”

韩烽:……

一个在你们眼中的大傻子,谁要是认真谁可真是大傻子了!

“这次和你一样的新兵同志还有四人,个子矮的那个叫……”

“许敬友,还有个憨憨的大个子叫朱大志,班长,这两人我认识,你给我说说其他人吧,这些天我基本上都对大家脸熟了,只是还记不得大家的名字。”

刘正道:“那也好,新兵里面,最小的那个,就是用草绳扎着两个小鞭子的那个孩子,他叫张二娃,另外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叫许小。其他的就是入伍半年多的老兵了,每次开锅最能吃的那个是李海,壮实的黑脸是周大牛,再有一个就是老爱傻笑的包太平,这个你是熟悉的,还有一个斯斯文文的叫胡成文,听说祖上还有个秀才呢!最后一个叫王承柱……”

“谁?”韩烽一怔。

“王承柱。”

“王承柱!就是那个打迫击炮打的贼准的那个?”韩烽吃了一惊,他可是记得《亮剑》开幕里的那个镜头,一个叫王承柱的小战士两炮打掉了日军坂田联队的指挥部,成就了李云龙的不二威名。

难道,就是自己班里的这位?韩烽忽然心情激动起来,乖乖,这将是他接触的《亮剑》那段历史里的第一位熟悉的大兄弟了。

刘正却是被韩烽说的一愣,“迫击炮?三愣子,你这说玩笑呢?就是咱们旅部,听说都没有几门,几个主力团每个团才那么几门迫击炮。王承柱迫击炮打得准?这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韩烽尴尬的笑了笑,总不能说我未卜先知,了解这段历史吧!

“哈哈,班长,我就是估计他打得准,估计……对,就是估计的,咱们还是接着说刚才的话题吧!”

“你怎么有些神神叨叨的?”刘正弄不清楚状况,只得继续道:“三愣子,咱们都是打鬼子保护祖国的队伍,用有文化人的话就是,咱们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咱们三班的同志们人都很好,你平时可要和大家弄好关系啊!”

“班长你放心好了。”

韩烽急匆匆的和班长刘正说完话,就顾不得刘正的疑惑,转身向自己班里的通铺跑去,三班的战士们大多都在那里休息,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一炮打掉坂田联队的王承柱,究竟是何许人也。

最终按照班长刘正的描述,韩烽在屋子里找到了正在收拾床铺的王承柱。

和那个时期大多数中国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孩子们一样,王承柱的肤色黝黑,与韩烽记忆力那个胖胖的亮剑王承柱不同,这位真实版的王承柱身子瘦削,模样普通,唯独眸子里偶尔露出的光彩十分的专注,就是叠个被子,仿佛也打起了他十二分的注意力和精神。

韩烽想都没想,一巴掌拍在王承柱的肩膀上,这肩膀与王承柱表现出来的瘦削不同,倒是很结实匀称。

“柱子,开炮!”

韩烽一声大吼,王承柱直接在懵逼中摇摆起来……

(求下推荐,新书幼苗,努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