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泼辣恶妇一起前来的,共有五名纹身大汉。在这女人的一声令下之后,有一人准备去将‘中医针王’的匾额摘下来;有两人则是准备砸东西;最后的两人则是狞笑朝着蒋飞走过来,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模样。

其实在他们看来,蒋飞虽然个头不算小,但却并不强壮,战斗力更不可能有多高。一个整天做办公室的医生,能有多大的战斗力?他们一个人就足够解决了!

不过他们为了防止蒋飞逃走,两个人出手跟稳妥一些。

“你们想干什么?住手!”林茉莉冷着脸,有些焦急,立即就拿出了手机要报警。可惜这个举动,对于得到了高恒源支持的几人来说都毫无威胁力。

要是他们单独找蒋飞的麻烦,自然是害怕会有警察来。但是现在有高恒源在背后撑腰,他们那里还会怕。

“你打电话报警啊,打啊!”一群人本来都准备动手了,看见林茉莉拿出电话要报警,反而暂时停下,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那模样,就像是猫抓老鼠时,并不心急,准备要慢慢的玩才有乐趣。

蒋飞见状,就大致能猜到一点了,于是眼神开始四处转悠起来,努力寻找线索。这群人如此的有恃无恐,怕是报警还真不管用。很快,现了情况的蒋飞就对林茉莉摇了摇头,将她的手机按住,让她不要报警。

“蒋飞,你干什么啊!他们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跟他们置什么气啊!快点让我报警。”林茉莉焦急的说道。

“报警也没用。估计警察早就被他们收买了……哦,不对。”蒋飞眼神透过人群,看向了诊所外面站着的两个年轻人,眼神与高恒源的眼神碰撞在一起,说道:“应该是被那个混蛋给收买了。”

林茉莉一愣,顺着蒋飞的眼神往外面看过去,顿时也现了高恒源,愤怒的惊呼一声:“是他搞的鬼?!”

本来刚刚被受封中医针王,心情愉悦得很的蒋飞,这时候眼中自然而然的也变得充满了怒气,冷声说道:“不仅仅是这次,恐怕你被公司辞退的事情,也是这个混蛋搞的鬼!”

蒋飞说话的声音不小,人群外的高恒源听见了,没有否决,也没有开口。反而颇为畅快的点了点头,表示这件事的确是他做的。朝着蒋飞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挑衅动作后,才嚣张至极地说道:“你们还不动手,还在等什么吗?”

恶妇几人闻言,便不再等待,冷笑道:“既然你们不报警,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顿时,五名大汉就再次动了起来。就算恶妇自己,也撸了撸袖子,准备亲自上阵对付林茉莉。她早看林茉莉不爽了。

围观的众人中不乏有血性的汉子,这时候报警是没用了,瞧见这些人要打蒋医生,自然是站不住,蒋飞可是他们恩人啊!所以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满脸愤怒。

这些黑.社会,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这么做!

但奈何这几人的气势太吓人,坏人得很明显,所以一时之间虽然个个摩拳擦掌,但是却就是没有谁敢第一个动,做出头鸟。

“动手?”这时候蒋飞确实不慌不忙,嘴角微微上翘,一把将林茉莉拉开。上次在苏楠的诊所里面,他心里还有点怵这个几个职业流.氓,不敢跟他们大打出手。至于现在嘛,他那里还需要怕,他学会了轻功三叠云之后,还正没有用武之地呢!

唰!

林茉莉还没有反应过来,蒋飞就又像刚才那样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放在柜台上的一根针灸用的细针。

蒋飞升级之后,本来就在基本属性的敏捷上加了一点,敏捷变成了2.2。他就算不使用轻功三叠云,度也是普通人的2.2倍,更何况使用了三叠云,就更是快到了惊人的地步。

众人感觉蒋飞就像是变成了一道风一样,无迹可寻。两名朝着蒋飞扑过来的大汉不但没能抓住蒋飞,反而两人在下一瞬间就惨叫一声,纷纷脸色大变。他们刚刚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头歪眼斜,脖子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整个完全收缩,身体掌握不了平衡,竟然‘啪’的一声响,直接斜斜倒在了地上!

“啊~~”两名大汉像是死了妈一样,满脸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其中一个说:“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右手感觉不到存在了……不对,我的右半边身子,都完全感觉不到存在了!”

另一个也带着哭腔道:“我也是!我站不起来了!我残废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这两人的神经顿时就挑断。他们今天只是来找麻烦的,要是因此变成了残废,半身不全,那可怎么办啊!

跑过去拆墙壁上匾额的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要继续跨上凳子,将匾额取下来摔成两半。

可是他刚迈动右腿,就感觉作为支撑的左腿变麻,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不能再站稳,和刚才那两个人一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不过他比刚才的两个人还惨。刚才的两个人虽然内心惊恐到了极点,但是至少不怎么痛,还能大呼小叫的表示内心的惊恐。

但是这个来取匾额的家伙,却是不但一条腿失去了直觉,而且还感觉小腹处疼痛得要命,就像是被捅进了一把刀子,还在狠狠的绞动一样!而且,他又像是被人点了哑穴,张大嘴巴,却不出一点声音来,只能流着汗水,流着眼泪,痛苦不已。

“真是找死!敢动我中医针王的牌子,活该你受罪!”蒋飞站在这人面前,脸上有着愠怒地说道。

刚才要袭击他的两人,他只是在他们的肩井穴上狠狠地扎了一针,让他们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就像是残废一样。

而这个人,想要动他的牌匾,就相当于要动他的‘中医针王’头衔,这就让蒋飞很愤怒了。比袭击他还要让他生气!

这针王头衔他才刚刚得到,还没有来得及和人分享,还没有被别人尊崇呢,怎么能就被取下来?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啥也不说,直接‘唰唰唰’地给这个家伙扎了三针,让他痛不欲生,还不能叫出声来,只有将所有痛苦的眼泪都流回心里去!

蒋飞不会打人,因为他知道打人是不对的。而且最关键的是,打人容易留下把柄,到时候警察来了,说不定会追究他的责任,说他是防御过当。

毕竟看这阵势,警察是早已经被高恒源这个**给收买了,是沆瀣一气。所以他现在还是谨慎一点好,免得被对方颠倒黑白。

他作为中医针王,一身针灸术出神入化,对于人体的各大穴道无比熟悉,用针出手再合适不过了。这样即使伤了人,也不会被人现端倪,就算以后去医院鉴定都查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