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见长妖艳男好奇的目光,以及饱含‘深意’的笑容,蒋飞刚稍微落下的心,陡然又提了起来。

这个死娘炮,干嘛这样笑眯眯的看着我?

“你……认识我?”蒋飞迟疑了一下,谨慎地询问道。

“果真是你。”长男哈哈一笑,再次伸出手,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井然。”

蒋飞眼神看了一下这叫井然的长男伸出来的一只手。

他不但长得很像女人,就连手也这么像!一个大男人的手竟然这么小,看上去和乔依依的手差不多大,简直就可以称之为纤纤玉手了!

医学上说,一个人的拳头有多大,就代表一个人的心脏有多大,这岂不是说着男人的心很小?

蒋飞迟疑了半响,最终还是伸出手和这长男握了握,点头道:“你好。”

还好,预想中让人菊花一紧的事情没生,这个长男没有握着蒋飞的手不放,手指也没有搞小动作,比如轻挠蒋飞手心,然后给蒋飞一个‘妩媚’电眼,咱们相约在今晚三更时分啥的……

看来这个长男人应该不是个基.佬。

其实走进了之后再打量,蒋飞现这个长男其实虽然长相太过于女人化,不过穿着细节上还是处处彰显男人味道,干净利落。而且也没有戴耳环、饰,身上也没有香水味道。

“你怎么认识我的?我们似乎没见过面吧?”蒋飞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猜。”井然笑了笑,一双拥有长睫毛的桃花眼也弯了弯。

果真是很有女人的样子!蒋飞在心里吐槽。

一个大男人是桃花眼就够逆天了,结果这家伙的睫毛还这么长,简直就是要让女人妒忌的典型啊。

“我猜不到。”蒋飞直言不讳地说道。

他也没兴趣猜,他可不会跟这个男人打情骂俏!

井然颇为无趣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叶媛媛和芒果的好朋友,她们在我面前提起过你。说今天会通过你,请到乔依依来芒果的生日晚会。现在我看见了乔依依,所以就大胆的猜测了一下你就是蒋飞,果真没错。不过你们怎么站在外面,怎么不进去?”

蒋飞恍然大悟。

原来这长男是叶媛媛和她闺蜜白芒果的朋友,怪不得他知道自己。

指了指井然手中的金色会员卡,蒋飞无奈地说道:“我倒是想进去来着,不过叶媛媛今天请我过来,却没有给我请柬或者会员卡,刚才被门卫拦截住了。正想给叶媛媛打电话,让她来接我。”

“原来是这样。这家‘26号会所’的确是要求挺严格的。芒果往年生日都不在这里举办生日晚会,不过今年她满26岁,这间会所名字、所处的楼层恰好相合,所以就定在了这里。”井然笑着解释道。“走吧,不用跟叶媛媛打电话了,我带你们进去。而且我刚才给芒果打了个电话,她们两人现在还没到这里。”

“那就麻烦了。”蒋飞点点头,礼貌的说道。心里却是吐槽,叶媛媛这个女人竟然现在还没到,这不是放他鸽子嘛!

“不碍事。”

井然在前面带路,一行人顺利进入了里面的大厅。

进入这里以后,蒋飞倒是有点明白这里的规矩为什么会这么严格了。似乎这栋大厦的26楼被这间会所给包了下来了一大半,面积至少有两千多平米,打造成了一个宽广无比的大厅,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广场。里面各种场景布置得奢华、考究,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大师的手笔。

就算是蒋飞,看见了这里面的场景之后也是颇有些咂舌。还不论这些奢华的布置,就算在寸土寸金的一环路商业中心,租下这么大的地盘来开会所,所需的资金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井然和他一行的几个女人对于这里显然都很熟悉,带着蒋飞和乔依依穿越了有很多男女翩翩起舞的大厅中央,来到了靠近墙边的多人沙桌坐下。

坐在这里,可以透过玻璃窗看见城市美丽的夜景,看见万家灯火。

几人坐下后,服务员送来了香槟。

这过程中可以看出,井然对蒋飞比较感兴趣。但是他身边的几个女人对蒋飞的兴趣就不怎么大了,几个女人似乎都有些像是乔依依的小粉丝,虽然不至于成脑残粉,但看见乔依依都还挺兴奋。

只是那个穿着红色礼服的性感女人,情绪有些不对劲。她看见乔依依出现在这里有些不高兴,问道:“你不是嗓子坏了吗?今天晚上你还能唱歌?”

虽然不知道今天晚上要唱歌,不过乔依依礼貌地笑着回答:“嗯,我的嗓子已经被蒋飞完全医治好了。”

闻言,性感女人就更加不高兴了,眉头直接都皱了起来,似乎是有些嫉妒。她自然不是嫉妒乔依依,而是嫉妒白芒果。

她生日晚会的时候,也想请乔依依来着,却没请到。最终只好请了个已经有些走下坡路的明星助阵,名气远远不能跟正红得烫乔依依相比。

“蒋飞?就是你咯?”心情郁闷的性感女人瞥了一眼蒋飞,冷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是职业医生?”

“是我。我是一名医生。”蒋飞点了点头,承认道。

医生是一个救死扶伤的神圣职业,又不是一个什么不光荣的职业,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怪不得以前没见过你,原来只是一名医生。”性感女人嘴角上翘,轻蔑地说道:“将26号会所借给白芒果开生日晚会,简直就是有辱26号会所的声誉!今晚上什么人都能进来。”

26号会所在锦城算是顶尖的圈子,能进入这里的人要么是成功人士,要么……是成功人士的儿子。

也就是像性感女人这种生下来就要享受荣华富贵的男女。

这里讲究会员制,要是没有会员卡,守门的门卫根本不可能放你走进这里。今天晚上这里成了芒果的生日晚会地方,所以规格稍微放松了一点,就算没有会员卡,有芒果的请柬,也能进去。

不过,蒋飞听见这话就不高兴了。

这女人说得话太难听,她的意思是自己作为一名医生,就没资格进入这所谓的26号会所?为什么没资格?

这26号会所是白宫还是中南海啊?就算这是中南海或者白宫,蒋飞觉得以后自己如果愿意,也照样也有机会进入!

自己现在好歹也算是一位名人,一位神医了。都能两次登上川蜀都市报的名人,还没资格进入这破地方吗?

“我是什么人?你的意思是我不能进入这里?”蒋飞有些厌恶地看了着女人一眼,问道。

“我可没有这么说。”性感女人轻笑一声。“不过,你要对号入座,要这么认为的话,我也不会反对。这说明你也算有点自知之明。”

“你似乎,很看不起医生这个职业啊?”蒋飞眼睛眯了眯,有怒火在眼中跳动。

看见蒋飞生气了,性感女人放佛还变得高兴起来,一点也不害怕的说道:“难道我应该看得起吗?”

蒋飞脸上露出冷笑,终于不再忍了。

简单而明了地问道:“你既然看不起医生,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医生给你割双眼皮,给你垫下巴?”

蒋飞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都有些蒙。半响之后性感女人才反应过来,一张脸顿时就气得通红,都有些微微狰狞了,用杀人的眼神盯着蒋飞,一字一顿地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整过容。”蒋飞说道。“难道你的双眼皮不是割的?你的下巴没有垫过?如果你敢誓你没有,我跟你道歉。”

当有些人都不给你面子了,你何必再给她面子?

当这个人都侮辱你的职业,侮辱你的人格了,你还有什么好忍耐的呢?

就算这个人是叶媛媛的朋友,蒋飞今天晚上作为客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他今天本来就没想来这里,既然来了,他也不想在这里受鸟气。

性感女人被蒋飞气得浑身抖。她当然不敢誓反驳,因为她的脸部的确做过‘微整’,动过刀子,这件事和她认识很多年的几位闺蜜,以及井然都知道。

这个是公开,但是不能说的秘密,是谁都不敢提起来的。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说过,性感女人她自己都快忘了!

现在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提出来,还质问她是不是。

她简直……她简直都要气愤、羞怒得晕过去了!

“混!蛋!”性感女人毫不犹豫的端起桌子上的红酒,朝着对面的蒋飞泼了过去。

可惜蒋飞动作很快,会轻功三叠云的他,看见这女人端酒杯的时候,像是一阵风,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

这样近距离的泼酒,竟然都没能泼中?性感女人一愣,随即满腔的怒火让她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酒杯朝着蒋飞砸过去。

啪!

酒杯被蒋飞单手接住。

“如果你继续扔酒杯,你信不信我也将这酒杯扔到你脸上。而且,你还躲不过。”蒋飞看着恼羞成怒继续去抢夺长男井然酒杯的性感女人说道。

“巫雪,好了!”井然见状赶紧将性感女人双手抓住,同时也皱眉看着蒋飞,说道:“蒋飞,你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了。给巫雪道个歉吧。”

“我不接受她的道歉……”巫雪涨红着脸愤怒道。

“你不需要跟她道歉……”同时,叶媛媛冷冷的声音后后面传来。

————

【保底第一更~~~有月票请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