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刘正和副班长徐丰收榆木脑袋,始终不同意三班未经同意私自出战,没办法了,韩烽给王承柱几人交代,趁着夜深人静,班长两人睡得香甜的时候,大家伙偷偷地摸出去。

班长刘正有打呼噜的毛病,这天入了夜,他的呼噜声竟是很早就响了起来,适时,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外面月光皎洁,犹如白昼,正是出动的好时候。

三班除了刘丰收和刘正之外,其他的战士们只是假装闭上双眼,谁也没有真正睡着,因为班长刘正有查铺的习惯,战士们一直等着班长来回了的查了两遍,这才又在悄无声息中睁开了双眼。

已经夜深人静,平日里大家伙这个时候已经睡得很熟,可是此刻,三班的战士们的眼睛一个个在黑夜里瞪得圆滚滚的,谁也没有困意,一想到即将发生的战事,所有人都和打了兴奋剂一般,哪里还能睡得着觉。

班长刘正的鼾声越发的均匀,估计已经入了深睡状态,黑幕之中,韩烽悄无声息的坐了起来,漆黑的夜下借着透过门缝进来的皎洁月光,在满是裂痕的土墙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

与此同时,韩烽的起身就像是一个暗号,周围另外九道黑影同样在悄无声息中小心翼翼的坐起了身子。

韩烽从床铺上下地,光着的脚丫子落地之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半夜的泥土地带着特有的冰凉,将快要入冬的料峭狠狠的宣扬。

韩烽禁不住打了个轻微的寒颤,悄悄将与自己床铺紧挨着的班长刘正的破烂布鞋套在了脚上……奶奶的,班长的脚小了两码,挤挺,多亏了这破了的大洞,他将大拇脚指头狠狠地透过大洞伸出去,这才舒服了不少。

韩烽在黑幕中冲着另外九道影子招手,王承柱九人再不犹豫,一个个倒是比韩烽还硬气,光着脚提着草鞋,就准备透过韩烽悄悄打开的门缝往外走。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打破黑夜的死寂,猛地响了起来,“站住……”

韩烽心里一个咯噔,王承柱几人更是险些被吓得惊叫起来,然后众人就听到睡在床上的班长刘正迷迷糊糊的声音接着道:“往哪儿跑……呼噜呼噜……”

均匀的鼾声接着响起,韩烽一脸无语,这老家伙说梦话呢!

“走!”

韩烽借着月光向九人做了个手势,率先通过门扉走了出去,外面的月光好亮,他低头望见自己布鞋的破洞外已经顶出来两个脚指头。

希望班长别骂我!不行我从鬼子的脚上给扒下来一双送给他……

韩烽率先摸出去之后,后面的王承柱九人鱼贯而出,一个个提着鞋光着脚跟上。走在后面的年龄最小的张二娃蹑手蹑脚的把木门悄悄地带上,木门由于生锈的缘故忽然发出一阵轻微的“吱呀”,二娃的脸都吓白了,探头探脑进去,班长两人毫无动静儿,他这才摸了摸脑门,竟是生出一脑门子的冷汗,都是给吓的。

张二娃终于将木门关好,冲着木门吐了吐舌头,扭头向韩烽一行追去……

重新关好了门的屋子里,原本还均匀的鼾声戛然而止,一道黑影猛地坐了起来,另一道身影同样翻身而起:

“你还没睡?”

“班长,你不是也没睡嘛!”

“这群小子们都走了?”

“走了。”

“老徐,你说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徐丰收在夜幕中翻了个白眼,“我的老班长哎,你问我,我问谁去?”

刘正道:“不行,我还是放心不下他们,我得跟过去看看。”

“你早就想去了,只是又不能违反军令,这才在犹豫吧!”

“你怎么知道?”

“从你刚才那一嗓子我就知道了,你就不怕把那群小兔崽子给吓坏了?”徐丰收笑了起来,他想到刘正方才装出来的梦话。

刘正笑道:“这群小子,还真是胆儿肥,这么着就敢出去。”

“那你也不看看他们的领头羊是谁!”

“三愣子自从脑袋开了窍,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胆子倒是也大了许多,老徐,我们快走吧!不然就跟不上了。”

“好!”

徐丰收本来就穿的单薄,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衣服穿好,又套上草鞋准备出发,班长刘正忽然道:“老徐,等等!”

“怎么了班长?”

“我的布鞋不见了,这群小子,八成又是三愣子那家伙给我顺走了。”

徐丰收:……

两个老同志终于走出屋子,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徐丰收盯着刘正的光脚丫子,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我的班长啊,你就是太惯着那小子,他用你的东西都成油子了。”

刘正不以为意地笑道:“毕竟是新兵,咱们总得让新兵同志们感受到组织的关怀,更何况三愣子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不中,你看他冒死缴获的枪支,不还是第一时间想到咱们嘛!这位同志就是性子活泛了些,可是心还是很好的。”

“你这么说,倒还真是,我手里的步枪都还是那小子的,俗话说拿人家的手软,我倒是有些吃水不顾挖井人了哈哈”,徐丰收若有所思,“这小子是真有些本事……不说这个,班长,他们人都没影了,咱们不会跟丢了吧?”

“放心吧,跟不丢,下山的路就只有那一条,咱们加快点步子就跟上了。”

“哈哈,班长,就你这大光脚?”

“光着脚怎么了?光着脚走四方,现在也就是条件好些了,前些年过草地的同志们,别说是草鞋了,脚都快烂了,可是连块儿裹脚布也找不着,咱们现在算是不错的了。”

刘正说着,到草堆里随便的扯了几把枯草,然后往脚上一缠,打个结,笑道:“你看这不就有鞋子了,咱的脚呀,结实着嘞,稻草木块都管使。”

两人相视大笑了一阵,随即沿着下山的小路加速而去,皎洁的月光下,由于才下了场雨,松散的泥土还有些泥泞,上面被一双怪脚印下一排排奇怪的形状……

(……更新更新……我思维挺快,可惜打字太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