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新一团的驻地上空忽然刮起了冷风,战士们穿的单薄,一个个哆嗦的龇牙咧嘴。

李云龙在炕上同样冻得上下牙齿打架,炊事班老王说给团长烧炕,被李云龙拒绝,他娘的,全团的兄弟们都还在冷风里哆嗦呢!团长自己暖和和的躺在炕上算怎么回事儿?不行。

这会儿老李倒是有些后悔起来了,早知道他娘的咱也别充好汉,这会儿指不定享受的像是他娘的土财主呢!

听说炊事班的灶房倒是暖和,李云龙突然动了心思,只是心里还在骂老王,这老家伙,真是越来越抠了,他知道团里的粮食不多了,战士们顿顿都带配着野菜过日子,可是早饭他娘的怎么也省了。

这都快晌午了,没有吃早饭的李云龙早就饿的两眼冒金星了,“虎子,虎子。”

虎头虎脑的虎子把脑袋探进门帘,“团长,您叫我?”

“废话,老子不叫你叫谁?你去,去给炊事班的老王说说,他娘的早饭也不通知了,天气这么冷,让他们炊事班中午做点热面汤,给兄弟们暖暖身子。”

“是。”

虎子转身去了,很快又返回来道:“团长,大事不好了。”

李云龙骂道:“你他娘慌什么?慢慢说。”

虎子喘了口粗气道:“团长,炊事班……炊事班的同志们都不见了!”

“什么?”李云龙哗的从炕上跳起来,瞪着眼睛道:“啥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有同志饿的不行,准备却找老王弄点东西吃,谁知道炊事班里一个人没有。”

李云龙道:“他娘的,老子上午还看到炊事班那边冒着炊烟呢!咋就没人了?”

虎子道:“那是炊事班早就放在灶里的柴火,大锅里焖着一锅的热饭呢!只是人没了,一个也没有找到。”

“他娘的,老子明白了,那烟囱里的炊烟是唬老子的吧!”李云龙似乎回过神来,若有所思道:“上回三班不见了,这回炊事班又不见了,我看八成又是三愣子那小子捣的鬼,他娘的,这小子真是到哪儿都不安分,本以为给他处分到炊事班能磨磨性子,没想到这才几天啊!把老子的炊事班都忽悠走了。

张大彪呢?虎子,你去把张大彪给老子叫来,另外通知战士们开饭,今天炊事班不在,让战士们自己把饭菜分分吃了。”

张大彪过来团部的时候也已经收到了消息,一进团部,他望见李云龙正恼怒的模样,笑道:“团长,三愣子那小子又不经命令偷跑出去了吧!”

“我看八成是这样,这小子,真是哪里也管不住他,只是不知道这小子这次又把老子的炊事班拐出去干啥去了,打仗?炊事班里连条汉阳造都没有,听战士们说,炊事班的锅碗瓢盆和菜刀锅铲倒是都不见了,他娘的,大彪,你说他们总不能是给小鬼子做饭去了吧?”

张大彪:“我看悬。”

李云龙:……

……一语成箴的李云龙若是知道真实情况,定然会拍着脑袋骂娘,还真是如他所料,韩烽带着炊事班给小鬼子做饭去了。

“站住,干什么的?”

看守安康镇进口的伪军拦住了早就化身穿着破烂的百姓的炊事班一行。

老王跛着脚将马车上拉着的粗布掀开,露出里面的锅碗瓢盆,菜刀锅铲,用讨好的苍老声道:“老总,听说咱安康镇里的顺孝一郎太君给父亲过六十大寿,需要会做中国菜的厨子,我祖传的一些厨艺,所以专门过来看看。”

那伪军一喜,连带着比划,在谄媚的姿态中扭头对旁边的日军说了几句。

“よかった、入ってくれ。(太好了,你们进去吧!)”

“太君让你们进去呢!记得好好做,给顺孝一郎太君的父亲做顿美味的寿宴。”

“是是是!一定一定!”

炊事班被放进去之后,一个伪军和一名鬼子跟随,负责带路,到了地方之后,顺孝一郎的下属接待了韩烽一行。

翻译官翻译来鬼子的问话:“你们是做中国菜的?”

老王露出慈祥的笑,点头道:“是的,我会做。”

“你会做什么菜?”

“佛跳墙。”

“佛跳墙!那可是一道中国名菜,我远在故国的时候就听说过这道中国菜,你真的会做这道菜?”

“是的。”

“那太好了,真是麻烦你们了,你们这就跟我去登记准备吧!”

老王将身后的马车让出来,露出里面炊事班的用具道:“这是我们的餐具。”

日军尉官道:“你们的餐具太陈旧了,还是用我们的吧!”

老王点点头:“也行。”

辗转间,炊事班一行被带到了顺孝一郎宴会众人的醉仙楼,这醉仙楼是安康镇的一家百年老店,早在清朝的时候,就已经开着,风风雨雨经历了百年,竟还是存在着,于是成为了一家极有历史底蕴的名楼,安康镇里的鬼子军官们平日里吃喝办事,都喜欢在这里进行。

这醉仙楼是一座三层楼,按照楼层的顺序显示客人的尊卑,厨房处于醉仙楼的最底层,炊事班一行进了雕梁画栋的醉仙楼里面,立马就有一股子文化与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底层已经人满为患,一眼望去多是些穿的人模狗样的汉奸伪军,为了巴结顺孝一郎,他们一早就备好了丰厚的礼物赶了过来。

又过了好些时候,才有日本军官礼貌的进了醉仙楼,将简单的礼物递给司仪之后,司仪喊一句礼物的名称,日本军官们有说有笑的往醉仙楼的二楼三楼走去。

在一名日军的监管之下,炊事班被带到了醉仙楼的灶房,好家伙,这可真是好地方,虽然还是火灶房,可是规模比起炊事班来,立马上了很多个档次,各种炊具琳琅满目,精致的装潢让没见过世面的瘦猴、小六几人目瞪口呆。

直到老王喊了一句:“没见过世面的丢人货,都别傻着了,准备开灶吧!”众人这才连忙开始忙碌起来,烧火的烧火,切菜的切菜,各种程序有条不紊,看的那一旁监督的小鬼子频频点头。

与此同时,醉仙楼三楼的一个小包间儿里,顺孝一郎也是个心细的人物,否则上面也不会把物资运输这样的重任交给他,他用日语问道:“听说来了一班厨子,还会做佛跳墙?”

“是的长官。”

“可检查清楚了?”

“是的,他们来的时候只是带着炊具,我们已经把他们的炊具丢掉,让他们用我们给准备的炊具。”

“那几个中国人没有问题吧?”

“长官,我有个下属擅长观察,他去看了一个时辰,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烧火的常年被火烤,脸色带着炭黑,瘦猴似的家伙择菜的指甲里经常带着黑泥,切菜的那个更是了得,一手刀工惊人,他敢肯定,这绝对是一班子长年累月做饭的厨子。”

顺孝一郎顿时放下心来,“能确定不是八路军就好,能够在父亲大人的宴会上吃到佛跳墙这样的名菜,真是三生有幸呢!等事后,记得好好奖赏这班中国厨子吧!”

“嗨!

然而可怜的顺孝一郎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老王一行的确是厨子不假,却偏偏就是八路军的厨子,八路的炊事班摸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只怕顺孝一郎做梦也不会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