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见蒋飞说井然装.逼的时候,白芒果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

叶媛媛能开这种玩笑,她无可奈何,但是其他人开这种玩笑她肯定就不会高兴了。

所以她一开始就想要小小报复一下蒋飞,让蒋飞丢一下脸。别说蒋飞没有准备生日礼物了,就算准备了生日礼物,但肯定也不会有井然准备的宝石那般贵重。井然刚刚拿出了礼物,紧接着蒋飞又拿出来,鲜明的对比,蒋飞岂不是要丢脸吗?

当然,这件事一开始白芒果也并没有报非要让蒋飞多难堪的想法,恶作剧的成分更多。后来叶媛媛出面替蒋飞说话后,她其实就可以不继续找茬了,更不用说后来乔依依又站出来帮蒋飞。

她喜欢井然没错,而且还是那种真心实意、动了真感情。如果井然愿意,她可以马上就和井然一起去民政局扯证的结婚的那种喜欢!

但是就算她再喜欢井然,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开玩笑性质的‘装.逼’两个字,就不顾她和叶媛媛十几二十年的姐妹情谊,不顾叶媛媛的面子和蒋飞闹翻。

她之所以后来纠缠着蒋飞不放,是因为她心里一动,想要看看蒋飞究竟有何德何能,能够让叶媛媛多次在提起。

经过第一次的见面和打量,她对于蒋飞的外貌有些失望,但对于蒋飞的本事却是更加的好奇了。

这样一个男人,看上去比起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优秀者差多了,为何会让叶媛媛破天荒的无可奈何?

要知道,他们这个圈子里,可不仅仅只有虚度光阴,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啊。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正虚度光阴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也根本不可能进入她们这个圈子里面!

他们认识的某些朋友中,或许不乏飞扬跋扈的类型,但他们有嚣张一面的同时,其他的方面却也一样有真正厉害的本事。或事业、或官场、或商海,都能取得不熟的成就。

一般人口中的有钱人家子弟,富二代,或许第一印象就是花花公子,没一点真才实学。一般人却不曾想过,富二代的父母又不是每一个蠢货,怎么会个个都教子无方?

就比如白芒果所钟情的井然,这位锦城有名的‘万人迷’。

他就不是仅仅只有一副好的臭皮囊的娘炮帅哥,更重要的是他的本事、他的手段、他的涵养,才能让他如此受到女人的青睐。

白芒果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蒋飞,很好奇蒋飞如何应对。叶媛媛眉毛蹙了蹙,眼神在白芒果的脸上扫视了一下,大致也明白了她这位闺蜜是抱着什么心思。

她心里有些不高兴了,也有些忐忑了。

蒋飞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吗?还需要白芒果来测试?

现在白芒果这样为难蒋飞,叶媛媛面子什么的倒是不存在过不去,她就是害怕蒋飞这个家伙突然飙,彻底翻脸啊!

以往都是别人害怕她叶媛媛飙,现在说实话,叶媛媛倒是有点害怕蒋飞飙了!

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要是他要闹起来,白芒果的这生日晚会还想不想继续开下去了?

叶媛媛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降服怒的蒋飞。

不但战斗力远远不是蒋飞的对手,这个混蛋更是直接和她爷爷成了‘好朋友’,她还能说什么呢?

就在叶媛媛准备出面强行将白芒果制止拉走的时候,本来愁眉苦脸的蒋飞忽然微微一笑,说道:“等会儿乔依依送你生日礼物的时候,我也才送你生日礼物吧。”

蒋飞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乔依依送生日礼物的时候,他才送?

不对啊,乔依依刚才都说了,她根本没有准备生日礼物!难道说这个家伙就利用这一点,间接的说明他也不送芒果礼物?

这句话用来做笑话的话还不错,挺搞笑的。但是如果用来化解尴尬和麻烦,那就是真的成了笑话了!

这个借口,未免也太搓了一点!

就在白芒果和井然都有些失望地看着蒋飞,以为蒋飞就真的只是一个没啥本事,喜欢耍小聪明的人时,忽然又是一愣。

也不对啊!

乔依依的确是没有准备礼物,但是后来芒果说了,让乔依依上台唱一歌送给芒果做生日礼物。

难道说……

这个家伙也准备上台献歌一曲?

想到了这个可能,众人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似乎是想笑,又似乎是想嘲笑,反正复杂得很,忍俊不禁。

人家乔依依可是现在最红的歌手,虽然是号称下一站天后,但是论人气的火爆指数,早就已经是越了众多前辈,就算是早个几年的天王天后,在年轻人的心目中,也远远不及乔依依。

乔依依登台献歌,作为送给白芒果的生日礼物是再正常不过,众人也会觉得恰到好处。

但是蒋飞呢?

这家伙会唱歌吗?

“你该不会是想等会儿登台也唱一吧?”这次问的不是白芒果,而是叶媛媛。她刚才正想替蒋飞解围,结果蒋飞就回答出了这个一个奇葩的回答,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蒋飞笑了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等会儿看就知道了。”

叶媛媛满头黑线,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白芒果想考验蒋飞究竟有何与众不同,能让叶媛媛第一次经常提起。却也没有想到蒋飞会这样化解,不由得说道:“蒋大医生,你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吧?等会儿你一唱歌,要是我这生日晚会上的客人都跑光了怎么办?”

唱歌好听不好听,和嗓子有很大的关系,听一个人的嗓音,就能大致的确定这个人唱歌究竟好听不好听了。

蒋飞说话时候的嗓子可没有什么太大的魅力,既不清脆悦耳,也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成熟男性磁性的沙哑感或者烟熏嗓。

就是很普普通通,一般人。

再加上蒋飞并不是什么搞音乐的,估计也不会什么技巧。这时候登台唱歌,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出动机,是不是抱着和白芒果同归于尽的念头。

既然白芒果要让他蒋飞丢脸,那么蒋飞就破罐子破摔,上去献唱一曲,然后干净利落的将白芒果的生日晚会给弄黄,大家一拍两散。

这时候唯独乔依依,在听到了蒋飞的回答之后骤然眼神一亮,脸上露出了雀跃的神情。当她眼神流转,看向了大厅最中央,那用白色大理石堆砌出来的一个圆圆的台子时,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的高兴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只见大厅中央的高台上,除了有话筒这些最基本的设施外,还有一个白色的三角钢琴,十分的唯美。这个台子显然是为了给人言讲话,或者给人表演弹奏钢琴用的。

“就让蒋飞和我合作一歌吧!”乔依依看见了钢琴之后,立马就迫不及待的对众人说道,很是心急。

“什么?”白芒果有些愕然的看着乔依依,不明白乔依依为什么在听见了蒋飞的这个提议后,不但不失望,反而这么高兴。

她在高兴什么?

难道她不觉得和蒋飞一起合作,会让她掉价,会破坏她的表演嘛?

她哪里知道,乔依依现在最大的心愿,可以说就是和蒋飞合作!甚至为了请动蒋飞去她的演唱会帮她助阵,她可以在所不惜,什么都可以做啊!就算蒋飞提出一点过分的要求,乔依依觉得自己都能够接受。

她之前不就答应过,不给蒋飞好人卡吗?

不好人卡,什么意思很明显了。

当然,乔依依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除了她很热爱音乐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条件基础,那就是她并不反感蒋飞,觉得蒋飞提出什么要求,她可以接受。如果是换了一个让她看不顺眼的人来,就算对方的琴艺也是宗师级别,乔依依肯定也不会这样毫无原则。

“就这么说定了!等会儿我和蒋飞合作一曲,给芒果你作为生日礼物!”一向温和讲礼貌的乔依依,在这一刻都不由得变得有些霸道起来,顾不得讲什么礼貌了。

她实在是太渴望这个机会,要是这次能和蒋飞事先合作一曲,过一阵子的演唱会要说动蒋飞去,就容易多了。

毕竟这回事,是一回生二回熟的。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还会远吗?

而且这一次台上的还是钢琴,并不是吉他。也就是说,等会蒋飞上台的时候,肯定是用钢琴和她合作一曲。

乔依依听过蒋飞好几次的吉他表演,但还从来没有听见蒋飞弹奏过钢琴呢!虽然乔依依以前就一直怀疑,蒋飞这样全能型的琴艺宗师,应该不只是会吉他,其他的乐器肯定也很厉害,但是毕竟没有见识过。

现在能有机会见识一下蒋飞的钢琴功底,实在是求之不得,再好不过!

连乔依依本人都不拒绝和蒋飞合作,这么迫不及待,白芒果就算有些不乐意,有些纳闷,也只好答应下来。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要破罐子破摔,恶搞我的生日晚会吧?”白芒果在心里嘀咕道。

————

【第一更!呼唤一张月票!咱们今天的月票数还是o,鸭蛋,有些刺眼啊。求好心人施舍一张破了,拜托拜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