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杰得承认,若是自己没有在小庄战斗时跟了韩烽一路,亲眼目睹那新兵先后射杀十一个鬼子并在拼刺刀中杀死五个日军之前,有人告诉他会有这样的新兵存在的话,他定然会一脸鄙夷:扯淡,你当鬼子都是摆设呢!

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在郁闷之中做了团长李云龙和一营长张大彪眼中扯淡的那个家伙,“团长,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

李云龙相信他的一排长还没有对自己撒谎找揍的胆量,他的眉头紧皱道:“你把当时的情况好好说一遍,那三愣子手里不是还没有枪吗?他是怎么冲了出去,还杀了十几个鬼子的?他娘的,老子总觉得你说的有些邪乎!”

杨杰委屈的都快哭了,“团长,别说是您,就是我亲眼所见,直到现在也还觉得不敢相信,总觉得就和做梦似的。当时我是按照营长的吩咐,让那小子老老实实的待在工事里直到战斗结束,那小子最开始的时候也挺服从命令的,只是到了后面我只顾着战斗,也就没有留意他了,后面我和鬼子拼刺刀的时候被一个鬼子扑倒,他突然出现救了我,并用枪托砸晕了那小鬼子。

我爬起来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新兵蛋子一脸镇定地将将鬼子的刺刀插进了昏迷的鬼子的心脏。

后面我才要开口说他,他应急的一枪直接将偷袭我的一名日军给打死,一枪毙命啊!子弹正打中鬼子的门面。

我当时还在发愣呢,他又拿着枪继续射杀起来,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觉,那小子是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啊!

可是这还不是让我最吃惊的,紧接着三愣子又轻易用刺刀捅死两个鬼子。

随后三个鬼子盯上了他,我远远地望见,连忙想跑过去帮忙,我知道那三愣子是团长喜欢的兵,怎么敢让他出事儿,可就在我终于赶过去的时候,三愣子正将最后一个鬼子杀死。”

杨杰的语言表达不错,李云龙和张大彪听在耳朵里就像是在听戏,两个人处在愕然之中,心情稍稍凌乱……

“团长,营长,你们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看我也没用,团长您还记得鬼子的那最后几名机枪手吗?”

李云龙吃了一惊,“他娘的,你别说那也是韩三愣子干的!”

“就是他,我当时就跟在他身边。”

李云龙:……

张大彪惊喜起来,“团长,这是天生打鬼子的好料子啊!”

李云龙拍着自己的脑袋道:“你小子说的不错,他是块儿好材料,走,我们去看看,这小子杀鬼子是把好手,没想到抢战利品也他娘的一点儿不含糊。”

李云龙三人赶到的时候,韩烽已经从那战士手里夺过了那把三八式步枪。

那年轻的战士相对于韩烽来说也算是老兵了,这会儿子却被欺负的哭了起来,“同志,你太欺负人了!”

“这都是老子的战利品!”韩烽说的斩钉截铁。

那战士擦干泪珠,反驳道:“胡说,明明是我先发现的步枪。”

“发现?那是老子打死的鬼子,你说枪归谁?要是战利品都靠发现,日本天皇手里的佩刀老子早就发现了,你说他是不是也得把刀给老子送来?”

“他娘的,三愣子同志说的好啊!”

李云龙赶到,竟是替韩烽说话,“不过话说回来了,三愣子,你小子也就俩胳臂俩腿儿,用得了那么多枪吗?”

“团长!”那才擦干了泪珠的战士敬礼,正想哭诉几句,就听见李云龙摆手道:“行了,别哭哭唧唧的,没出息的东西,自己再去转转吧,说不准儿运气好,还能碰见杆枪。”

新团长脾气差,不喜欢别人拿小事儿麻烦他,这是新一团的战士们都知道的事情,这年轻的战士眼见李云龙阴沉着脸,屁也不敢再放一个,连忙灰溜溜地离开。

韩烽将最后一杆枪背在身上,嘿嘿笑道:“团长您有所不知,班长他们手里还没几杆儿枪呢!这次战斗他们也没参加,自然捞不到好处,所以我把这些枪给背回去,给他们重新装备一番。”

张大彪听到这话脸顿时黑了,奶奶的,他一营拼死拼活的才消灭这些鬼子,直接打没了一个连,这小子倒好,拍拍屁股就想把七八条好成色的三八大盖儿带走,天底下有这样的美事儿吗?

只是李云龙明显喜欢这小子,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张大彪只得忍着性子委婉道:“我说三愣子兄弟,你拿几条枪意思意思得了,我一营的弟兄们也得都还光着屁股呢!”

“光着屁股?”韩烽四处瞅了瞅,一脸诧异,“没有啊营长,都穿着裤子呢!”

“……”

张大彪明智地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再开口,很有可能被这新兵蛋子给气死。

“大彪啊!你说你和一个新兵计较什么?不就是几杆子破枪嘛!”李云龙替韩烽说话,心里直乐呵,三愣子这小子鬼精鬼精的,谁的账都不买,合他的胃口。

其实李云龙的性格里有很务实的一面,自打知道韩烽第一次上战场就杀了十来个鬼子,他的眼睛都放起了光。

这个兵李云龙看上了,他打起了韩烽的主意,原本因为韩烽不肯和一排长杨杰道歉而生出的怒火,顿时也烟消云散。

要知道李云龙虽然抠,却是舍得用孩子套狼的主,张大彪在他眼里是自己人,委屈一点没什么,几条枪就能换到三愣子这样有真本事的兄弟,那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张大彪的性格桀骜不驯,如同他最擅长的大刀一样锋芒毕露,可是他就是服李云龙,李云龙这一开口,他顿时不说话了,不就是几条枪嘛!团长的面子他必须要给的。

佯装糊涂的韩烽笑眯眯地将枪支背好,另一边,战士们已经打扫完战场,一营活着的战士们怀着沉重,将战友们的遗体带走,回到团部之后再好好安葬。

至于那些日军的尸体,早已经被各项资源都紧缺的吓人的一营战士们扒了个精光,顶多给他们留个花裤衩,就那还是战士们太嫌弃的缘故,然后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战士们骂骂咧咧中将小鬼子的尸体用黄土掩埋。

鬼子的衣服料子不错,会裁缝的女人男人随便改一改,可就成了抢手的宝贝,至少这个冬天都不用为挨冻发愁了。

韩烽最后扭头望了望“光秃秃”的小庄战场,转身跟着队伍离去,这个属于他的第一场战斗记忆,将成为他珍贵的回忆永久封存……

(记得投下推荐票伙计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