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双手在老人的腹部不停的按摩推拿着,左右旋转,这是按摩前的无痛入针的手法。等到蒋飞的手指关节在老人的腹部微微热烫,血疹上的脓水都完全被抹去的时候,蒋飞从林茉莉手中接过了银针。

唰!唰!

双手齐出,都是神针八法中的‘提气法’,以闪电般的度,在老人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插入了老人腹部的足三里、中脘两处奇经八脉中的重要穴道。和以往一样,蒋飞当针灸开始的时候,就是全神贯注心无旁骛的时候,完全沉寂到了其中。

他双目炯炯有神,一双手上的十根手指无比的灵巧,宛如翩翩起舞一般,时而旋转两更银针,时而深入或者浅出。两根八寸长的银针抖动个不停,宛如蜂鸟的翅膀一般出震颤,为蒋飞传递出老人肚子里的情况。

其他围观的众人,这时候也慢慢的习惯了老人身上的腐朽味道和恐怖症状,虽然仍然捂住鼻子,想要呕吐,但也没有刚才那么刺激了。

所以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仔仔细细的看着传说中的中医针王蒋神医替病人针灸。

要知道,这位病人可是被京城的大医院都下了死亡通知单,最长活不过三个月的啊!

而且,三个月其实还是说长了。这位老人据描述,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了,几乎都快要断气,怎么可能还活得了三个月这么长的时间?

照这样下去,怕是活一周都很难!

“也不知道蒋神医,能不能医治好这位绝症的患者。”所有人心中都在猜测,等待着结果,好奇得很。

要是一般得医生,他们肯定不会觉得有机会。但是蒋飞名声实在太强大,来蒋氏医馆的人几乎都听说过蒋飞的事迹,将蒋飞视为神医。

既然是神医,那肯定就能做到不一般的事情,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呢?

蒋飞全神贯注,精神力高度集中,在外人看来简单无比的单调动作,不一会儿蒋飞额头就开始出现一层细汗。

这位老人的病状并不比叶镇南老爷子的双腿瘫痪低,甚至蒋飞要将对方治好,还得花更大的精力才行。

先是神针八法中的‘提气法’,然后又是‘留气法’连续天枢、太冲、内关三处穴道,大补大泻,每一次不仅仅十分耗费蒋飞的精神力量,就算蒋飞的体力也会消耗很多!

因为这时候蒋飞全身上下高度集中,全身肌肉紧绷着,这比普通的干重活时还要更加的劳累。

林茉莉在旁边看着,不由得有些心疼,连忙用湿毛巾帮蒋飞擦拭汗水。

蒋飞用他的医术,用他的针灸术获得了很大的荣誉,获得了无数人的敬仰和感激,但是他每次的付出,也照样很大啊!

所有的收获,都是有付出的,并不是不劳而获!

唰!

约莫七八分钟后,蒋飞眼神骤然一亮,看见早已经闭着眼睛,额头上汗水比他流的还多的老人,忽然面部表情变得奇怪起来,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抖动,眼皮也再挑动,似乎随时都要睁开一样。同时他的喉结也可以清晰的看见在上下移动。

蒋飞想也不想,双手齐用,瞬间将两根银针从老人腹部拔了出来。同时蒋飞拉着林茉莉迅往后退去。

就在林茉莉有些愣,想要问怎么了,众人也以为蒋飞针灸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的时候,老人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有没有盆子?快拿个盆子来!”蒋飞来不及解释什么,直接大声喊道。

可是所有人都还在震惊,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呢,哪里有人理会他。蒋飞眼神四处扫视了一下,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垃圾篓,于是一个疾步窜了过去,短短两三秒钟就将垃圾篓拿到了老人面前。

这时候睁开眼睛的老人终于镇不住了,喉咙剧烈的起伏着,然后猛地张大嘴巴,也不顾这里是在办公室,开始狂吐起来。

“呕—————”

翻天覆地的呕吐声开始,老人直接跪了下去,脑袋放在垃圾篓上大口大口地狂吐了起来,歇斯底里,放佛要将他那臌胀肚子里的所有东西都要给吐出来一样。

吐出来的东西全部都是一些黑乎乎,无比恶心的玩意儿,同时伴随着和毒气弹没什么区别的恶臭味。如果说之前老人身上的恶臭味就已经让人难以忍受的话,那么现在这种恶臭味,已经足够将人活活给熏晕过去!

就比如现在,当这股恶臭气味毫无征兆的蔓延出来的时候,还真是有好几位患者以及带着口罩的护士,都开始忍不住武者嘴巴往外面跑,开始找垃圾篓大吐特吐了。

蒋飞此时脸上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着狂吐不止的老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就像是他闻不到这股恶臭味道一样。

……

蒋飞当然会闻到。

所以他很快就接过了刚才林茉莉给他擦汗水的湿毛巾,将嘴巴鼻子暂时捂住。这种臭味,很少有人能够忍受得了。

他又不是没有触觉和嗅觉,也知道这种腐烂味道不好闻,也知道这些脓水很不好受,平时他怎么也不可能去干这种事情,去触摸这种东西。

但是当他作为医生的时候,要替病人治病,他就顾不得这些了。刚才他总不能像刘志宏一样,因为老人身上有味道,就恶语相向,直接拒绝给人家医治吧?

蒋飞也不可能做戴手套之类的隔离举动。他作为一名医生,要顾及病人的感受,这是最基本的医德。

而且他刚才针灸时,要是戴上手套,也会大大的影响针灸的效果。

“阿爸,你怎么样了?”老人的两个儿子,看上去蛮有文艺气息扎鞭子的大儿子顿珠和憨厚老实一点的桑珠,这时候一左一右在老人身边,也跪在了地上,拍打着老人的后背,帮老人缓解这呕吐的痛苦,焦急的问道。

他们也不懂医术,也不知道这情况是好是坏。

不过不管情况是好是坏,他们现在都不会再去责怪蒋飞,哪怕他们阿爸出现意外,他们也是无怨无悔。刚才的情形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蒋飞不但是一名神医,而且也是一位真正的好医生,和他们之前遇到的所有医生都截然不同。

只有蒋医生,再给他们阿爸治病的时候,才是全神贯注,才是真心治病,而没有任何一点的敷衍和嫌弃。

不管怎么说,这位蒋医生都已经尽力了。

而老人这时候狂吐不止,几乎都将本来空空如也的垃圾篓给吐了一小半,一次比一次来的凶猛壮烈,几乎要将肝脏等器官都给一并吐出来一样,根本没有心思,也没有办法回答他两个儿子的问题。

不过,当他不停呕吐的时候,他那肿胀如同孕妇的肚子,倒是还真在满满的缩小,虽然没有恢复成普通人的样子,但的确已经减小了很多。

蒋飞走过去对两名男子笑着说道:“不用担心,你们阿爸这条命现在算是活过来了。没事了。”

“真的吗?”脑袋扎着辫子的顿珠闻言顿时双眼灼灼地盯着蒋飞。眼中充满了惊喜、不敢置信、有点害怕这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蒋飞笑着说道。“快将衣服给你们阿爸穿上,针灸过的穴位不能吹风太久。”

“好的。”两兄弟闻言终于惊喜无比。

既然蒋飞这么说,多半不会假了,毕竟这是一位声名远播的神医啊。两人在帮老人穿衣服的时候,弟弟桑珠忽然惊喜地说道:“阿爸的肚子没有那么臌胀了,变得柔软了很多!”

他们阿爸的胰腺癌一直最大的问题就是肚子里面太肿胀,他们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所以他们阿爸一直没有胃口,即使感觉到很饿,但是也不想吃东西,勉强硬撑着吃进去东西,也是马上就会吐出来。

而现在肿胀的肚子变得柔软了,那不就是代表病情好转?

老人呕吐得差不多了,终于抬起头来,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马上又被两兄弟扶着去卫生间了。

上吐了之后,自然还得下泻,才能将肚子里的东西完全弄干净。

终于,十多分钟后,医院办公室恢复了平静,本来空气中飘散的恶臭味也在窗户打开了之后,慢慢飘散出去。只不过这时候医院里的人,却越来越多。

现在大家都心情有点激动,在等待着看蒋飞救人的效果如何呢。

顿珠桑珠两兄弟将有些虚脱、脸色惨白的老人从卫生间扶出来之后,议论声就再次开始了。

如果是一般人,脸色像老人这样苍白,肯定是大大不妙的。但是唯独老人这样,却让众人觉得蒋飞医术高。

因为之前老人来医院的时候,脸色不是苍白,而是黑灰色的,看上去完全不正常,就像是脸上都有淤血,完全肿胀起来了一样。

现在,至少肿胀完全消除了。

甚至,老人身上现在都没有刚才那么臭了!

“老人家,感觉怎么样了?”蒋飞虽然有些疲倦,有些劳累,但还是笑着问道。

他此时是自信十足的。

老人还没有说什么,他的两位壮汉儿子,此时却是眼眶泛红,二话不说就对着蒋飞跪了下去。

咚咚咚————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两人额头重重撞在地板上,磕头感谢!

————

【保底第二更!感谢各位的月票支持!鞠躬啦~~~】

【额,还有这两章更新,真不是我故意要放在饭点更新的啊。而是写完了就更新,觉得拖着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