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终究包不住火,韩三愣子的事情很快在新一团传开,忽悠的三班战士们不经请示就去打鬼子,一个班十二人愣是以零伤亡消灭了鬼子一个分队不说,顺带着将柳庄里一个中队的伪军唬的一愣一愣的,缴获回来一马车足以装备新一团一个连的装备。

听说就是歪把子轻机枪就有好几挺,团长李云龙虽然嘴巴上骂骂咧咧的,私下里却差点高兴的咧歪了嘴。

同时还证实了一件事情,钱大同前一段时日里吹嘘的韩三愣子打鬼子的事情不假,一排长杨杰甚至亲自站出来给韩三愣子作证。

于是新一团的战士们知道,这位新兵三愣子同志不同凡响,打鬼子的确是把能手。

至于这次抗命外出,有这么多的光环在身,新一团的战士们都觉得团长不会拿三愣子怎么样,甚至有些战士开玩笑说,要是自己是团长,不但不会惩罚这样的宝贝兵,还要大力的表扬一番呢!

可接着团部就传来命令,大家心中无不佩服的传奇新兵三愣子同志居然受了处分,去炊事班背大锅,全团上下顿时一片愕然,随即是无心的哄笑,战斗英雄去炊事班背锅,这可真是件趣事儿。

只是在觉得有趣的同时,新一团脑子转的稍微快些的战士们瞬间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团长是奖罚分明的,不管你是立了多大的功,只要是犯了纪律,那还是得接受处分。

正如三愣子同志,要不是因为抗命,就他那两次的功劳,少说也可以提拔个班长当当,这下子倒好,不但是没有升职,反倒是被处分到了炊事班背锅,连仗也没得打了。

炊事班老王是新一团的老资历了,在团里很受大家的尊重,可不仅仅是因为他做得一手好饭,是战士们的吃食父母。

老王上过战场,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听说老王之所以到了炊事班,就是因为在一次战斗中被炮弹炸残了右脚,从此成了瘸子,上级本来想给老王提拔,老王却拒绝说自己已经行动不便,不适合行军打仗了,那就在后方给大家伙做饭吧!发挥最后的一点作用。

上级们的眼眶都湿润了,“同志哥,你是个好样的,炊事班同样重要,一样是为了打鬼子做贡献”,于是老王就成了新一团的炊事班班长兼大厨。

韩烽见到老王的时候,老王仍旧是那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这老家伙年龄不小,估计得有五十多了,走路因为脚落下毛病的缘故,总是一高一低的,头发也白了大半,按说这个岁月的一般老头儿到了这个年龄,不说行将就木,也该服老了。

可是这老王头偏偏不向岁月低头,做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的,活像个年轻的小伙子,也不晓得他那浑身的劲头是从哪里来的。

“老王,我是来报道的。”韩烽见到老王的时候说道,他已经做好了打算,不就是到炊事班嘛!正好好奇八路军时期的炊事班情况,来经历经历倒也是件趣事。

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调回战斗一线,那是团长李云龙的事情,韩烽虽然追求刺激,愿意多打鬼子,可也是能沉得住性子的人,不至于受到点处分就怨天怨地的。

老王的老脸笑起来带着一股子亲和的慈祥,若是搁在后世,韩烽估计他已经子孙满堂,哪里像是现在,为了打仗保家卫国,至今还打光棍儿呢!

“三愣子,抗命挨处分了吧?你也别埋怨,团长把你派到这里,还是件美差呢!”

“美差?”

老王笑道:“那是,你去打听打听,咱新一团的战士们,哪个不想到我炊事班来,不用整日里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冲锋打仗不说,伙食还好着嘞,可我炊事班名额有限,那是谁想来就来的吗?”

韩烽撇撇嘴道:“你这老家伙好会忽悠人,炊事班是不用打仗,可是每日里就你们这几个人,还得负责全团近一千号的战士们的伙食,整日里累个半死,至于伙食好?骗鬼呢,你自己瞅瞅你们炊事班的同志,除了那大嘴稍微正常点,哪个不饿的瘦瘦巴巴的,有点东西你们就留给打仗的战士们吃了,自己都不知道挨饿多少回了吧!”

韩烽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对新一团的全体炊事班成员们报以敬意,这是一群值得尊重的无名英雄,他们虽然不经常上战场,却在后方默默奉献,发挥着不亚于上战场的贡献。

他们更有着无私的精神,远的不说,韩烽刚才的话语并不是瞎说,相反,那正是新一团炊事班的真实情况,炊事班的战士们每日里负责千人的伙食,一日三餐,就算是困难时期的一日两餐一餐,那也够他们本就不多的几个人累的了。

况且这些可爱的炊事班成员们与韩烽认知的迥然不同,炊事班,听在谁的耳朵里,不管条件如何,似乎最起码是不会挨饿的,毕竟吃食全部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做菜的时候自己先尝尝,有好吃的了自己还可以开个小灶,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时候,炊事班的成员们往往是肥头大耳的,不难解释,吃得好呗!

然而这一切在新一团的炊事班里却是截然不同的,韩烽在没来炊事班之前就听说过,炊事班老王抠着呢,对大家抠,对自己更抠,一天的粮食,他总能给你吃上一天半甚至两天。

有一次团长下令加餐,往炊事班送了几麻袋少见的大米,战士们听说之后高兴坏了,午饭的时候一个个老早就排好了队,结果大锅揭开一开,娘的,居然还是稀的都快能照出人影的稀米粥。

战士们不开心了,李云龙也问,老王你他娘咋还给兄弟们喝粥呢?那能吃得饱肚皮吗?

结果老王竟是连团长的面子也不给,说,团里口粮本来就少,要一顿一顿的留着吃,可不能吃饱一顿,接下来天天就饿肚子了。

老王年龄大,手艺好,李云龙也卖他这个面子,他对战士们说:老子可是给兄弟们加餐了,没吃着?你们自己找老王说理去。

只是真的去找老王说理?老王说不定连稀米粥也不做了,直接改做野菜粥了,战士们哪里还敢有什么情绪,得,大不了多喝他几碗就是了。

于是战士们都知道了,老王是个抠门儿的,可是战士们接着就在佩服中发现,老王不止是对别人抠,对自己和炊事班的兄弟们更抠。

有一次战士们吃过稀粥晚饭,几个战士好奇炊事班的同志们都吃什么,是不是偷嘴了,趁机钻进炊事班一看,顿时震惊,炊事班的同志们正围着一锅又苦又涩的野菜汤喝呢!那白乎乎的汤面上,就连一丁点油星也看不到。

老王倒是镇定:晚饭做的少了,我们就做点汤凑合凑合。

这一来二去,新一团的战士们都晓得了老王的为人,再也没有人埋怨老王的抠门儿了。

至少别的团听说都断炊饿晕人的时候,新一团不是照样稀米粥陪野菜,吃的香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