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杰得承认,他长这么大,不是没有见过嚣张的兵,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兵,听营长张大彪说团长是个极其嚣张的家伙,可是杨杰估计,眼前这愣头青没准儿他娘的比团长还牛气,当着自己排几十号人打自己手下的战士,这是当自己等人都是泥捏的呢!

杨杰不是个以多欺少的软骨头,他对韩烽道:“小子,你为你的兄弟出气这没啥说的,可是这里是我一排的场子,你当着我的场子打我的人,这事儿你怎么说?”

张二娃那一巴掌终究没敢打出去,韩烽对他有些失望,不过也可以理解,像韩烽这样性格和经历的奇葩能有几个?新一团的战士们大多还是老实巴交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真实的历史上,一个日本兵可以单挑三五个中国兵的重要缘由,理由显而易见,一方是专门打仗且经过特训的武士,而另一方只是无奈披上军装仓促应战的平民而已。

韩烽一把将钳制着的周大胖丢开,周大胖连忙躲开韩烽一段距离,目光里尽是畏惧,现在就是有人为他撑腰让他去教训韩烽,估计他都不敢出手,实在是被打怕了,虽然只是短暂的交锋,他感受到了韩烽的狠辣和凶残……幸好,这是战友不是敌人,周大胖心有余悸。

韩烽回复杨杰的质问,简单而粗暴:“一个是打,十个还是打,团长说过,在咱们新一团拳头大就是道理,你们想上多少人,尽管来就是了。”

……训练场陷入了短暂的死寂,一排的三十多位战士们看着韩烽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疯子,这家伙,简直是失心疯了,到了现在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排长,这新兵蛋子太嚣张了,我来好好教训教训他!”

周大胖的班长洪叶全站了出来,满目凝重中围着韩烽转圈周旋,他是个习武之人,早先跟着爷爷辈的学过两年武,学的是正宗的腿法,一脚扫堂腿用的是出神入化,这也是在洪叶全站出来之后,杨杰没有反对的缘由,在杨杰看来,有洪叶全来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兵蛋子,定是足够了。

只是情况的转变再一次令人大跌眼镜儿,洪叶全围着满不在乎的韩烽是左转右转,却一直在犹豫中不敢出手。

一排的战士们已经多次催促,就连一排长杨杰都忍不住臭骂:“三班长,你磨蹭什么呢?一个新兵蛋子而已,你要是不行就给老子滚下来,换老子来。”

殊不知洪叶全心里是有苦难言,他是个谨慎的性格,从小习武得到的真传更是如此,与人对战必须要寻找敌人破绽,然后一击毙命。可是围着韩烽转了半天,洪叶全发现,这小子似乎浑身上下都是破绽,又仿佛毫无破绽,以至于他久久不敢出手。

最后被众人逼得紧了,洪叶全一咬牙,成名绝技——扫堂腿猛地踢出……却说那时,所有人都在心中一声喝彩,好一招扫堂腿,突如其来,快若闪电,不愧是习武之人。

哪料到,一直一脸淡然的韩烽骤然间毫无章法的同样踢出一脚,他的脚速很快,几乎是后发制人,抬起的右脚脚尖直接轻点在洪叶全的膝盖发力位置,被踢中的洪叶全顿时被散去了腿上的力道,他暗叫一声不好,正要一击不中,立马撤身,怎料到韩烽的腿法灵活惊人,在踢完他的膝盖之后,竟是又借着他膝盖反弹的力道,急速的连踢出第二脚,这一脚正中洪叶全的胸膛……洪叶全被一脚踢出三米开外,起身,狼狈不堪。

都准备着叫好的一排战士们费了老大劲儿才把那个“好”字憋了回去,心里却还是忍不住赞叹,好利索的一脚,三班长这下子丢人丢大发了。

同样觉得丢人丢大了的还有一排长杨杰,杨杰现在再也不敢小看眼前这个从始至终一脸平静的新兵了,他甚至不觉得眼前这家伙是个新兵,这是一个嚣张又武艺高强的家伙。

杨杰知道自己不能再藏着掖着了,不管是使出什么招数,必须当着一排所有战士的面干倒这个嚣张的新兵,否则,他杨杰只怕也不用新一团这一亩三分地继续待着了,丢不起这人呀!

“小子,我杨杰从来不以多欺少,三班长不是你的对手,我得承认,你是个好样的,现在老子和你过过招,谁要是受了伤,可别怪着!你放心,咱这事儿咱们是条汉子的干一架就完了,怂蛋才会跑去告状……”

……

“你说啥,你被一个新兵蛋子给打了?还当着一排战士的面儿被打了?”新一团团部,李云龙像是踩了狗屎一样跳了起来,指着一排长杨杰的脸臭骂:“你小子,可真他娘的给老子长脸了,丢人啊,丢人到你姥姥家了,还有脸跑来向老子告状?咋的,还要我帮你一个大排长去向人家一个新兵战士找场子不成?你丢得起这人儿,我李云龙可还嫌丢人呢!”

杨杰哭丧着脸道:“这小子太邪门儿了,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我感觉我的招数都被他给克制住了,十分力气发挥不出来七分,结果就败了。”

“真有这么邪门儿?”李云龙似信非信。

韩烽所在三班的是属于三营三连三排长钱大同的队伍,钱大同是被一排长杨杰给硬拽过来的,说要给他安个“治军不严”的罪名,纵容手下的新兵打人,这还有理了?

钱大同倒是听得直乐呵,他也是个护犊子的家伙,原本他对于自己手下的新兵韩三愣子还没啥影响,这一次倒是觉得自己捡到宝了,好家伙,一直和自己较劲儿作对的一排长杨杰,居然被自己手下的新兵蛋子给打的鼻青脸肿,这可真是扬眉吐气了呀!

钱大同见到杨杰时便阴阳怪气道:“吆,这不是咱们杨大排长吗?我滴个亲娘嘞,要不是俺们关系好,我还真是没有认出来你,咋的了这是,被人打成这幅鬼样子了?”

这会子见李云龙怀疑,钱大同想都不想,就替自己手下的新兵帮腔道:“团长,你可别听杨杰这小子瞎扯,他就是自己不中用,这才被揍的,有本事他自己找场子揍回来啊!再说了,他当时手上有一个排的战士,我就不信他们连我手下的一个新兵都对付不了。”

李云龙一拍腿:“对呀!一排长,你小子不是来唬我玩儿的吧?”

杨杰连忙摇头道:“团长,你知道,我也不是那受了委屈就来告状的小人,我就是专门来和您说这个情况的,这个新兵太不一般了,我一个排三十多人啊,被他绕着场子一个一个的放倒……”

“真有这事儿?那我必须要见见这小子了!”李云龙一抬头,对杨杰和钱大同道:“行了,你俩也别在这白活了,去,立刻把那新兵给我叫来。”

(期待不……签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