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歌曲中间改编配乐,加上一段其他的演奏曲,其实并不算出格,很多歌手在演唱会上都会表演这样的即兴之作。

只要中间弹奏的钢琴曲不和乔依依要唱的歌风格迥然不同,有些相合之处就行。这样反而会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采取了乔依依这个建议之后,蒋飞脑袋立即就转动起来,考虑着应该在中间加入进去一段什么样的钢琴秀。

先,肯定不能是难度太低的曲子,难度越高越好!

只有难度高一点的曲子,才能展现出他的高技艺,才能让刚才鄙视他的一群人惊爆眼球啊!至于高难度曲子的演奏问题,琴艺九级宗师的蒋飞,完全不用担心。只要一旦进入演奏状态,还没有什么钢琴曲是他不能演奏的,就算再难都没问题!

蒋飞这时候看乔依依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顺眼。这位大明星不但温柔、知性、有礼貌,而且又还是这么的善解人意,知道什么时候该顾全男人的面子,需要让男人去展现自己的本事。

这样的好姑娘,去哪里找啊!

蒋飞满意的看着乔依依笑了笑,乔依依看着蒋飞脸上的笑容,也是巧笑嫣然。

该在中间加一段什么样的钢琴曲呢?这还真是个问题啊。

李斯特的唐璜的回忆、或者钟声大幻想?勃拉姆斯的降B大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巴拉基耶夫的伊斯拉美?

作为琴艺宗师的蒋飞,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经典、而且难度系数堪称最大的钢琴曲。这些钢琴曲别说弹奏好,就算能够顺利的弹奏出来,都需要很强的功底。

“就算是改编,强行的往中间加一段钢琴曲进去,也必须得和someone-1ike-you这歌有些相同之处才行啊!”蒋飞在心里琢磨道。启动了琴艺技能后,全世界各种的名曲都在他脑海中翻涌出来,各种旋律都在他脑海之中回荡,可以供他选择。

约莫半响之后,蒋飞就差不多确定了范围,选择了两比较合适的钢琴曲。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不错。不过,配合乔依依唱的这歌,我觉得还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更好一点。这被称为钢琴协奏曲之王,不管是情感表达的浓烈,还是演奏的难度都要更高。就它了!”蒋飞在心里决定道。

看见蒋飞脸上的神色,乔依依也就猜到了蒋飞已经做好确定,于是好奇地问道:“选好钢琴曲了吗?哪一?”

她特意给蒋飞提出这个建议,除了顾虑到蒋飞的想法之外,其实她自己也是想要看看蒋飞的钢琴演奏技巧,到底有多厉害!

普通的流行歌曲的钢琴配乐根本不能体现出一位钢琴大师的功底,只有一些高难度的演奏曲才能让他们尽情的挥。

“嗯,确定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蒋飞笑眯眯地回答。

“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听见这个名字,乔依依顿时就睁大了眼睛。

乔依依怎么说钢琴也是过了十级的人,虽然只是说业余十级而不是专业钢琴考级,但是在普通人眼中也算是一位钢琴高手。所以她自然明白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是什么,难度有多大。

她只是提出这个建议就是好让蒋飞秀一下,但是也没想过蒋飞会秀得这么大。直接弹奏堪称世界上难度最高的曲目之一!

“你确定了么?”乔依依睁大眼睛望着蒋飞,眼神中说不清是震惊还是好笑。

“确定了。”蒋飞点了点头,问道:“怎么,这钢琴曲不可以吗?”

“倒不是不可以。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添加进入我们挑选的这个歌的中间,倒还挺合适的,也没有太违和的地方。”乔依依摇头说道。“只不过……这歌很难啊!”

乔依依没见识过蒋飞弹奏钢琴的样子,虽然对蒋飞抱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却并不确定,蒋飞是否在钢琴上也如同他在吉他上那么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心里有些忐忑。

蒋飞笑了笑,无比自信的说道:“只要你没问题,我就没问题。等会儿你只管好好唱歌就行!”

乔依依点了点头,眼神偷偷地瞧了蒋飞两眼。

蒋飞这自信的样子,对于女人来说杀伤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候,刚才离开了的长妖艳男井然忽然又走回来,手里端着香槟,笑着道:“你们怎么一直在这里,可以去舞池跳会儿舞,也可以认识一点新朋友。”

白芒果作为今天晚会的主人,自然得去应付交际,和来为她祝贺的嘉宾交谈。叶媛媛本来想留在蒋飞这边的,结果被她的这位好闺蜜给拉走了,让她陪着。

刚才井然也是一样,被白芒果如同缠人的小妖精一样拉走了。

蒋飞对这个长得让人菊花一紧,又还喜欢装逼的男人没有多大好感,不咸不淡地说道:“没太大兴趣。”

井然也不生气,而且还在蒋飞和乔依依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副不准备走了的样子。

蒋飞眉毛一挑,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井然摇了摇头,笑着道:“就是对于蒋飞你有些好奇。我听芒果说,叶媛媛爷爷,叶镇南老将军的双腿,是蒋飞你用针灸给治好了吧?”

蒋飞点了点头。

井然对蒋飞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夸赞说道:“这么年轻,医术就这么厉害,我也认识一些中医界的厉害医生,但估计没有谁比得上蒋飞你。实在是敬佩得很啊!不知道蒋飞你在哪里高就,应该没有在中医学会吧?”

蒋飞皱了皱眉。他不明白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怎么无缘无故的来拍他马屁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蒋飞喜欢赞美,但却不是傻子。他下意识的就觉得这男人有什么阴谋,或者是有什么要求他的地方。

难道说这男人也有什么疾病,需要治疗?或者说他的什么家人需要治疗?

“高就算不上。中医学会也没有加入。就是自己开了一家小型的私人医院,混口饭吃而已。”蒋飞淡淡地回答道。

“私人医院?”井然听见这个问题一愣,似乎没想到蒋飞这样的中医圣手竟然会选择自己开私人医院,不过很快就说道:“私人医院好啊。现在国内的确是已经开始盛行私人医院了。大部分有钱人,都不愿意去公立医院,管你是三甲还是什么,反而喜欢往私人医院跑,各种档次和服务逗比公立医院高太多。以蒋飞你的精湛医术,想要开一家私人医院,想必以后会成为锦城屈一指的私人医院!”

说到这里,井然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笑眯眯地看着蒋飞,终于说到了正题,问道:“不知道蒋飞你有没有兴趣,以后合作一下?”

闻言,蒋飞眼神就变得更加古怪了,盯着对方打量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要看清楚他在想些什么,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打算。

合作?

蒋飞虽然不知道这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但是想来他能和叶媛媛白芒果混在一起,而且还能成为万人迷,让白芒果和巫雪都差点成了花痴了,也不会简单。

这种不简单,不仅仅是只家世背景,而且也指这家伙的各种手段和聪明才智。

这样的男人,应该不缺钱,而且赚钱的方法很多才对,难道他想插手医疗事业也一块儿,所以才想和自己一起合作?

“对不起。我的理念可能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并不是打算走高端路线,走那种各种条件都近乎奢侈,专门为有钱人打造的私人医院。我的小型私人医院,是真的很小型,也就比一般的大诊所要大一点。主要的面对患者客户,也是一般的普通人。所以,我们应该没有合作的机会。”蒋飞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他知道以他的医术,如果要打造一个专门定位于高级市场的私人医院,的确可以做到。而且这种高级的私人医院,赚钱也的确很厉害。

不过现在对于蒋飞来说,只要不缺钱就行了。蒋飞贪财,却不是一个爱财的人。

喜欢赚钱,这是大实话,这世上没有不爱钱的人。如果一个人对你说他不爱钱,那你就应该小心这个人了,这个人要么是太过于虚伪,要么就是对你别有所图。

但蒋飞贪财,却绝不会掉进钱眼里面去。

蒋飞是有心会让自己的蒋氏医馆以后越办越大,如果能办成一个大型的连锁医院,能够每天接纳更多的患者,能有更多的利润,他很高兴。

这样既可以赚钱,也可以每天为他赚取更多的经验值,让人物等级快提升。

但是,蒋飞却不想开井然说的这种医院。

听见这个回答,井然再次一愣,然后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眯了眯眼睛也在打量着蒋飞,似乎在琢磨着蒋飞这话的真实性有几分。

半响之后,井然就放弃了。因为他现,蒋飞的眼神一点闪躲也没有,脸上也是一片坦然,问心无愧,他就知道蒋飞说的话都是他的真心话,真实的想法了。

“难道说,这家伙不但是一个神医,而且还有着一颗悬壶济世的心?视金钱如粪土?”井然在心里哑然失笑。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

在这里点名感谢一下‘残月亲临’妹子,今晚给你送去‘肛泰’可好?开个玩笑啦,今天逛了一下,感谢为本书做的宣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