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韩疯子全文阅读 > 046 真男人之间的征服

返回时,韩烽考虑到特训队员们的体能情况,刻意放慢了脚步,快要抵达山顶的时候,他带队的步伐甚至与快走没有什么两样。

可就算是这样,队员们依旧累的够呛。

终于抵达山顶,在山之顶峰的时候,残阳刚好下沉,半个身子已经一头扎进了西山,远远的望去,是苍凉落幕,却心系远方。

韩烽驻足,在这山之巅看如此壮观的落日,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境,落寞、孤寂、彷徨……

跟着停下脚步的朱大志憨笑起来:“教官,那太阳好像一块黄色的大肉饼。”

李海道:“还是牛肉馅的,奶奶的,要是这样的肉饼放在我面前,我能一口气吃五个,不,是十个。”

张二娃已经快要流出哈喇子,“肉饼儿……”

韩烽:……

所有的意境已经被破坏的一干二净,这群饿死鬼脱身的吃货眼中,大概不能将落日与任何的意境挂钩吧!

只是韩烽很快又自嘲起来,原来在笑话朱大志他们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沦落为最大的笑柄。

人生来就是为了活着,一切的伟大事业听来可歌可泣,可到头来也还是为了活着,为了民族独立的活着,为了百姓安康的活着,为了个人阖家欢乐的活着,终究只是这一个目的。

此刻望着这落日,韩烽想的更多,可未必见得就是优越,像二娃子他们这样糊糊涂涂的活着,只想着填饱肚子,只想着打鬼子,从另一种角度去看,不正是人生中最大的自知吗?

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的,这才是天底下最透彻的清醒。

“是啊!是很像一块大肉饼!可惜,却被西山给吃掉了。”韩烽喃喃自语。

“教官,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天色不早了,你们要是不想在这大山里过夜,现在就出发吧!”

队伍继续在万分的疲惫中前行,一直奔袭到山脚那来时的小路,这特训的第一天才终于算是结束。

被韩烽惩罚的周大牛二话不说,转身再次冲上大山,他的背影显得落寞孤单,与即将落幕的黑夜融为一体。

刘正张了张口,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徐丰收刚准备开口:“教官,大牛他……”

“你可以选择去陪他。”

韩烽这一刻的冷酷令徐丰收心惊,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向随性又大大咧咧的韩烽,居然还有这么严苛的一面。

徐丰收不再说话了。

韩烽转过身对特训队员们道:“明天的特训依旧如此,你们要是觉得待在这里可以恢复体力,你们可以继续待着。”

刘正道:“同志们,我们走,大牛他可以的。”

特训队员们在刘正的带头下一个接着一个地走了,徐丰收最后望了一眼韩烽那挺拔的身躯,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他真是越发的有些不认识这个最初还傻傻憨厚的新兵三愣子同志了。

……落日完全被西山遮掩之后,世界变成了黑幕的世界,四野静悄悄的,好在很快升出来的月光十分皎洁,将黑幕点缀出一片银色的光明。

大山上的小路隐约可见,在黑幕中望去,漫射出月色的银灰之后,像是给黑黝黝的山体缠绕上了几条银丝带。

韩烽在矗立中沉默,身形一动不动下死寂的如同一座逼真的雕塑,他仿佛看到了那远方大山的山路之前,一道身影在愤怒的力量驱使下奋力前行。

这股愤怒与不服气浓郁,搁着山体韩烽似乎都感受的尤为强烈。

就这样,在月亮快要升到半空的时候,一道狼狈不堪的身影从黑黝黝的大山里冲出。

周大牛喘着粗气,在黯淡中赤红着双目,“报告,教官……我……跑完了。”

这一字一句,仿佛都是从牙齿缝儿里蹦出来的。

韩烽点了点头:“你很慢,但总算是跑完了。”

两道身影在这话语落下之后一同陷入了沉默,平静如水的眸子与愤怒不平的眸子在昏暗中对峙着,半晌,周大牛的呼吸归于平顺。

韩烽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大牛,很不服气?”

周大牛咬着牙道:“是。”

“想揍我?”

“不敢。”

“没什么不敢,男人嘛!就是要活的痛快,鬼子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的?”

“这里就你我二人,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有第三人知道,明天天亮,一切该怎样还是怎样。”

韩烽对周大牛伸出了一只右手,左手背在身后,“来吧!你要还是个男人,就痛痛快快的发泄出来。”

“好!三哥,你自己说的!”周大牛吼着,离了韩烽只有几步的距离,在全身愤怒发泄的力道下像是一个人肉坦克一般冲了过去,他受到韩烽的话语刺激,并没有留手,全身的力量集于一拳。

可周大牛的实战经验太欠缺了,他这一拳若是对着普通人,加上他那壮实的体格,自然算的厉害。

然而在韩烽这样经验老道的高手眼中,周大牛这一拳的蓄力和发力太迟缓了,中间尽是漏洞和破绽。

韩烽在周大牛的拳头快要贴近自己的门面时骤然侧身躲开,同时横起右手,做砍刀状,直接砍在周大牛的腹部。

剧痛瞬间在周大牛的腹部漫延,然后迅速扩及全身,他的腹部就像是被鬼子的枪托撞了似的,撕裂式的痉挛。

冷汗直接密布额头,周大牛像是虾米一般弓着身子望着韩烽,目光里已经生出几分畏惧,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

“大牛,来,继续啊!男人,这点痛算什么?”韩烽还在刺激周大牛,他要的,就是周大牛的全力发泄。

果然,周大牛就像是再次被点爆了脾气的公牛,再一次对韩烽发起了悍然无畏的冲锋……可惜一切终究是徒劳的,周大牛满肚子的怒火和骄傲,被从始至终左手背在身后,只动用了一只右手的韩烽彻彻底底地践踏在了脚下。

鼻青脸肿的周大牛看到平静中的韩烽再一次向他招手,什么狗屁的傲气和脾气,全部成了扯淡,连忙耍赖式地卧在地上,“教官,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再不来了。”

韩烽不坚持了,他在对自己有着畏惧的周大牛身边坐下,一屁股砸在泥土地上,道:“大牛,你现在懂得我对你们特训的目的了吧?”

周大牛咽了口唾沫,“三哥,你的意思是,你这身手就是特训练出来的?”

“是。”韩烽并没有撒谎,特种训练深刻骨髓,他生生世世也难以忘怀。

周大牛震惊了,很快又惊喜起来,他连滚带爬地在激动中从地上站起来,冲着韩烽恭恭敬敬地敬了个军礼,大喊道:“报告教官,学员周大牛,在今后的特训中再不会有任何的偷懒,对教官的命令再不会有任何的质疑。”

“好,那就回吧!”

两人借着皎洁的月色,并肩向新一团驻地返回,只是周大牛偶尔望向身旁的身影,还是会忍不住打上几个哆嗦……这疯子教官,下手太特么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