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的出诊费的确很贵。

特别是像帮老人这种无比困难的疑难杂症,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和体力,更是如此。

就像他给叶镇南老爷子针灸双腿,不就直接让叶镇南这位锦城军区曾经最高的司令官,和他做了忘年之交的朋友?还让叶媛媛这位不可一世的叶家大小姐,都乖乖的在他面前服软了?

给叶镇南老爷子治了病,以后蒋飞只要遇到了麻烦,只需要一支穿云箭……哦不,只需要一个电话,就会有千军万马来相见。

不管哪个行业,本事越大的人,就越难以请动。中医学会的名医们,一般都不可能给普通人看病。需要他们出手的话,必定得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行。

别说这些顶尖名医,一些普通大医院的主治医师,水平并不是多高,要是被人请到医院外面出诊看病,随便开一点房子,不也是几千上万的外快?就算蒋飞以前在诊所的时候,给预约的人针灸看病,也是需要不菲的费用。

但是今天蒋飞却摇头,笑着说道:“刚才我们医院有对不住老爷子你的地方,作为补偿,我就替老爷子你免费看病针灸了,不需要再付费!就算以后几个月,老爷子你需要针灸调理身体,我们医院也免费帮你治疗。”

说到这里,蒋飞眼神看向了一边的辜浩、王雪逸、陈志宏等几名医生。

他们几人刚才也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蒋飞施针救人。

他们来蒋氏医馆坐诊,当初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蒋飞的高医术,所以想要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偷师学艺。哪知道医院开业这段时间来,蒋飞出现在医院的时候简直屈指可数,让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学习的机会。

这次蒋飞亲自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这样棘手病人,他们自然得在旁边好好得观摩,好好得学习。

当蒋飞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几名刚从医学院硕士毕业的年轻医生,一个个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脸上有些烫,有些不好意思,无地自容。

医术远远比不上蒋飞就算了,连医德竟然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刚才蒋飞给老人治病的样子,可比他们在课堂上老师教给他们的东西更多。蒋飞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作为一名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应该是如何。

在蒋飞没有出现之前,他们不管谁遇到老人这样的病人,扪心自问,就算不会像陈志宏那样语出伤人,但也绝对做不到像蒋飞一样尊重,毫无偏见的对待老人。

辜浩、王雪逸等人还好,作为当事人的陈志宏,此时就脸色涨红,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了。他其实算不得是一个心肠太坏的人,平时不会狗眼看人低,只不过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他,第一次遇见老人这样的病人,又医治不好,所以才会不经过大脑的说了点过分的话。

然后和老人两位儿子的争执,让他一时热血上涌,出于男人的面子,在他一直暗恋的王雪逸面前不想丢脸,就只好硬气到底,将事情越闹越大,不可收拾。

如果事情再来一次,他未必会说那些不应该的话。

蒋飞看了一眼几人后,也没有说什么,转过身看着老人,说道:“同时,我作为‘蒋氏医馆’的院长,郑重向老爷子你道歉!”

说着,蒋飞就完了弯腰。

老人见状大吃一惊,顿珠和桑珠也是连忙伸出手去扶蒋飞。他们给蒋飞磕头感谢才是应该的,现在蒋飞怎么给他们鞠躬道歉了?

这不是弄反了吗!

“蒋医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你要是给我道歉,可就是要折我的寿命了。刚才的事情,也是我这两个儿子要鲁莽了。我没有将他们管好,才会在蒋医生你的医院闹事,也是我们的不对……”老人连忙说道。

这时候顿珠和桑珠看见蒋飞将他们阿爸医治好,心里的怒火早就消失了,只剩下感动,于是也不计前嫌,颇为憨厚地说道:“是啊。蒋医生,刚才的事情其实我们兄弟也做得不对,你可千万不要给我们道歉!”

“蒋医生你的看诊费,我们兄弟二人,说什么也会给你!你帮我们阿爸治好了病,我们怎么能不给钱呢。如果蒋医生你不收钱,就是看不起我们了。”

说着,这两兄弟就又有些忍不住眼红红,要倒回去给蒋飞磕头的样子。蒋飞连忙摆了摆手,这件事才算作罢。

老人的身子很虚,而且两日多没有吃过东西,当体内的毒素吐出,筋脉疏通了之后,现在终于有了胃口,早就饿得不行,要去吃东西。于是他们也没有在医院多停留,三人再次对红着眼睛对蒋飞表示了感谢之后,就准备告辞离开。

围观的众人这时候没有谁在捂着鼻子,老人身上的气味没有彻底消除,但是比之前已经好了不少,更没有呕吐时那么凶残。经历过了最猛烈的恶臭味,众人的忍受能力自然就提高了很多。

这些人将整件事都完整的看在眼里,不由得纷纷感叹起来。

“蒋医生真是现在难得一见的好医生啊!不仅仅医术决定,连医德也这么让人钦佩!”

“以前只是听说过蒋医生的一些事迹,知道蒋医生的医术高,被称为中医针王,心里还有些不以为然。今天才知道,蒋医生是实至名归!比那些大医院的教授专家,好太多了!”

“业界良心!蒋医生真是业界良心!要是现在的医生都有蒋医生这么好……不,我们也不敢奢求每位医生都像蒋医生乐于助人。就算只有蒋医生的一半,三分之一的古道心肠,现在我们国内的医院风气也会好不知道多少倍!再也不会出现有人对医院的反感!”

蒋飞以前名气不小,但真正见过蒋飞的人也有限,只是道听途说罢了。就算蒋氏医馆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

经过今天这件事,蒋飞算是在所有人心目中重新定位了。

这不但是一名神医,更是一名心地善良的好神医!在场没有谁不会对蒋飞表示敬佩的。

听着这些夸奖声,蒋飞心情才愉悦起来,有些飘飘然。

不过这时候有个人心情就很复杂了,听见这些夸奖蒋飞的声音,他的脸色就越来越涨红,越来越觉得无地自容。

陈志宏憋着一口气,在老人三人要马上就要离开医院的时候,忽然身体一动,朝着三人跑了过去。

所有人见状都是一惊,觉得陈志宏该不会是恼羞成怒,心有不甘吧?因为陈志宏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吓人,满脸通红,像是一头怒的狮子要报仇一样。

“陈志宏,你要干什么!”站在蒋飞旁边的林茉莉见状一惊,连忙要出手阻拦。

要是这个家伙现在心里不服气,冲昏了脑袋,不依不饶地要去找老人三人的麻烦,蒋飞今天做的努力不就是白费了吗?

不过蒋飞这时候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眼神没有愤怒,而是有些满意地看着陈志宏。

只见这家伙拦住了三人的去路后,脸色涨红,额头青筋都有些露出来了,像是憋了一口大气一样。愣了半响之后,最终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颅,对着三人重重地闷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老爷子!刚才我作为一名医生,不该说那种话!请你原谅我!”

顿珠桑珠两名年轻壮汉一愣,老人也是一愣,然后赶紧扶起陈志宏,老人说道:“没事没事!刚才我两个儿子也有不对的地方。再说了之前陈医生你说的话也都是实话。”

陈志宏一脸羞愧,但还算勇敢地说道:“不!我作为一名医生,刚才的做法,实在太丢医生的脸了!”

老人叹了口气,心中再次感慨万分。

“啪啪啪……”

同时,这时候医院里忽然响起了掌声,众人都很欣慰地看着陈志宏,为他的这个举动表示鼓励和支持。

就算之前他做的事情过分了,但是现在他鼓起勇气道歉,那就值得原谅。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道歉是没用的,但有些事情,道歉了就很有用。

只不过,道歉需要很大的勇气。陈志宏作为一名男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鼓起勇气道歉,实属不易。

这也说明他并不是一名真的太差劲的医生,或许就是刚从医院毕业,没吃过苦,性格直了一点。

“好样的!蒋氏医馆的医生都是好样的!”

“嗯!以后看病就到蒋氏医馆,再也不去其他地方了!”

众人又是一轮赞美,今天的事情,蒋氏医馆这个名字怕是让在场所有人都铭记在心,以后得了病要去医院,第一选怕是就是蒋氏医馆了。

林茉莉这时候也松了口气,侧着头笑眯眯地看着蒋飞说道:“我刚才在想,等这件事情结束,就应该将这个陈志宏辞退了。现在看来,似乎不必了。”

蒋飞笑容满面:“我也是这么想的。”

就在所有人注意都被陈志宏的举动吸引过去的时候,林茉莉看着蒋飞脸上的笑容,脑海中回想起刚才蒋飞的举动,那种散出光芒和魅力,替老人针灸的认真样子……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不正常起来,跃跃欲试,就像是一只即将捕食的母豹子一样,充满了攻击性。

“你怎么了?”蒋飞注意到了这女人的表情不正常,开口问道。

林茉莉再也忍不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踮起脚,嫣红的嘴唇一下子就吻住了蒋飞。

这次不是脸,是嘴!

“谁叫你这个男人这么帅!你这样,老娘怎么忍得住啊!”林茉莉在心中‘恶狠狠’地想到。

————

【第一更!今天我会尽力,在保底三更的基础上,还上一章加更,争取四更!】

【有月票的书友,还是请继续投本书一票吧。双倍月票过去了,但战斗还真没有结束。

在电脑面前给各位鞠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