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排长钱大同也是个爱面子好吹嘘的家伙,自从知道自己三班的新兵三愣子同志两手空空参加小庄一战,结果还杀了十几个鬼子,缴获了十几条抢,这事情得到他的证实之后,立马成为了他傲人的谈资,是逢人就谈,见人就说。

一开口,“我手底下那个叫三愣子的兵怎样怎样……”、“你们是不知道三愣子吧……”、“我给你们说,话说那三愣子……”、“那可是十几个鬼子啊,三愣子一刀就是一个……”

在不知不觉中,韩烽自己都不晓得,自己竟是借着排长钱大同的大嘴巴在整个新一团都狠狠地出名了一把。

只是有时候的事情就是那么滑稽,明明是很确凿无疑的东西,偏偏到了钱大同的嘴巴里,那就变了味儿。

钱大同这一来二去的吹嘘之下,新一团的战士们反而愈加的不太相信了,“一刀一个鬼子,直接杀了十几个?吹牛吧!谁不知道三营的三排长,人家都说了,钱大同的嘴,骗人的鬼,谁要是信了他的鬼话,年都要过岔了。”

“就是,一个新兵蛋子要是有这么厉害,咱们这些年早就将鬼子赶回老家去了……”

各种言论纷纷,李云龙大概都没有想到,继他的讲话使整个新一团彪悍的氛围萦绕之后,韩烽的事迹竟是又成为了战士们闲时的趣谈。

张大彪对李云龙道:“钱大同这老小子就是嘴巴大,屁大点儿事非要闹得满世界都知道才算数,只是这事情倒是好笑,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吹牛呢!”

“三愣子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是怎么说做的?”李云龙对这个倒是好奇起来。

“团长您别说,这小子倒是很沉得住气,也没听说他为自己澄清过。”

“他娘的,是块儿好料子。”

张大彪嘿嘿一笑:“团长,您这是看上他了?”

李云龙道:“大彪啊!我也不瞒着你,我想让那小子做我的警卫员。”

“那虎子呢?”

“虎子跟了我许久了,是个好小子,一直跟着我做警卫员太委屈他了,我准备让他去你的手下当个排长,历练历练。”

“团长是喜欢三愣子那小子吧?”张大彪很了解李云龙的性格。

李云龙笑道:“他娘的,大彪啊!你可真是老子肚子里的蛔虫,虎子那小子虽然好,就是太乖巧了,眼力价儿差不说,平日里也是个闷葫芦,半天屁也不放一个,你知道的,老子就是不喜欢乖孩子,偏偏是那些坏孩子,淘的,爱闹腾的,我反而喜欢,三愣子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合我胃口。”

张大彪笑道:“那这事儿好办,我去给钱大同说一声,让他明儿的就把人给团长你送来。”

“别”,李云龙却是摇头道:“你不懂,这小子心气儿高着呢,老子要是巴巴的告诉他想让他做我的警卫员,你说他的狗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老子就是要杀杀他的心气儿。”

“团长,你想怎么杀?”张大彪一脸好奇。

“这老子早就想好了,那小子我看也是个好战的性子,哎,可是老子就是不如他的意,他不是才缴获了十几条好枪嘛!我就不给他上战场的机会,他憋坏了,总有求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再说,三愣子你小子想打仗是吧!行,我那警卫员才去当排长去了,你要是想上战场,就给老子当警卫员,大彪你说,那小子还不得流着猫泪谢老子?”

张大彪愣了一愣,随即不得不佩服地竖起大拇指道:“高啊!团长,您这招太高了……”

团部里传来张大彪和李云龙两人令听者毛骨悚然的笑……

而这个时候,李云龙和张大彪两人谈论的主角韩烽同志,正在三班的训练场练习红缨枪。

这段时间的练习,韩烽的红缨枪枪法已经大成,他发现老祖宗在冷兵器时代一直能够走带世界的先列,那绝对是不无道理的,就说这红缨枪,韩烽只是几天的摸索,就发现它在现在的抗战中可以发挥出的特有的威力。

首先,一寸长一寸强,战士们将红缨枪拿在手里,比鬼子们手中加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还长,心理优势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其次,与双手拿着的大砍刀相比,红缨枪不需要大幅度的挥舞,只需要使用者有一定的臂力就行,很适合由农民子弟兵的八路军战士们使用。

韩烽将一整套的枪术打完,班长刘正走了过来,“三愣子,你刚才练得是什么枪法?奇奇怪怪的,我也见识过不少的红缨枪高手了,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套路?”

“……”

韩烽哪里学过红缨枪,他刚才不过是胡乱的耍了一耍罢了,至于前世,他也就是精通各种格斗术,更是十分推崇一代武学宗师李小龙的截拳道。

韩烽想了想道:“哦,班长,我刚才练得枪法叫做截击枪。”

“截枪法?”刘正觉得自己肯定是见识太少,“我听说书里的大将赵云用的是百鸟朝凤枪法,也听说过杨家枪,一排长手下有个使红缨枪的高手练得一手好六合枪枪法,可是你这截击枪,我咋从来没有听说过?”

“咳咳咳……这个嘛,我自创的,班长您的这样想,上了战场就是瞬息万变的事情,当咱们和小鬼子对阵拼刺刀的时候,脑子里只怕早已经是一片空白,哪里还有闲工夫去想使用什么招式,最好的招式就是随机应变,一击毙命!”

“随机应变,一击毙命!”

刘正重复了两边,眼睛顿时大亮,“三愣子,你说的太好了,我看就这么练,靠谱。”

韩烽:……

他很想说,我他么就是胡扯了一气,这您也信?只是看着刘正兴致勃勃地跑开,他终究没好意思拦人家,算了,不是说周瑜打黄盖嘛……

训练场很快就只剩下了韩烽一人,韩烽将红缨枪收了起来,坐在地上思索,最近太风平浪静了,他这坐不住的性子,用团长李云龙的话说,看样子是时候出去搞点儿副业了。

团长不是说了嘛!有能耐的吃肉,少拿那点儿屁事儿烦我……

(签约很快就完成了,据说新书期追投的话回报丰厚哦!我觉得大家可以试试……当然,我也可能是在扯淡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