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由不得蒋飞不慎重小心对待。

叶镇南老爷子中毒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会引怎么样的轩然大波。

这可是曾经锦城军区的一把手,现在军队内资格最老的前辈之一。就算早已经退休了,也仍然堪称国宝级人物!

现在有人给叶镇南下毒,还是如此阴狠的毒药,简直就是要让叶镇南死的节奏!这其中又怎样的恩怨纠葛,牵扯了多大的利益,想想都让人有些头皮麻。

所以,蒋飞才会在说出这件事之前,让其他人全部退出病房。

毕竟能够在军队特殊疗养院神不知鬼不觉下毒,手段肯定不小。谁也不敢肯定对方在什么地方就布置了眼线,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他先将这件事告诉了叶镇南,接下来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是否要公布出去,这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他现在很在意的事情是,叶镇南体内的毒药现在该怎么驱除出去。

毒药不知道名字其实没关系,因为毒药本来就是千奇百怪,很多毒药根本就没有名字,系统自然也无法给这种毒药安上一个名字。

但比较棘手的是,这种毒药的药性!

这样让人毫无察觉,毒前期连各种精密仪器都检查不出来,但是毒性又这么温柔中带着凶猛。这毒药绝对不一般,恐怕比《侠客行》中的某些剧毒都要更加强悍。

叶镇南听见这个消息自然是一脸的盛怒,不过由于他现在精神太差,所以就犹如掉牙的老虎一样,威势没有了。

“自然不可能是食物中毒!”叶镇南声音寒冷的说道,即使他气色再不好,但是声音中的力量,这股杀气却是掩藏不住的。

蒋飞能听出来,这老爷子是真的愤怒了。

其实想想也是,被人下毒,要被人害死,这是搁在谁身上也不可能不愤怒。

这不是代表着叶镇南怕死,心态没有原来那么宽容豁达了。只不过这跟双腿瘫痪,和生病自然死亡完全是两回事。

如果是自然死亡,叶镇南以他几十年的人生阅历,早已经将很多事情看透看淡,面对死亡他都可以从容应对。

但是被人毒死,他忍受不了。

这种死法,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蒋飞眉毛一挑,问道:“老爷子你只知道是谁下的毒了?”

叶镇南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蒋飞:“……”

他听这老爷子的语气,看他愤怒的样子,还以为他心里已经有底,已经猜出是谁在背后毒害他,想要置他于死地了呢。

“老头子我这把老骨头,虽然没啥用,但是惦记我性命,盼着我早点入土为安的人,还真是不少!就算在蓉城,恐怕也是一只手的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

经过这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这时候叶镇南的气色反而倒是恢复了不少,说道:“年轻气盛的时候不懂事,救过不少,但是也得罪过不少人。现在这么迫不及待,连老头子我最后几年都等不及了,要让我早点走的,应该不会太多。查查,查查就清楚了。”

看着老头子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透露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蒋飞没敢接话,虽然他和这位老头子成了名义上的朋友,不过这种事情,蒋飞觉得自己还是不参合进去的好。

沉默思考了半响,叶镇南才又抬头看着蒋飞,叹了口气问道:“蒋飞,你刚才说我如果这样下去,没有一周的时间可活。我想问问……还有抢救的余地吗?死我倒是没多怕,就是这样被人毒死,太不甘心。”

蒋飞面色一紧,正色道:“如果是昨天我过来给老爷子你检查身体,及时现了中毒的情况,我可以有百分百的把握将毒性给逼出来。至于现在……”

蒋飞停顿了一下,才说道:“现在时间太久,毒性已经扩散。我也不敢肯定。”

这种事情,蒋飞是不敢说什么虚假大话的,也不敢随便给出什么承诺。这种未知的毒药毒性实在太强,别看今天症状还不是太严重,大致跟一个急性感冒差不多,就是身体不舒服,有些想吐而已。

但是最多再等两天,这毒药的毒性就会完全挥出来。恐怕那时候的叶镇南,就该神智都昏迷,相当于不省人事了。

蒋飞目前的医术只有7级,虽然被很多人称为神医,但其实和真正的神医相差太多,医术并不能算是登峰造极。对于叶镇南老爷子现在体内的毒性,他已经算是有心无力,至少也得将医术提升到8级才有可能。

可是现在时间太短,蒋飞现在的熟练度才7级+78%,后面的熟练度越来越难升,恐怕至少也得一个月后才有希望晋级成功。

而一个月后,叶镇南老爷子的骨灰估计都已经埋了……

“看来老头子我,还真是命该如此啊!”

蒋飞的神情,以及蒋飞的回答,叶镇南心里就有数了。他很了解蒋飞的性格,他体内的未知毒性,想要驱除恐怕真的是没什么希望了。

摇了摇头,洒然一笑,叶镇南没有多少失望与害怕,只是有着不甘心,说道:“刚刚瘫痪的双腿康复,还没来得及出院,竟然又是这种事情。蒋飞你也不用自责,你是医生,又不是神仙,能救得了得病的患者,救不了要死的人,这是常理。要不是你来,恐怕我连被人下了毒都不知道,就算死了最后都要成为一个糊涂鬼。现在这样也足够了,既然还有一周的时间,也足够我做一些事情了……”

说着,叶镇南这位垂垂老矣的狮子,就犹如回光返照一般,眼睛微微眯着,露出一抹凌厉到了极致的精光,杀意凛然,似乎让整间病房里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他要最后做的事情,肯定是要在最后的这一周内,尽力将给他下毒的背后主使者给找出来!

既然有人希望他死,他现在却还没死,自然就有能力能够将这些人来一拳狠狠的重击!就算要死,也得讨回一点利息,不让对方好过不是?

这老爷子倒是看得挺开!

蒋飞一脸苦笑,说道:“老爷子,我只是说我没有完全把握将你体内的毒性给驱除,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希望。你不用这么悲观吧?”

如果是几天前的蒋飞,面对这种情况,他肯定只能叹口气,立即承认自己无能为力,拿这种毒药没办法。现在他之所以还没有完全放弃,只是说把握不大,不敢肯定能治好,那是因为他刚好有了商店系统!

商店系统中,可是有专门的丹药分类一块。

而丹药中,有不少神奇的丹药,对于解毒都有神奇的疗效。他现在不能凭借医术将叶镇南老爷子体内的毒性逼出来,说不定有些丹药可以做到!

但是蒋飞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所以只能说尽最大的努力试一试。

商店系统中,带有解毒功效的丹药并不少,譬如桃花岛的九花玉露丸、恒山派的白云熊胆丸,这些都是在解毒方面具有比较神奇的功效,说不定能够对老爷子体内的毒性有所帮助。

但是,这些却都不是专门的解毒圣药,更主要的疗效是为了治疗受伤者的内伤!

这些丹药如果给老爷子服用,或许能够一定程度的压制住体内的毒性,但是想要完全解毒,可能性很小。

“解毒丹药!解毒丹药!给人下毒容易,解毒难啊。这就跟要杀死个人容易,要救活一个人却千难万难一样。”蒋飞紧紧皱着眉头,脑海中已经调出了商店的丹药系统的界面,思考着救治叶镇南老爷子的办法。

如果能救叶镇南,蒋飞肯定是会救的。哪怕就算消耗他为数不多珍贵金币,从系统里面兑换出丹药也在所不惜。

且不说医生的职责本来就该救死扶伤,看见有人要死亡,只要不是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就有义务和责任施以援手。而且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蒋飞的确对这位老爷子实在很敬佩,在心里将老爷子看成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

叶镇南说认了蒋飞这个忘年之交的朋友,也并不只是出于感激或者敷衍,是有真感情在里面。两人一老一小,的确很对彼此的胃口。

“还有救?”叶镇南闻言眼睛一亮,如果能不死,最好还是就不死的好。

“让我再想想,再想想……”蒋飞愁眉苦脸地道。

如果是什么顽固的急症,就算再怎么棘手,就算他的医术还不到家,系统商店内的众多丹药,总能排的上用处。偏偏是被人下毒,还是毒性已经扩散出去的剧毒,想要将毒性再逼出身体,实在太难!

叶镇南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打搅蒋飞,让蒋飞慢慢的思考。

约莫过了四五分钟,蒋飞忽然眼神一亮:“有了!似乎这个办法,可行啊!”

“就这两样!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合散,这两样蝶谷医仙胡青牛的疗毒圣药,再配合神针八法,肯定能够将毒性逼迫出去!”

蒋飞刚才脑海里只想着兑换某一种丹药出来,想要一次性将叶镇南体内的毒性驱除,但却没有想过用两种丹药结合,相辅相成。

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合散乃是胡青牛研制出来的解毒灵药,《倚天屠龙记》中胡青牛和王难姑服用了三虫三草剧毒,猛烈的毒性早已经完全散开,两人几乎都已经陷入了真正的死亡状态,但是张无忌给两人服下了这两种丹药之后,再配合针灸手法,就将两人体内的毒气完全逼出,救活了两人。

现在叶镇南体内的毒药虽然凶猛,也已经扩散开开来,但是想必比起那三虫三草剧毒,肯定还是要差许多。

既然这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合散合起来,连胡青牛和王难姑都能救活,蒋飞要借此逼出叶镇南体内刚刚扩散开始起作用的毒性,也绝对不会多难!

——————

【第三章送到!求票票,求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