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三楼窗边,陆铮目光遥望寻找,只见天边日头快要彻底落入地平线,天色已经变得阴沉而晦暗,让人心头压抑。

而比这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在遥远城区边缘的方向,有数道狼烟和烟火信号冲天而起,直插天际,配合着笼罩城区的钟声,透露着十足不详的味道。

“那......好像是东城门的方向?”

此刻,席北月也跟着来到窗边,目光眺望中脸色不安:

“这警报......是有什么可怕的邪魔出现了?可是现在还没有入夜......”

席北月显然也知道这警报代表着什么,陆铮却是顾不上回答,当机立断转头对着不明所以的城寨众人:

“抱歉各位,这是除魔司和城防军的特殊警报,只有极为可怕的邪魔出现时才会发出。我是除魔司副尉,必须要过去看看,恐怕要先失陪了。”

西疆大塞中,每年百余起邪祟降临的恐怖事件,其中九成都是最低的灵级,另外不到一成就是鬼级,至于凶级,一年都未必会出现一次。

但是,凶级警报一旦出现就代表着城区安全将出现极大威胁,按照除魔司的机制,一旦凶级警报发出,所有没有紧急任务在身的除魔人都必要第一时间前去支援,陆铮作为除魔司的副尉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极为可怕的邪魔?”

城寨众人不太清楚除魔司对邪魔危害等级的划分,反而颇有一些好奇,徐虎和宋渊问道:

“阿陆,要不我们和你一起去看看?”

灵、鬼、凶、灾、恶中,只是鬼级下等的邪魔,都必须要血气境的大高手出动才能应对。而凶级十分少见,凶险危害程度比起鬼级何止可怕十倍,陆铮断然摇头:

“这种程度的警报,代表着降临的邪魔十分恐怖,普通武人别卷进去十有八九都要横死当场,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待着,等我回来再说!”

一下就对这警报的含义有了概念,众人脸色不由的一凛。接着还不等他们再说些什么,就见陆铮身影一闪,就已经从窗户一跃而出,落地之后直接向着东门的方向赶去。

食为仙距离东城门也就十余里的路程,此时街上还可以见到不少的贩夫走卒、行人客商,这些人在压抑的钟鸣之下显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无不隐带慌张之色的加紧赶路、寻地躲避,像是在逃难。

这样混乱的景象中,陆铮的身影风驰电掣,宛如鬼魅般在街上奔行,极短的时间就穿过一条条街道,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便凭借鬼魅般的速度穿过十余里城区来到城门附近。

高耸的城墙和滚滚狼烟赫然在望,而到了这里,街上的平民基本已经不见踪影,不知躲在了哪里,只看见到处都是一队队的披甲士卒,汇集于城墙上下,奔行呼喝之间透露出无比的紧张和肃杀:

“快快快!东九队,东十队,跟我上去!”

“七队、八队,去帮弩炮队把所有破甲箭都运来!”

“火炮兵,火炮兵就位!调整角度!”

轰隆隆的车轮碾动声中,陆铮在街角隐约看到,足有数丈高的城墙炮台之上,一架架巨大的弩炮,一座座漆黑的火炮,都被推动着,调整着角度。

一种无形、令人窒息的氛围,已经彻底笼罩在了这方城区。

“什么情况?”

城中并没有发现邪魔和激烈战斗的痕迹,这幅情景显然和之前预想的不太一样,陆铮不由得眉头紧皱,立刻上前拦住一队匆匆忙忙准备奔赴城墙的士兵,出示了自己的副尉腰牌:

“我是除魔司东城分部副尉陆铮,出了什么事情,邪魔在哪里?”

被拦下的小队中,领头的黑脸汉子喘着气回答道:“大人,不是邪魔,是有邪异种来袭!而且马上就要接近大塞了!”

“邪异种?”

陆铮眉头一拧,立刻追问:

“在哪里?”

“大人上城墙一看便知!”

领头的黑脸汉子不顾上过多解释,告罪一声后便带人急急忙忙的离开。

陆铮目光闪动,二话不说,当即持着身份符牌,登上城墙。

邪异种,是其他非人类生物邪祟入体、异化畸变而形成的恐怖怪物。当初在白龙山城寨时,那头袭击城寨‘血飞龙’给他留下的印象可以说是十分深刻。

而且根据除魔司内部的卷宗记载,无论是西疆大塞还是周边城池,时常都会遭到邪异种的袭击。不过大多数来袭的邪异种也不过灵级,偶尔有鬼级危险程度的,也都被城卫队的精锐拦截剿灭,但像是今天这样惊动半个城的警报,却是不多见。

几个呼吸的功夫,持着身份令牌的陆铮登上数丈之高的城墙,只见城墙上一架架重弩、火炮无不严阵以待,而在这些重型军械的旁边,一个个持弓的士卒更是严阵以待,死死的盯着远处。

陆铮顺着这些士卒的视线举目而望,以其非凡的目力顿时就隐约看到,城外数里外,大片大片的农田的上空,正有一片仿佛蜂群的模糊阴影,四下飘忽盘旋,好像正在捕捉着什么一样。

那是什么?

陆铮顿时眉头直皱。

那一片模糊的阴影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邪恶和不详,但是阴沉天色和数里远的距离,哪怕是他的眼力也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陆铮四下搜寻,正好看到不远处的城墙垛口处架了一支粗糙的千里镜,当即来到跟前,调准角度,透镜而望。

这一望,便让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因为在他经过数倍放大的视野中,远处那一片飘忽盘旋的阴影根本不是什么蜂群,而是一颗一颗飞舞着的......人头。

人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都干瘪黑青,神情狰狞,不知道生前遭遇了什么,乍一看恐怕有数百近千之数。

而数百颗黑压压、密密麻麻的死人头颅,就这么被一根根漆黑的触手串联着,组成了了一片蜂群般的扭曲集群,漫天飞舞,无限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