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晋西北这片地区,到了冬季天气冷得吓人,鬼子的钢盔里内衬太薄,在寒冷的时候若是出汗、沾水以后,稍不注意脑袋就会和皮肉冻在一起,扯都扯不下来,外加上保暖性能的差劲儿,又容易反光导致暴露,日军这个季节一般不会穿戴钢盔。

所以穿着布帽的日军中士的脑袋,在韩烽极大力道砸落的枪托下,直接就开了花,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彻底昏死过去。

原本都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杨杰知道自己这是得救了,正要挣扎着起身去感谢这位眼疾手快的同志几句,抬头却看到韩烽正从昏死的日军中士手中夺过带着刺刀的三八式步枪,临了,不忘记在日军中士的心脏部位补上一刀。

杨杰看的有些发愣,甚至一时之间忘了这是随时能要人命的战场,这他么哪是新兵该有的样子啊?将刺刀插进鬼子的心脏,就像是把菜刀插进豆腐里一般的从容,鬼子中士在昏迷中做死前最后的抽搐时,他甚至看到韩烽狠狠地踢了鬼子中士一脚,然后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道:狗日的,让你来中国撒野,嫩不死你。

“我的杨大排长,您不会还要我扶您起身吧?”

杨杰从愕然中回神,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被日军压着的后背传来一阵阵生疼,那是方才后背下的是石头块儿子给隔得,他冲着韩烽吼道:“他妈的,你个新兵蛋子,谁叫你冲出来的?”

随着砰地一声,韩烽手中才拉上枪栓的三八式步枪开火,一名向着杨杰扑杀过去的鬼子军曹扑倒在地,“行了,有啥事儿打完仗再说。”

杨杰一时语塞,他快速的将手中汉阳造上的刺刀检查安好之后,连忙就向着韩烽的方向靠拢,半路上脑海里还都是方才韩烽开枪的场景:三八大盖儿的后坐力不小,这小子一个新兵蛋子,手臂居然抖都没抖一下?不仅如此,那子弹更是穿透日军士兵的门面而过,一枪毙命。这一切太令人吃惊了。

而此时的韩烽已经顾不得杨杰心中的震撼了,终于搞到枪的他满心的兴奋,他没有上来就选择拼刺刀,而是先将三八式步枪里剩余的三颗子弹和从鬼子中士的子弹袋里摸出的五发子弹全部打空,这才举着刺刀向着周边的鬼子杀去。

两个小鬼子在韩烽不可捉摸的刺杀术下毙命,只是被鬼子的刺刀划破了点儿皮儿的韩烽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他在三班的时候就摸索过刺刀,用了一周的时间将自己的身法融入到刺杀术中,现在看来,效果不俗。

日军的士兵们拼刺刀很有一手,一般在人数不足时,他们往往三个一组为战,彼此背靠着背,这种临时就可以拼凑起来的刺刀三角形很实用,从哪里都绕不开刺刀的锋芒,简直毫无破绽,难怪后世总是盛传着真实抗战中三个鬼子组成的三角刺杀阵就可以对付八路一个班的言论。

韩烽分析着日军的三角刺杀组合的时候,三个空闲出来的日军同时盯上了他,只是这一次他们的人数占了上风,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构建什么三角阵了。

三个鬼子拉开阵势,以封锁的形势向韩烽逼近,这种情形是绝不多见的,日军的兵力在广阔的华夏大地上显得极为稀缺,每次交战,他们几乎都是以少打多。

所以在后世电视剧中为了营造英雄形象,几个鬼子同时对付一个中国军人的场景是并不真实的,日军在刺杀方面很有自信和骄傲,很多时候情况恰恰相反,几个中国士兵围着一名日军刺杀才构成了战场白刃战的主旋律。

此刻这三名日军之所以同时向韩烽包抄,是因为他们注意到韩烽先前轻而易举地将两名日军杀死的场景。

日军士兵不是笨蛋,相反,他们很聪明且不迂腐,在面对强悍的敌人时,他们从来不会讲究什么公平,一对一的武士道精神?那纯粹哄孩子的。

三个日军士兵同时向韩烽突刺,封锁住了他全身上下的几大死角,这个时候韩烽若是想存活下来,似乎只剩下了后退这一条路。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小鬼子还是没有学到战场厮杀随机应变的精髓。

韩烽的脚尖轻动,立马铲起一脚背的松散泥土,紧接着脚背猛地向半空一扬,这无往不利的暗器——沙子,就同时进入了三名鬼子的眼中。

其中两个鬼子的反应难了半拍,韩烽手起刀落,他们的脖颈子上就出现了一条致命的血痕,慢慢软到在地。

另外一个鬼子倒是精明,被迷了眼的下一刻便身手矫健地向后退了几步,这次堪堪躲开了韩烽致命的一击。

视线恢复的小鬼子暴跳如雷,由于日军词汇贫乏的缘故只来的怒骂了一声“八嘎”,然后就在愤怒中向韩烽突刺而去……

杨杰终于在震撼中赶到的时候,韩烽将手中闪着寒光的刺刀送进了最后一名日军的胸膛。

杨杰的下巴由于震惊都快掉到了地上,韩烽却在平静中快速地拾取着三名鬼子身上的三八式步枪。

“扬排长,这鬼子的步枪可比咱的好使,见面有份,送你一支吧!”韩烽将一条三八大盖儿给杨杰扔过去,杨杰木然中将枪支接住。

杨杰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继续开口阻拦韩烽的资格了,这样的士兵在他的认知里早已经超出了新兵的范畴。

不远处原本都快要沉寂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骤然间又响起了机枪的攒射,几个新一团战士瞬间便栽倒下去。

这动静立马惊醒了韩烽和杨杰二人,原来是那日军中尉指挥官眼见大势已去,竟是和几名士兵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架起两挺歪把子轻机枪扫射起来。密集的火力点攒射下,新一团战士们损伤不小,连忙在四下寻找掩体,暂时躲避鬼子机枪的锋芒。

只是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几个鬼子训练有素中不断装换弹夹射击,射击手一倒,立马又有新的射击手补充,一营的战士们徒增伤亡,短时间内竟是无法再组织起有效的冲锋。

杨杰在一个麦垛掩体后看的心急,这时他看到自己身旁的韩烽快速地举起了三八式步枪瞄准。

“不行,这里距离太远,得有一百多步,鬼子的前面还有大量掩体……”

两架轻机枪攒射声戛然而止,一同戛然而止的还有一排长杨杰的大喊。

远方的粗犷身影发出沙哑却洪亮的怒吼:“他娘的,好枪法,兄弟们给我杀!”

(推荐……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