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多钟的时候,周至水等人纷纷从睡梦中被惊醒了过来。

只是在惊醒过来之后,并非第一时间里,就拿起了放在身边的武器。

因为这并非是到了这样的一个时候,又出现了什么样的变故;而是在睡梦之中,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巨大飞机起降时的噪音。

等到他们一个个的,纷纷从帐篷中探出了自己的脑袋之后,就能看到一台巨大的运输机,降落在了中途岛上的那一条半土质的跑道之上。

这样的一幕让周至水他们知道,这是接他们的飞机到来了。

于是,在上午的10点钟的时候,周至水就带上了50名精选出来的行动队员,坐上了经过简易保养的伊尔76运输机。

而方舟年的话,则是带上了剩下的人员和舰队继续的留守在这里。

就这样,周至水等人开始了一场漫长的飞行。

也就是在哈瓦那机场稍微的停留了一下,在机舱中吃了一份丰盛的盒饭;然后补充了一次油料的伊尔76运输机,又再次的升空而起。

最终,据说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即将在甜水沟子城机场降落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到了凌晨。

而在哈玩那吃盒饭的时候,周至水就很是惊讶的意识到了一点:

特么!这些人居然没有吹牛逼,那个什么尼古拉斯·彪哥大人,搞不好真的是统治着那么多的地盘……

凌晨1点钟出头的时候,甜水沟子城中的大部分的人,此刻早就进入了甜美的梦想。

只是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甜水沟子城机场的那些值班的工作人员们,却是忽然惊讶的发现,机场这边一下子来了好多的大人物。

其中有着自家的领主尼古拉斯大人,甜水沟子掌上明珠一般的茉莉小姐。

还有着第一白纸扇杨顾问大人、他们所属空中部队的大佬李浩。

以及,参谋部的部长张铁柱、科学院的副院长温御、农业部的部长朱大聪、炮兵总监钨钛镭、前武术总教头云寒、他的副手鬼舞等。

总之,在这么一个相当迷惑的时间点上。

忽然出现在了机场的上百号人中,其中貌似最低的一个身份等级,都是他们这些人、人生终极梦想一般的黄卡身份等级。

持有人在甜水沟子城中,也是属于中层人物。

唯一让机场工作人员们,心中感到异常疑惑的是:

为什么?这些人要么如同尼古拉斯大人一样,属于在甜水沟子的系统中,有着公认最为尊贵的一个东方古国的血统。

要么就是有着一个明显东方姓名的同时,也具有一部分的东方古国血统。

另外,这些人手里大都是搂着一个盒子,一脸少见的肃穆之色。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一脑门的疑惑,,他们也不敢上去多嘴问问,只能是老老实实的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坚守在了这样的一个岗位上。

那啥!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

当然是胡彪和杨东篱两人,带着一群流落在异域多年的游子,又或者是游子的后裔们,等待着来自于故土同胞们的到来。

再说了,貌似张铁柱等人以私人的身份,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拜托对方帮忙一下。

而这样的一个事情,其实放在对方离家的时候在拜托,貌似才是最为合适的时候。

只不过当胡彪与杨东篱商量了一下,认为还是一见面就展开比较好,那样会更快放下对方的戒备,有利于后面的合作商谈。

至于其他像是老瘸腿、牛头人戴夫、黑叔叔奥妮儿等人。

这些人虽然在甜水沟子的身份和地位足够了,但是与来人之间毕竟少了那一股血脉上的天然亲近感。

胡彪寻思着这么晚了,就没有必要的带着一起过来熬夜。

“李浩!去接人的飞机还有多久才到。”

抬起手臂,看了一眼腕表上面的时间之后,正站在了机场跑道一侧的胡彪,嘴里是如此的问了一句。

听到了这样一句询问后,李浩连忙回答了起来:

“不久之前才是联系过了一次,那一架伊尔76上的机组人员他们报告,说当时已经飞过怀恩多特小城的上空了,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话音才是刚刚落下,在胡彪的氪金狗眼之下,就能看到远处的天空中,就出现了一架打开了灯光的飞机。

顿时,他发现身后的土包子们,情绪很是有点躁动了起来……

******

话说!周至水现在懵逼的厉害。

哪怕自从到了那什么中途岛之后,开始接触到了‘甜水沟子’这个听起来,先是东北地区的某个小势力之后,意外的情况那是一件接着一件。

但是当他在凌晨时分,抵达了甜水沟子的总部,应该是在原密歇根州地区,如今一个叫做甜水沟子城机场降落之后。

这样的一个让他震惊和懵逼的情况,那是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果然,如同周芃女士之前在电报中说的一样,这是一个由华裔领导的北美势力。

可当那个自称中文名字叫做胡彪,外人称为尼古拉斯·彪哥的华裔领主,带着一群华裔手下高层迎接上来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无比的梦幻。

想到不到自家的同胞们,在北美大陆居然是能混的这么好。

甚至说的不好听一点的,比他们在老家还像还要滋润一些。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在这种距离着本土上万公里的遥远土地上,见到了这些有着黑头发、黑眼睛,一嘴普通话的同胞。

瞬间之下,周至水就感到了一个天然上的亲切感。

当然,他还是知道本次过来所肩负的重要人物,这样的一个亲近感之下,还是不至于让他放松该有的警惕性。

然而在很快之后,当更加让人震撼一幕发生的时候,他所有的警惕都是烟消云散了。

只见胡彪身后一个壮实的汉子,手里搂着一个盒子迈步上前之后,对着他‘啪~’的就是一个PLA的标准军礼。

少顷之后,那汉子嘴里大吼一样的声音报告了起来:

“报告!原北美战区华国远征军、第39师337团二营一连少尉副排长张大彪,请求归队。”

喊完之后,在‘唰~’的一下子,将手里盒子上递送了过来的同时。

那个汉子在周至水面前,小声的解释了那么一句:

“鄙人张铁柱,现任甜水沟子总参谋部部长,张大彪是我爷爷,这里是他的骨灰和兵牌;当前老爷子在死前,唯一的一个愿望就是能回归故土,所以麻烦周上校了。”

闻言之后,周至水面色肃容了起来。

他当然能够明白,以上简单的一段话中那么沉甸甸的内容,还有一份无比真挚的感情。

拿起了盒子上一个有些年头了,单依然是保存的雪亮,一点锈迹都没有的兵牌看了一眼注资后,果然是看到了刚才张铁柱嘴里,说报出来的一系列番号。

为此,他同样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嘴里也是这样大吼了到:

“时隔60载、山河已无恙、英雄归故乡!张大彪少尉、我代表郭嘉和民族同意你的归队,我周至水一定会将你带回去。”

在这一刻,在场的一众华夏后裔的老爷们,眼眶莫名的就有些发红了起来。

当年为了这个星球共同的命运,前后有着多批、数百万的华国远征军,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留在了这样异国的土地上。

所以,张大彪的归队只是一个开始而。

当周至水郑重的将骨灰盒和兵牌,暂时的交给了一名手下的战士后;李浩也是以标准的PLA军姿走了出来。

嘴里接着大吼到:“报告!原北美战区华国远征军、第39师337团一营一连上等兵李孝雄,请求归队。”

接着,又是多个的声音连续响起:

“报告!原北美战区华国远征军、直属重炮2旅1团副团长中校钨卫国、请求归队。”

“报告!原北美战区华国远征军、第35师装甲团一营军士长李大志,请求归队。”

“报告!原北美战区华国远征军、第40师直属侦察连中士刘大军,请求归队。”

“报告!云左军、祖籍鲁省聊城,没当过兵、但是杀过不少兽人入侵者,请求一起跟着回家……”

在这样一声声充满了故事的报告声中,一个又一个的骨灰盒被递送了上来。

但是在这些骨灰盒中,其实只有少部分中有着骨灰,其他更多的只是一把头发,甚至是一件破烂的衣服。

可就算是这样,一点也不妨碍周至水以无可挑剔的军姿,向着这些先辈们表达上自己最高的敬意。

并且,下定了一定要带他们回去,埋葬在故土之上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