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团长要见我?”

班长刘正将这消息告诉韩烽的时候,韩烽愣了几愣,事情来得很是突然,他哪里能够料到,自己居然就这么与亮剑的主角,自己所来最期待的人物相见。

韩烽遥遥的记得,自己刚醒过来的时候是见过李云龙一面的,只是当时他刚刚魂穿过来,还处于糊里糊涂的状态,惊鸿一瞥,只觉得那是个脑袋比平常人大上不少的家伙。

现在终于可以与自己仰慕的抗战英雄见面,纵是以韩烽沉稳的心性,竟是也涌出罕有的激动。

三班长刘正望着韩烽突然露出的傻笑,莫名其妙道:“三愣子,你傻笑什么?还嘚瑟呢!我估计这次团长叫你去,八成就是要批评你的,你这次闯的祸可不小。你别说,我以前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你能耐啊,把人家排长都给打了。笑,你还笑……你可要记住了,咱团长的脾气可不好,你别再那么由着性子死犟了,该认错就认错,团长也就不会拿你怎么样了。”

韩烽一直耐性听完刘正的谆谆教导,笑道:“知道了,我的大班长,你可真是有够啰嗦的,都快比得上我奶奶那个啰嗦劲儿了。”

“你小子,我这是为你好。”

“知道了知道了,行了班长,你回去吧!我知道团部怎么去。”

“行,一定记住我的话。”

“知道了。”韩烽终于上路,在摇头中苦笑连连,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位啰嗦婆班长。

新一团是驻扎在小山坳里,平日里吃住训练都是在此,毕竟是敌占区的游击战嘛!明目张胆可不行。

半炷香的时间,韩烽赶到团部,所谓的新一团团部,其实也就是一个破院子,一共四间墙壁上满是裂纹的土屋,外加一个露天的庭院,屋子里面敞着露天的院落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只是到了寒冷的冬季可就又是另外一番场景,就这,听说还是一位老乡给腾出来的地方,否则,新一团干部们开会只怕都要蹲在光秃秃的土地上进行,到了能冻死人的时节,说不得还要在刺骨的寒风中狠狠地摇摆一番,一想到那个场景,韩烽高就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站住,干什么的?”

院落门口一个虎头虎脑的家伙站着,拦住了韩烽的去路,更打断了韩烽的遐想。

韩烽皱皱眉头道:“我是三班的韩烽,团长找我来的。”

“韩烽?哦,我知道了,你是三愣子同志吧!我听说你一个人把一排长一个排都给撂倒了,兄弟你可太厉害了,我是团长的警卫员虎子,你可以叫我大虎哥,能见着你太高兴了我。”

原本听到对方让自己称呼他为“哥”,韩烽心里蛮不爽的,正皱着眉头准备无视这家伙进去,却听到这家伙说自己是李云龙的警卫员虎子。

虎子?就是苍云岭战役中,那个在李云龙下令正面突围坂田联队的封锁线时,毅然接过李云龙手上的集束手榴弹,中枪之后仍旧用莫大的胆魄和决心,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打掉了鬼子阻击火力点的那个虎子?

韩烽肃然起敬,这样的英雄战士,纵然他是个心高气傲,桀骜不驯之辈,叫一声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虎哥。”

虎子开心极了,笑道:“兄弟你快进去吧!别让团长等急了,只是你可记住,咱团长要面子,脾气大,你进去了可得顺着他来,不然弄不好他还会揍你。”

“行,谢啦大虎哥!”

韩烽在哭笑不得中进了院落,这虎子看着虎头虎脑的,倒还有心细的一面,三言两语间对韩烽大有好感,竟是好心的提醒起他来。

到了地方,是这个院落的主屋,同样一间摇摇欲坠的土房子,李云龙此时应该就在主屋里卧着,那里就是他的团部。

韩烽在木门外稍稍犹豫了一阵,在即将见到这位他仰慕已久的抗战英雄时,他的心中竟是没有来的生出几分悸动。

“报告!新一团三营三连三排三班韩烽前来报道!”

韩烽没有敲门,站在门外大有气势地喊道。

“进来。”一道沙哑却不低沉,粗犷有力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韩烽知道这是上过前线战场,常年被硝烟笼罩的军人的通病,嗓子干燥发炎,造成沙哑,至于粗犷有力,那是耳膜因为炮火的震耳欲聋受损,听力下降,这才不得不习惯性地提高分贝。

韩烽将心中的悸动摒除,大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还有一间内室,内室没有门,门口的地方挂了一道粗布帘子,就算是门了,既可以挡风,又省了材料。

韩烽再没有犹豫,推开粗布帘子走了进去。

内室里面很简陋,用家徒四壁可以大致概括,最先看到的是一张铺着稻草,稻草上面胡乱地盖了一条粗布被单儿的土炕,土炕上放着一张四腿儿的小旧方桌,四周尽是带着大裂缝的墙壁,再没有任何一件装饰品,也不知道下雨的时候,雨水会不会顺着裂纹渗透进来。

李云龙此时正随意地在土炕上卧着,似乎正在专注于方桌上的那张陈旧的地图,他是大别山出来的,具体应该是湖北人,按说湖北人不应该有卧炕的这个习惯,只是到了山西以后,由于天气冰寒,这一来二去,李云龙入乡随俗了不说,更是爱上了这种享受的方式,从那以后,不管天气冷暖,他总喜欢在炕上窝着。

李云龙的样子这才第一次被韩烽细细打量,脑袋大,这无疑是他最大的特征。常年的军旅生涯,艰苦异常,刻画出李云龙饱经风霜的脸庞,皮肤黝黑中夹杂着皲裂与皱纹的混合,可那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韩烽甚至一瞬间想到了李云龙的一句名言,他的眸子像极了随时准备撕扯下敌人身上几块肉的野狼,桀骜不驯,锐利狡黠。

“团长,三班韩烽,向您报道!”韩烽将身体站的笔直,浓浓的敬意下,以最挺拔的军姿向李云龙行军人礼。

不料李云龙连身子都没有起,只是扭过头来拿眼睛觑着韩烽,用沙哑的声音道:“军礼倒是敬的马马虎虎,不过你小子少给老子来这套,你就是那个打人的韩三愣子吧?”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