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班长回到三班的时候,是李云龙的警卫员虎子几人给抬回来的,好家伙,一身的酒味儿。

迎过来的韩烽问道:“这是怎么了?”

虎子道:“就半碗酒,醉成这样。三愣子同志,听说你又打胜仗了?”

“运气好,缴获了点儿装备罢了。”

“厉害,对了,团长让你立马过去一趟。”

“行,大虎哥你先回去,我们把班长安置,我立马就去团部报道。”

虎子走后,徐丰收推了推班长刘正:“老班长,老班长,老刘,也不像是挨处分了的样子啊!怎么醉成这样?”

刘正迷迷糊糊地喃喃道:“别,别动我……团长,咱们,咱们接着喝……”

徐丰收:“……”

大家伙一齐大笑起来,同时松了口气,看这个情况,班长哪里是去挨训了,分明就是喝酒去了,听这醉话里的意思,还是和团长喝的酒,真有面子。

韩烽道:“你们照顾好班长,我去一趟团部。”

“没事吧?”徐丰收有些担心。

韩烽笑道:“你看班长这个样子,我能有事吗?”大家又一起笑了起来,昨夜经过一夜的奔袭加战斗,现在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众人心里一阵说不出的轻松。

韩烽离开三班后就一路向团部而去,到了团部,虎子说道:“团长的心情似乎不错,你快进去吧!”

“嗯,多谢大虎哥提醒!”

韩烽来到团部内室门口,“报道”,这是他第二次来,声音一般的响亮。

半晌,里面啥动静儿也没有,韩烽推开门,掀开帘子走了进去,李云龙正半卧在炕上喝酒,下酒菜是一盘子生花生,老李的酒量不错,特别是喝的慢的话,能喝很长时间,用他的原话就是:咱喝酒就和喝那白开水似的,啥时候渴了都能灌两口,醉?咱可从来没醉过。

韩烽已经一进来,李云龙也不说话,就拿老气横秋的眼神看着他。

这要是一般人,少说也会被老李盯得浑身不自在,韩烽却仿佛大吃了一惊:“嘿嘿,原来你在啊团长!我刚才喊报告,里面没声音,我还以为团长你不在呢!”

“没人?那你小子不还是进来了?”李云龙耸了耸肩膀,长久的侧卧姿势让他的肩膀有些不舒服。

韩烽嘿嘿笑道:“我就是哦……我这不才缴获了一盒日式香烟,就寻思着团长不在的话,进来给您放着,您啥时候回来看到了抽,这可比卷烟卷儿好抽多了”,他说着从兜里摸出一包日式香烟,和小媳妇儿般的乖巧,给放在老李的面前。

李云龙皮笑肉不笑的抖了抖脸皮,将瓷碗里的碗递过去,“能闹两口不?”

韩烽指了指不远处只剩下小半瓶的白酒酒瓶子,道:“团长,我的酒量有点儿大,能喝那个不?”

李云龙:……

他拿起酒品递过去,韩烽正要抓去,却又被李云龙拿手挡住,“按说你小子这次带着三班的战士们偷袭柳庄的鬼子,全歼了鬼子的分队不说,还弄回来一个连的装备,这点儿酒是该犒劳犒劳你。可是你小子抗命,不经请示就私自出战,这可是违反了军纪的,功是功,过是过,老子该罚你,你说,老子该怎么办?”

韩烽嘿嘿笑着接过李云龙递过来的酒瓶子,一饮而尽之后咂咂嘴,“好久没有尝到这味道了,还是咱正宗的土酒好喝啊!”他顺势在炕上坐下,抓过李云龙面前盘子里的花生,自来熟地一边剥一边吃着道:

“我早就想好了,团长说的对,功过不能相抵,那有功劳就该奖赏,这酒我也喝了花生我也吃了,至于怎么处分我,那是团长您该想的问题,我是管不着的,等着接受就是了。”

李云龙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就欣赏这小子的不做作,没想到酒量还好,这太合他的胃口了,他打心眼儿里开始喜欢上这小子。

李云龙把剩下的半盘子花生都给韩烽推了过去,“三班长把战斗的情况都给我说过了,你小子,能耐啊!”

韩烽道:“就是一个分队的鬼子而已,团长您要是上,半个班就收拾了。”

李云龙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特别是喜欢他欣赏的部下给他戴高帽子,他忍不住大笑起来:“你小子胆儿还真肥,先不说你抗命的事儿,你怎么就敢用一个班的人数冒充鬼子,去骗伪军的装备的?”

韩烽道:“伪军那点战斗力,要是团长您,一个连就敢打他们的一个营,我用一个班去唬唬他们,这还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李云龙笑道:“你小子是真有点能耐,不过老子还得给你掰扯掰扯你抗命的事儿,你可知道新一团的团长是谁?”

“团长是李云龙,这是雷打不动的事情,就是哪天团长您受了处分降了职位,这新一团的一亩三分地儿,也还是团长您说了算。”韩烽从炕上跳下来,挺直了身子道。

李云龙顿时是深感知己啊!只是脸上仍旧严肃,“你小子少他娘给老子扯淡,那你说,新一团谁是老大?”

“自然李云龙是老大。”

“那就对了,他娘的,老子带兵打仗这么久,手底下的兵哪个不是令行禁止,从来没有敢抗命的,搁老子的脾气,谁要是敢不服从命令,老子直接就枪毙他,可是你小子能耐啊!抗命不说,拉了一个班的战士一起抗命,去打鬼子?那倒是没错,可要是人人都和你小子一样自己跑去打鬼子,那老子这团长还当不当了?”

韩烽将身子挺的更直,“报告团长,八路军里只有一个李云龙,新一团里也只有一个韩三愣子。”

李云龙一愣:“你小子啥意思?”

韩烽道:“团长您这话说得没道理,八路军里您李云龙的威名谁不知道,不仅打仗打的厉害,抗命更是厉害,您每次抗命立战功,立战功抗命,总部为啥没有真正意义上处罚您呢?因为您打仗那是真有本事呀!您是一心抗日,况且和您李云龙一样抗命抗出能耐的那可是独一份,总部首长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同样的道理,在咱们新一团,我韩烽也是独一份的,并不会影响到团长的指挥,相反,我就是团长您手里的利刃,随时可以出鞘!”

李云龙在震惊中沉默了,他整个的瞪大了发愣的眼睛,他发现眼前这小子太精明了,甚至是胜过了自己,说出的道理更是让他无从反驳。

李云龙将瓷碗里的白酒一口喝了个干净,啪地一声砸在放桌上,“他娘的,说的好啊!你和老子不都是独一份儿嘛!旅长让老子去喂马背锅,那你小子别想免了,炊事班的老王最近总是抱怨说行军的时候背着的大锅太重,我给你个处分,你就去炊事班背锅吧!”

韩烽一怔……他么的,失算了啊!!!

(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