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彼岸,不是腐朽的繁华资本主义国家,而是一个经常生动乱不安的小国家。

国内驻外的报社分部。

白若溪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直接毫不犹豫的去了主编办公室,对着估计快五十岁的戴眼镜男子说道:“主编,我想尽快回国一次。”

主编抬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地问道:“家里生了什么事情吗?”

白若溪在报社的拼命程度,作为主编的他很清楚。现在白若溪二话不说,就想要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直接申请回国,肯定是生了某件紧急的事情,才会让她如此慌忙。

白若溪心情复杂,点了点头:“算是吧。”

她语气仍然很坚定,显然是必须要回国。

中年男主编见状,也没有太过于为难白若溪,看了一下时间安排表,说道:“一周之后,还来得及吧?”

白若溪自然是恨不得越快越好,甚至今天就回国。不过她也知道驻外记者人手本来就不怎么够,她手里还有不少工作没做完,一周之后回国,已经算是最好。

“好的。谢谢主编。”白若溪点头说道。

接到蒋飞电话之后,她是彻底坐不住了,就算她事业心再强,也不能真的无视其他的一切。

之前她敢义无反顾的决定出国,先追求几年自己的梦想和理想,然后再决定安稳下来。但是这一切有个前提基础,那就是蒋飞对她的宠爱!

白若溪以前觉得就算蒋飞对她的决定心理有些抵触,不怎么愿意,但最终肯定会包容她,不可能会放弃她。所以她才会这样的任性,才会决定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继续在自己的天空飞翔。

但是,现在当蒋飞已经想要放弃她,再也忍受不了她的这种自由状态时,她还能这样继续下去吗?

白若溪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在听见蒋飞说真的要分手的那一瞬间,白若溪的强大自信顿时就被击碎,她以前看得无比重要的事业,在这一刻也变得轻了很多。

她不可能再像前面几个月一样,任由两人的关系随波逐流,丝毫不去经营。

她,必须要回国!

***************

“你怎么找到的这么一个不真实地方?”

叶媛媛终究是叶媛媛,第一次来到风景如画稻村,站在蒋飞的别墅规划地带,看着远山近水,草地、森林、湖泊这种极致的美景组合,也只是微微有些惊讶,并没有太多的震撼失态。

这女人……估计是性冷淡吧。蒋飞在心里想到。

让她感兴趣的东西实在太少了,简直就是无欲无求,就像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激她的兴致一样,她能夸奖一句稻村的景色,就已经能够说明稻村的美好。

“你怎么今天忽然想起非要来我这里?”蒋飞笑着问道。“老爷子应该回家了吧?”

两天前,蒋飞给叶镇南老爷子的疗程就已经彻底结束。叶镇南双腿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不过听从疗养院的建议,还得留院观察两天才行。

当然,这种健康是相对于老年人而言,可以较为利索的走路,不需要人扶,也不需要拐杖,但是想要像年轻人一样走路疾步如飞,也不可能。

毕竟叶镇南已经是耄耋之年,八十好几的人了,就算双腿恢复正常,走路也要一颤一颤的,身形都有些佝偻,不可能走路多快。

蒋飞医术已经算是顶尖,但也不可能让人返老还童啊!

所以现在蒋飞算是了解一件事,不用在隔三差五的被叶媛媛请去军区的疗养院来回奔波。

“还没回家,被继续留在疗养院观察呢。”

走进别墅,叶媛媛眼神四处打量着,说道:“反正爷爷他是很想回家,为此都还了不小的脾气,但是说不过医生和我爸他们,最终答应再在疗养院休息三天。如果三天之后,什么问题都没有,就可以回家了。”

“还要留院观察三天?没这个必要了吧。”蒋飞有些不满的说道。

既然他的医疗都已经完成,就说明叶镇南的病已经彻底康复了。何必再需要留在疗养院观察?这分明就是一种对他的医术的不信任嘛!

难不成他大名鼎鼎的蒋神医还有诊断错误的时候?这些医院就是这样,真本事没有什么,遇到棘手的疾病就只能摊手凉拌。但在某些时候,却又喜欢小题大做,谨小慎微。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爷爷的双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昨天早晨的时候还打了一套拳法呢!”叶媛媛摇头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蒋飞招呼这女人坐下,给他沏了杯刚泡的龙井,问道。

叶媛媛皱了皱眉,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估计就是我爷爷年纪大了,所以精神不怎么好吧。这两天双腿倒是康复了,但却又经常容易犯困,脑袋也有点晕。除此之外,就一切正常。”喝了一口茶,叶媛媛再次表扬道:“选得地方不错,别墅装修也很不错,生活更是惬意。我就说你怎么不住在城市里,跑到乡村来。”

难得听见从叶媛媛嘴里说出来的夸奖,蒋飞忍不住得意的一笑,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选的。要是这里不舒服,我会来这里吗?”

随即想到叶镇南老爷子的头晕问题,又问道:“老爷子不应该会头晕吧?我这段时间不单单给他治疗双腿,他身体其他部位我也给他检查过,都健康得很,精神头也一直不错。”

叶媛媛将茶杯放下,摆摆手到:“不用太担心。没什么大碍,疗养院那帮医生医术虽然不怎么样,远远比不上你,但是各种仪器还是很先进的。他们帮爷爷检查过了,身体没有大碍。说是夏天来了之后,人本来就容易犯困,再加上爷爷年纪大,大病刚痊愈,所以这些症状是正常的。”

蒋飞点了点头。

他对于疗养院的那些先进的西医检查设备,还是很信任的。虽然他们不一定能够治疗好很多疾病,但是对于疾病的现与预防,从某方面来说确实要远远高于中医。

至少,要高于绝大部分的中医手段。

就像现在人们要做身体检查,不是去找中医,而是去大型医院通过各种化验、扫描,这都是西医的领域。

喝了两杯茶,聊了一会儿天,叶媛媛这个藏不住心事,不会拐弯抹角的女人,很快就道出了自己这次前来稻村的真正用意。

“上次就听你说,你酿的米酒已经差不多了。这次,应该能喝了吧?”叶媛媛仍然板着一张脸问道,但是眼神却不敢看蒋飞。

这才是她今天来稻村早蒋飞的真正用意,来稻村看景色她压根就没有什么兴趣。谁叫蒋飞这个家伙早早就答应了要给她米酒,但是却一直不行动,就像是搞忘了这件事一样。她当然就只有厚着脸皮自己过来拿了。

她总不能直接在电话里趾高气扬的对蒋飞说,让蒋飞把米酒给她送过去把?

以前看见叶媛媛这样的神态,蒋飞忍不住要调笑两句,现在却是对着女人的神态有些习以为常了,笑着点头道:“酿好了。这次我酿的比较多,你等会儿可以多拿一点回去。”

“嗯。”叶媛媛脸蛋有些红的点了点头。

很快,叶媛媛又睁大她那双大得过分的灵动眼睛,看着蒋飞问道:“你说你这次不仅仅酿了米酒,不是还酿了红酒吗?”

“怎么,你还想要红酒?这个又没有丰胸的效果。”蒋飞好笑的问道。

叶媛媛脸顿时更红,瞪了蒋飞一眼,转过头说道:“不能丰胸我就不能喝红酒了吗?我也比较喜欢喝红酒不行啊?”

“现在还真不行。”蒋飞说道。“红酒不是米酒,酵时间要长不少。法国的那几大著名酒庄,地窖里的红酒至少都是要埋上一年才能拿出来喝的。我处理的方式不一样,但至少也得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所以现在要喝我也没法拿给你。”

“那就等酵好了之后送给我一点。”叶媛媛说道。

蒋飞也懒得计较这个女人理所当然的语气了。这个女人比他还要不会处理人情世故,有时候脸皮很薄,有时候有很厚,反正要从她嘴里听到谢谢两个字,是不怎么容易的一件事。

时间接近中午,蒋飞正准备开始做午餐,好好款待一下叶媛媛这位原来的‘客人’,因为他知道叶媛媛既然来了他这里,就肯定要蹭吃蹭喝的,不然绝对不会心甘情愿的走。

只是还没有开始做,他忽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而且,还是军区特别疗养院打来的。这个电话没有打给叶媛媛,而是直接打给了蒋飞,自然是有事要找蒋飞帮忙。

正坐等中午吃大餐的叶媛媛听见这个消息一惊,问道:“怎么了?”

蒋飞皱眉道:“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爷爷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呕吐了一次,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精神就变差了很多。疗养院的医生们,也检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说是派人来接我,让我去看看。”

林茉莉脸色一急,也顾不得蹭饭吃什么的了,立即说道:“还等什么人啊。我马上送你过去!”

蒋飞点了点头,说道:“我刚才也跟他们说了,让他们不用再派人过来,我跟你一起去疗养院就行。”

听情况似乎挺紧急的,蒋飞和叶媛媛也没有磨蹭,当即就准备离开稻村,直奔疗养院。

不过在走之前,林茉莉这个女人还是没有忘记带上蒋飞酿好的米酒……

————————————————

【感谢‘龙虎斗’土豪书友的一万起点币打赏!感谢‘暮然回^o^’、‘拉维尼’、‘大家好大哥’、‘施家灬鹏少’等等众多书友的月票支持!

真想为你们加更爆,但是一天三更真的是极限了。最近常常都是熬夜码字,手指关节也疼痛得厉害,想爆却很无力。我只能尽量将这本书写好,写精彩对得起各位打赏、投票、订阅读者的支持。

再次鞠躬感谢!我想为你们生猴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