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的声音连续不停,每一次都是额头和地板实打实的碰撞,有些刺耳,也让周围观看到这一幕,本来还说话吵闹个不停的众人安静下来,眼眶微微湿润。

不管是其他患者,又或是蒋氏医馆的工作人员,都被这一幕所震撼,所感动。

蒋飞一向都是有点喜欢张扬,喜欢受人尊崇。

但是本来还面带笑容他,看见这一幕时脸色一惊,赶紧走过去将来两名男子扶住。两人还不愿意,还想要继续磕头表示对蒋飞的感激。可是他们两位力气远普通人,身强体健的壮汉,此刻被蒋飞抓住了肩膀,竟然一时之间挣脱不开,无法继续再磕头了。

蒋飞人物等级升了两级,虽然从来没有加过力量这一基本属性,但是每升一级他的力量都会自动增长o.2,现在的他已经是1.6的力量属性,相当于是普通成年男人的1.6倍!单这力量,蒋飞就不比两名壮汉的蛮力低多少。

再加上蒋飞现在堪称太极拳高手,太极拳最擅长的就是以柔克刚,蒋飞随便的一个手势就会包含有太极拳的韵味。他以一敌二,要将两名壮汉给扶起来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

“蒋医生,你就让我们兄弟两人再给你磕两个头吧!要不是你,我们阿爸绝对好不了!”两名满脸横肉,看上去很凶神恶煞的男人,此时却是额头磕得红肿,眼眶也泛红,泪水都在打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没有半点虚假的成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就算是铁骨铮铮的汉子,照样也有眼泪。

老人也是浑浊得老泪纵横,有些颤颤巍巍地说道:“蒋医生,你就让他们磕头吧。这是你对我们一家人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

蒋飞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必如此。我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是我分内该做的。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们何必这样感激我。”

“不是的,不是的。”老人摇头。

他有些虚弱,站着看着又要倒下去的样子,两兄弟连忙又将老人扶着坐下。“我们这些日子来去了不知道多少医院,求了不知道多少医生。只有蒋医生你,才一点也没有嫌弃我。只有蒋医生你,才全心全意的帮我治病。蒋医生,你是个好人啊。天大的好人啊!”

一般时候,听见人这样夸奖她,这样感激他,蒋飞肯定会高兴坏了,会忍不住洋洋得意。

可是这时候,听见这些话语,蒋飞却心里沉甸甸的,很不是滋味。

他觉得只是做了自己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这在患者看来,竟然感动成了这样子!这实在是有些悲哀的事情。

现在社会大致也是如此,医德两个字,恐怕很多医生心中根本就不会有。医生嫌弃病人,就像之前的刘志宏,根本不是什么新闻。这就跟农民工进城一样,处处受到歧视,是这个社会畸形的一面。

像这位老人的病,虽然很棘手,情况已经恶化到了一定的地步,如果不医治,的确是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了。但是如果那些三甲级的大医院,那些特级的专家教授,如果真的愿意给老人家治病,动手术,成功率肯定还是不小的。

但是这三人却求医无门,没有医院愿意给他们治。

这其中的原因恐怕有很多。老人的病很棘手、身上的恶臭味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恐怕也是这三人看上去应该不是太富裕,钱不多,支撑不起昂贵的开销。

现在政府已经在尽力完善医疗条件这一块,但是作为一名医生,还是一名在大医院工作过的医生,蒋飞太了解其中的猫腻了……

如果这位老人是什么有钱人,或者当领导的干部,别说他身上的血疹恐怖,一身恶臭,就算是老人身上全是屎,也照样有很多的医生愿意为他尽心尽力的诊治!

人是生而自由,生而平等;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你在说梦话呢?

就像今天这老人,要不是恰好遇见了蒋飞,恐怕最终的结果,就只有回家等死了。

蒋飞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言,只好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问道:“老人家,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三人听见蒋飞这么问,脸上都有些难堪,脑袋上扎着辫子的顿珠尴尬着说道:“我们昨天住在半边街的一家小旅馆里。不过今天一早,我们就被老板娘给赶走了……”

顿珠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也没有解释原因。

因为这个原因很好猜,不用说也知道。无非就是旅馆的老板现了他的旅馆内注入了老人这样一位‘人形毒气弹’,严重影响了旅馆的档次和环境,所以毫不留情的将三人给驱逐了。

老人说道:“没关系。现在我感觉我已经好了很多,已经能够感觉到肚子饿,很想吃东西。我的病应该已经被蒋医生你治好了,我们可以今天就坐车回家。”

蒋飞却是摇了摇头。

老人的病是因为恶心肿瘤迅扩张,导致了血液供应不足,病毒外泄,引起了经络不同,中焦堵塞,所以肚子才会肿胀无比,没有胃口吃不下去饭。时间一久,更是让身体的局部坏死、溃烂,肿瘤病人免疫系统本来多受到抑制,使得皮肤表面的血疹易生感染。

感染的细菌在分解坏死组织的同时释放**的、具有恶臭的气体,所以血疹会破裂化脓,破溃后会散出恶臭。

现在蒋飞将用神针八法的‘提气法’和‘留气法’双管齐下,足足扎了几十上百针,采用大泻的手段,刺激老人的肠胃,将他体内的毒素全部给上吐下泻弄了出来。

现在拍了毒素后,老人的命倒是保住了,但也不能说这样就完了。老人现在经过这么大泻的方式清除毒素,身子太虚了,这样回去不能补一下气,不能固本培元,恐怕用不了多久照样也会嗝屁。

最好的方法,是让蒋飞以后每周都给他针灸调理补气。

“蒋医生,我阿爸的病还有什么不妥吗?”顿珠看见蒋飞的样子,猜出了一点,不由得着急的问道。

蒋飞点了点头,道:“老爷子的病倒是好了,体内就算还剩余一些毒素,在接下来几天也会排泄出来。不过现在他身体太虚,需要补一下气,我以后偶尔还会给老爷子针灸一次。否则以后身体难以恢复健康。还有老人身上的血疹,至少也得有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消除干净。”

“那……怎么办?”脑袋上扎着鞭子的大汉顿珠沉默了半响,才低声开口道。

老人和桑珠也是有些傻眼,心思有些沉重。

蒋飞笑着道:“不用担心住宿问题。现在你们没现吗?老爷子现在身上的味道已经减轻了很多。而且越是往后面走,味道就会越淡,最多一两周的时间,就会完全消失。而且,你们短时间内恐怕不能回家,都要留在锦城,可以自己租一套房子。不用去住旅馆。”

听见蒋飞这么说,三人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得轻松。

解决住宿问题倒是没什么,可是他们要治疗三个月的时间,肯定需要一大笔的费用。他们这些日子来已经跑了太多的地方,虽然没有得到救治老人的方法,但是钱却是想流水一样哗哗的流出了出去。

现在他们身上,就只有几千元了。如果只是在锦城住三个月的时间,倒是还勉强没问题,可以生存下去,大不了住宿条件差一点,吃的差一点。

可是医药费……

要知道,现在他们都还没有支付蒋医生替他们阿爸诊治的费用呢!

在他们看来,他们身上的这点钱,肯定连支付蒋医生出手的费用都不够!针灸本来就很贵,而且还是像蒋医生这样的神医,出手肯定是非同寻常,他们刚才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呢。

现在……又要治疗三个月?

“蒋医生……我能问一下,给我调理身子,治疗身上的血疹,需要多少钱吗?”老人底气不足,试探着问道,然后又加了一句:“就是……使用开差一点的药就行了。”

蒋飞闻言明白过来,笑着安慰道:“放心,调理身体补气的重要并不是多贵。我说的调理身体,并不是要吃人参、灵芝一类的东西。”

说着,蒋飞就坐到了王雪逸的办公位置上,拿着笔唰唰地开始写药方,没一会儿就完成了,仔细看了一下说道:“这张药方上的药,就算吃三个月,最多也只需要一千多元。”

听见这个价格数字,三人脸上的表情松了不少。

“那……蒋医生你看诊费,是多少?”老人咬了咬牙,又一脸严肃的问道。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不管蒋飞提出什么样的价格,他就算是砸锅卖铁,将家里养的几百头牛羊全部卖干净,也要将蒋飞的医药费给完全支付清!

这样的好医生,不能拖欠人家一分钱的医药费!

————

【保底第三更送到!】

【本来想着双倍月票结束后,月票榜上的大神们应该就会慢下节奏来,消停一会儿。咱们小胳膊小腿的,也可以借机休息一下。这段时间咱们的书友也都是尽力了,等可以修生养息一段时间再战。

可是哪知道大神们实在太强悍,双倍月票结束了火力一样也很猛,一天涨七八十张月票!

无了个奈啊!好吧,月票战看来是要持续一个月了。新书期就一个月,那就继续求月票吧!

今天加更应该出来不了,明天我会继续加更!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