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蒋飞想了有又想,最终还是拨通了手机里那个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拨通过的电话号码。

“你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很快,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道很熟悉的女人声音,天然偏冷,有些强硬。但是现在这道声音中虽然极力隐藏,但还是能很明显听出其中压抑不住的兴奋。

似乎是接到蒋飞的电话,让这女人感到很喜悦。

听见这声音,蒋飞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脑海中自动的就浮现出了佳人倩影,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最近过得还好吧?”蒋飞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可是对方却没有回答,似乎在忙着什么事情,在和别人说话:“我需要的不是这种材料,需要更真实一些,要更能还原这次动乱本质的报道!”紧接着又是一段忙碌的声音,足足等了十来秒钟之后,对方的声音才又出现在手机听筒里:“抱歉啊,这时候正是我这边最忙的时候,的忙着给国内回消息,等会儿还得有个连线的采访报道。等我忙过这几下,二十分钟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说完,也不等蒋飞同意还是不同意,对方就直接挂了电话。

“……”

即使是已经习惯了这个工作起来就不要命的女人,但是时隔差不多两个月的第一次通电话,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对方给挂掉,蒋飞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这个死女人!”蒋飞怒骂一句,随即又是一脸无奈的苦笑,无可奈何,只能将手机暂时收起来,放在一边。

他打电话过去的对方,自然是蒋飞相处已经足足有五年的女朋友,现在正在国外的女记者白若溪。

这个女人是真的工作起来完全不要命,两个月前他们因为一言不合闹了分手,结果蒋飞就一直憋着一口气,不给她打电话,看看是否这个女人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结果倒好,他忍了两个月,这个女人也照样忍了两个月!

似乎两人就真的是分手了,变成了陌生人一样。

现在他好不容易打个电话给她,她竟然说了一句话就直接挂掉,去忙工作了!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蒋飞没有太大的男人主义,并不是说娶了老婆后,就必须让老婆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干带孩子之类的事情。

他也允许老婆有自己的事业,甚至觉得有自己工作的女人才更有魅力,要是一天到晚都呆在家里,家常里短的,会变得唠叨。

但是……你也别变成了除了工作,家庭什么的就完全不顾了啊!

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女强人,这就太过头了吧!

只要是个男人,就受不了有这么一个完全不顾家妻子,除非是做情.人还差不多。

蒋飞当年年少不懂事,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反而觉得像白若溪这样性格的女人更有魅力,征服起来更有成就感。现在才明白,这样的女人征服是一时爽,后面苦不堪言啊!

对于白若溪,蒋飞是的的确确真的喜欢过的,并不是为了性.欲或者其他什么念头才会去勾搭她,他现在心里的确也还放不下白若溪。所以昨天当林茉莉在紧要关头喊出白若溪这个名字的时候,蒋飞才会忽然挺住了已经上弦的箭,林茉莉才会说他没有准备好。

但是,对于白若溪,蒋飞的确也是有些受够了。这个死女人当记者这样忙碌的职业也就算了,干嘛还要跑到国外去,几个月都回不到国一次。这样的分隔两地的生活谁能受得了?

所以,蒋飞必须得和这死女人摊牌,要制裁她!

哪怕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面孔很像韩国的一位女明星韩佳人,蒋飞也准备不再忍受她这臭脾气。

白若溪的确和韩国的美女明星韩佳人很像,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眼睛,以及鼻子。白若溪的挺翘精致的鼻梁左翼,就有一粒很小的性感黑痣,简直和韩佳人不但是神似,连形也很相似!

蒋飞当初下定决心,不惜成本的苦追白若溪,除了喜欢白若溪的性格,觉得这样的女人更有征服感。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因为白若溪的美貌……

白若溪说让蒋飞等二十分钟后,才给他回电话。

结果蒋飞只等了七八分钟后,电话就打回来了。估摸着她也是太久没有和蒋飞通电话,所以心中挂念得紧,加快度将手中的活给忙完了。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是不是想我了?”白若溪在电话里笑眯眯地说道。这次她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低声了,也没有那么一本正经,倒是很像恋爱中的小女人煲电话粥时的状态。

蒋飞听见她这声音,就能猜到她估计是离开了办公室,找了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给他打的电话。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蒋飞也都能够想到白若溪此时的神情和样子,肯定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着,就像是一只打盹的小狐狸一般狡黠和慵懒。

还没等蒋飞回答,白若溪就继续有些抱怨地说道:“其实我也想你了啊。真的好想好想!有时候半夜都忍不住想要买张飞机票马上回国来找你了。”

蒋飞本来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忽然又消失了不少,不高兴地闷声道:“少来这套。如果你真的真的这么想,那就做啊,别说这些没用的。”

“可是没时间啊!”白若溪笑着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边工作忙得很,根本就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双休日几乎都是没有的。再等等吧,再等一两个月我应该就会有一次回国的机会了。”

再等一两个月?

听见这句话蒋飞刚平息的怒火顿时又被引燃,当即就呛声道:“你怎么不说再等一二十年再回国?”

“没那么久啦。”白若溪没听出蒋飞语气里的不同,还以为蒋飞在开玩笑,所以也笑着回答。

“你也知道久?难道一年半载时间就不长了吗?没的说,分手!”蒋飞怒声道。

“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分手了嘛?”白若溪不以为意。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分手!”蒋飞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语气都没有多愤怒,而是偏冷。

说完之后,心情才变得十分复杂。

哗!

沉默。

两人都没说话,就像是挂了电话一样,听筒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白若溪这时候,终于听出这句话有些不同寻常,也大致猜出了蒋飞这次给她打电话,应该是有什么心事。

两人都已经相处了五六年,将对方的身体、心灵都已经了解了个通透,对方一句话、一个举动,就能大致明白什么意思。

就像蒋飞,听见白若溪的语调,就能在脑海中想象出她的面部表情,大抵猜出她说话时周围的情况。

白若溪沉默了半响。

然后当即就声音变得无比冰冷,甚至有些杀气凛凛,直奔主题的质问道:“你现在身边,是不是有了其他女人?!”

听见白若溪这冰冷带有杀气声音,蒋飞当下就是背脊梁感觉一阵凉,平白无故有种阴风吹过来的感觉。

“额,咳。那啥……你想多了,没有这回事!我就是实在受不了这中分居两地的生活而已。”蒋飞支支吾吾,有些结巴,顾左右而言他,刚开始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

这些女人要不要这么聪明啊。一个个都这样,一句话就道出问题本质,直指要害,让他无话可说。林茉莉这女人是这样,白若溪也是这样,简直就是不给他留活路的节奏嘛!

“蒋!飞!”白若溪咬牙切齿得喊着蒋飞名字。“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听见她这声音,蒋飞就头皮麻,不用想也能知道这女人此时肯定是满脸怒容,眼神凌厉得吓人。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混蛋!当初你哄骗我上床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要是你敢对我不好,对不起我,我就将你那玩意儿给咔嚓掉!你现在,你……”白若溪冷冽充满肃杀气息的声音,这时候变得越来越低,最后竟然有点像是要哭泣的样子了。

蒋飞皱了皱眉,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十分懊悔。

白若溪这女人很强势,说一不二,很有自己的想法,也很坚强。可是她终究也是女人,也有柔软的一面,当她真的被击溃,双眼含泪的时候,简直就能化掉所有男人的心。

一个要强的女人,当哭起来的时候,更能让人心疼。

蒋飞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眼泪。

“你给我等着!”白若溪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哭出来,只是在语气有些哽咽的时候,恶狠狠地撂下了这句话,然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等蒋飞再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手机里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啪!

蒋飞将手机丢到一边沙上,靠在沙上,双手捂脸,颇有些心烦意乱的使劲揉了揉。女人还真不是容易对付的玩意儿。

倒不是他优柔寡断,而是感情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剪不断理还乱。或者说,这是男人的劣根性,总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很难真正的满足。

————

【补更送到!

双倍期间欠下的三张盟主飘红和月票加更,今天总算还完了。

每张都是妥妥的三千多字啊!敲键盘敲得感觉十只爪子都快断了!可怜兮兮的摆碗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