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们自然是不吃韩烽这一套的,韩烽和他们没大没小的称呼可以,可是想要他们叫一个新兵蛋子“三哥”?想都别想,就是韩烽自己也觉得这个期待很不靠谱,由此看来,“三愣子”的称呼一时之间大概是难以消尽的了。

新兵们没啥说的,最难搞定的许敬友和朱大志已经被韩烽搞定,一口一个“三哥”喊得顺溜,另外两个新兵许小和张二娃年龄比韩烽小,当然没有问题。

于是在韩烽脑袋开窍的事情传开才一天之后,韩烽隐隐约约已经成为三班五位新兵中的老大,平日里说话做事,在五位新兵中尽显老大的派头。

班长刘正发现了这个情况,他想找个机会教育韩烽一番,毕竟这里是部队,不是拉山头,拜把子敬大哥的地方,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索性安慰自己:三愣子本性善良,开窍之后虽然有些惊人的变化,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的。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恰恰相反,风波的突然来临别说是出乎了刘正的意料,就是李云龙也吃了一惊,好家伙,他才强调完别拿些屁事儿去烦他,接着张大彪就一脸看热闹地过来说,团里的两个排长都来团部告状来了,告啥状?战士打架的事情……

情况是这么回事儿,一营三连一排三班的一位老兵周胖子练枪的时候没有红缨枪,结果回头发现三营三连三排三班的新兵张二娃正拿着红缨枪自己练习呢!

这周胖子就对张二娃说:“新来的同志,把你的红缨枪给我看一哈子。”

张二娃一个农村的小娃娃,更是这一批新兵中年龄最小的,只有十六岁,哪里会多想,就把红缨枪给了周胖子。

结果这周胖子看完了枪,却忽然打起了坏心思,不想还了,他对张二娃道:“新兵蛋子,我是张大彪营长手下,三连一排三班的老兵,你的红缨枪借我耍两天。”说完,拿着红缨枪就准备离开。

张二娃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来抢他的武器呢,他抱着红缨枪的枪头不放手,“这是我的枪,我的枪!”

啪——

周大胖是个粗脾气,登时火冒三丈,一巴掌打在张二娃的脸上,“你个新兵蛋子,不就是借一下红缨枪嘛!又不是不还你,磨磨唧唧的,给我拿来,草!”

就这样周大胖抢走了张二娃的红缨枪,扬长而去,留下一脸委屈的张二娃卧在地上嚎啕大哭。

韩烽正好从训练场出来遇到了哭的可怜兮兮的张二娃,就问道:“二娃子,出啥事儿了这是?”

“三哥,一个老兵抢走了我训练用的红缨枪……”张二娃哭哭啼啼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韩烽说了一遍,委屈巴巴的泪珠是干了又流,流了又干。

韩烽本就是个护短的性格,顿时大怒,“行了,别哭了,丢死个人,你告诉我,那个老兵叫什么?哪个排哪个班的?”

张二娃几把擦干了眼泪道:“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他说他是一营三连一排三班的老兵。”

“行,知道组织就好,走,我带你把场子给找回来。”韩烽拽着有些胆怯的张二娃,直接冲到了一营三连一排的训练场。

三连一排排长杨杰是个个头不高,却长得很匀称的黑脸汉子,他正带着自己手底下三个班的战士们在训练刺杀呢,一脸蛮横的韩烽和一脸怯弱的张二娃就闯了进来。

“同志,你们干啥来呢?”

“找人。”韩烽语气不善,说完直接将杨杰晾在一边,冲着张二娃招手道:“二娃子,你过来看看是哪一个,把他给我揪出来。”

站在队伍中训练着的周大胖有些发愣,他还真是意外,这新兵蛋子居然还带着帮手来找茬儿了,不过他可不怕,他清楚自己排长杨杰的性格,那可是个护犊子的主儿,若是事情暴露,排长不但不会批评他,说不得还会帮他撑腰,这是三连的风格,更是一营长张大彪的风格,周大胖对此深信不疑。

自信的周大胖从众人中走了出去,到了张二娃面前停下脚步,笑骂道:“我说你个新兵蛋子,不就是一杆儿红缨枪嘛!至于吗?”

韩烽问张二娃道:“二娃子,就是这小子?”

“是他!”

周大胖一愣,望着韩烽莫名其妙道:“你又是谁?”

“他三哥,也是揍你的人。”韩烽说完,记忆力的格斗术从来不曾忘却,一击老拳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了周大胖的下巴上,周大胖还没来得及反应,宽胖的身躯就被韩烽击溃,等他终于在回神之后于愤怒准备反击的时候,已经被韩烽用擒拿死死地钳制住,身子稍微挣扎一下就剧痛无比。

“二娃子,把他打你的大耳巴子给我乘以十倍的刮回来!”韩烽的声音带着冷意。

现场目睹这一切的人都快石化了,杨杰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么打脸,整个新一团谁不知道张大彪营长手下的三连长杨杰,那是个从来不吃亏的主,向来都是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哪能料到,今天竟是被一个新兵骑到头上给欺负了。

这还了得,杨杰瞪着韩烽道:“小子,你也太胆儿肥了,敢到老子的地盘儿欺负我的人?”

“你是谁?”韩烽似乎这才注意到杨杰的存在。

杨杰道:“老子就是你手下擒着的怂货的排长。”

张二娃吓了一跳,连忙道:“排长,是你手下的这个老兵先欺负的我,他抢了我的红缨枪。”

杨杰也是知道周大胖的为人的,况且这张二娃看着也不像是会欺负人的主,只是杨杰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好好说没准儿自己还讲个公道,可是这新兵蛋子现在都欺负到他家门口了,哪里还会站在道理的立场上,杨杰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宽容大度的人。

韩烽看出杨杰没有伸张正义的打算,催促张二娃道:“二娃子,别和这怂货排长啰嗦,管他是天王老子来了,有仇报仇,他既然敢打你一巴掌,抢你的红缨枪,你就给我打回去。”

杨杰一怔,“好嚣张的新兵!”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