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王府酒店所在的位置曾经是一座王城。不过这座皇城并不是三国时候刘备修建的王城,而是明代藩王修建的最富丽堂皇的一座,坐北朝南,规模几乎能够与京城真正的皇城相比。

当时这里的建筑十分精巧华丽,园林精致优美,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不过后来被明末的起义军攻陷,随着蜀未王的跳井而死,这做王城也被一场熊熊大火烧毁了大部分的建筑物。后来又经过近代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锦城军阀混战不断,使得这里彻底被遗弃,成为了普通老百姓居住市场。

这座王城最后被岁月彻底抹除,是在上个世纪的十年动乱年代,它被卫兵们直接用炸药给砸的清清静静,再无一点痕迹,卫兵们在这座废墟上修建了现在所谓的科技馆。

所以现在的蜀王府也除了那几个地名外,没有一丁点儿曾经的痕迹了,永远、彻底地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一般人不知道,这里其实还有这么一座蜀王府酒店。

这座酒店虽然规模不大,更没有参评现在很热门的星级酒店……但是里面的装潢设施,却是极尽奢华,只有很小的一部分知道这里,也能够进入这里。

现在这座酒店的内部设施,论等级程度肯定不比当年的皇城差多少。

一间最上等的套间内,里面充满着各种当今时代最奢华的产品,墙壁上挂着的都是一幅幅大师级别的山水画,桌上摆放的也是一些珍贵的瓷器,价值不菲,古色古香,绝对帝王的享受。但是这间套间的客人,不是打扮整齐的什么成功人士,而是一位不修边幅,头很长、很稀,疏疏落落的留在脑袋上的瘦小老头。

老头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体还很瘦。不仅仅不修边幅,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破破旧旧,虽然不至于有补丁,但风格款式和布料,却都给人一种很古板的感觉,怕是穿了有一二十年之久,从上个世纪留下来的老旧衣服。

这样的老头,要是放在路边上,恐怕大部分看见他,都会下意识的认为他是一名要饭的老乞丐,或者说是收破烂的。他现在却偏偏居住在蜀王府酒店最豪华、最奢侈的套间内,与这里面的各种装扮格格不入,就像是叫花子走进了皇宫一样。

老头这时候正在一张大桌子前忙活,桌子上摆放着的是十数种不同的草药,老头正在精心配制什么。

“哐哐……”

忽然套房传来短短两声敲门声,正在醉心于研究药物的长稀疏老头一惊,抬头皱眉,眼睛眯了眯,没有立即去开门,而是在旁边的针盒里面摸出两根七寸长的银针后,才走向了房门处。

对于一名高明的中医来说,手中的银针不仅仅是救人的工具,能够针到病除。在某些特殊的时候,银针对于医生来说也同样是杀人的工具。

就像是枪手手中的枪,剑客手中的剑!

当这名看上去脏兮兮的老头拿着银针走过去的时候,气势陡然一变,变得凌厉起来,竟然真的有几分隐士高人的样子。

“谁?”老头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很奇特,沙哑到了极致,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行走了好几天,一直没有喝过水的人一样。

“我。”门外一声音粗狂男子回答。

“你是谁?”老头皱眉继续问道。

“看病的人。”声音粗狂的男子继续回答。

这一下,瘦小老头终于将手中的银针收进了自己的长袖之内。

虽然他几乎从来不给人看病,只给人下毒。但是他喜欢别人说是来看病的。

他皱着眉头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身体却堵在房门口,看着外面一个比他足足高了两个脑袋以上,浑身上下看上去都充满了爆炸性肌肉的男人,不悦地问道:“怎么这时候来找我了?”

“找你自然是有事。”高个男咧嘴憨笑着说道。“怎么,都不想请我进去做一下,就打算在这里跟我谈话吗?”

灰白长稀疏的瘦小老头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让开了身子,让高个男走进了套房。

门再次被关上,瘦小老头问道:“我不是说了,等七天人死了之后再来找我吗?到时候你们付清尾款就行。平时我不喜欢被人打搅。”

“对不起。恐怕这个尾款,不能付给你了。”高个男再次咧嘴一笑,虽然他说的这句话并不好笑,他的心情也并不高兴。

但是他就是笑了,就像是一个智障的痴呆儿童一样,欢乐多。

“什么意思?”瘦小老头眉毛一挑,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本来已经隐藏于袖中的银针顿时再次出现在了手中。只要这个高个男敢有丝毫的异动,他可以很肯定的保证自己手中的银针会插入对方的额头中心,或者眼球之类的致命地方。

高明的医生认穴很准,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找出患者的穴位。

同理,他也能找到人身上致命的穴位!

“不要惊慌。并不是我们要过河拆桥,更不是要杀人灭口。要是我真的要这么做,对于号称用毒第一人的巫老先生,我还不敢一个人单独来见。”高个男继续咧嘴嘿嘿笑着说道,真的像一个傻子。

不过只要是细心的人,就能现这名傻大个的眼神并不是真的那么痴呆,比如他眼神余光,就不经意的注视着被他称为用毒第一人的巫老先生的右手。

也就是瘦小老头藏在长袖中,已经握好银针的手!

只要瘦小老头手中的银针一动,他觉得可以百分百刺中高个男。但是高个男,心里也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躲避过对方的偷袭。

瘦小老头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高个男,不放过对方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最终长袖中的银针还是没有出去,犹如亡灵一样的沙哑声音问道:“那你什么意思?”

“我们的计划,今天失败了。或者说,你的毒药……被人解开了!”高个男说道。这一下,他脸上的憨笑收敛了很多。

“我的‘奇幻七草’被人解开了?”瘦小老头闻言一愣,随即就马上睁大眼睛驳斥道:“不可能!今天‘奇幻七草’的毒性已经扩散到了五脏六腑里面,这世上没有谁能够解得开!”

高个男耸了耸肩,平淡的笑着说道:“可事实情况的确是如此。你的毒药就在一个小时以前,被人解开了。”

瘦小老头一脸的愠怒之色,双眼再次一眨不眨地盯着高个男。

沉默了半响,随即转移视线。

似乎这高个男不像是在说谎,也应该不至于说谎。他才皱眉问道:“是谁解开的?中医学会的‘鬼门崔’,还是那几大中医世家老不死的家伙?”

“都不是。”高个男补充道:“是一个叫蒋飞的年轻人。”

“年轻人?”瘦小老头更加惊讶了,问道:“多年轻。”

“不到三十岁!”

“怎么可能!”瘦小老头脸上再次被愠怒和震惊所布满,本来已经相信这件事的他,再次出声质疑道:“你今天来是诓我的吧?”

说着,这老头甚至都在此将手中的银针给握紧了,随时准备出手样子,因为他感觉自己被戏耍了。

在他看来,只要是他的‘奇幻七草’的毒性扩散开来,侵入了人体的五脏六腑,在这世界上是没有人任何人能解开的。后来他保守的想了想,或许有那么一些医术出神入化的真正神医,或许有这份本事。

但是,这也绝对不可能是一名三十岁不到年轻人能办到的!

这绝对不可能!

如果有人这么告诉他,他不但觉得这是在戏耍他,更是在侮辱他的毒药和智商!

“够了!”高个男忽然低喝一声,脸上的肌肉、眉毛在这一刻都进行的夸张的扭曲,放佛可以变脸一般。本来憨憨傻傻的想象豁然改变,一双虎目有些渗人的盯着瘦小老头,说道:“这件事你要做的不是不相信,而是应该想办法怎么补救!要杀的人没有死,上面已经很愤怒。要不是念在你还有点用,希望你能将功补过,你以为你今天还会有性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瘦小老头自然不会被这高个男的气势所恐吓,阴狠着脸问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高个男没有回答,而是再次咧嘴笑道:“你以为,你手中那细细的银针,就能杀死我吗?”

“你可以试试……”

试试两个字刚说出口,高个男就眼神一凜,猛地动了。

这么粗壮的他,看上去应该很笨拙才对,但是度却快得惊人,以一种无迹可寻的三角形进攻曲线快扑向了瘦高老头。

老头的出手度果真也很快,两根银针被他几乎在眨眼睛同时刺出去。

唰!唰!

两根银针划破空气,钉在了墙壁上,入木三分。

下一刻,高个男的一只大手,就已经掐住了瘦小老头的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老头就立即脖子被扭断,必死无疑。

不过,瘦小老头也并不是就这样就完败了。

他在刺出了两支银针后,虽然都落空了。但是他左手上,这时候却握住了一个小小的玉瓶,随时能将瓶子捏碎,让里面的东西释放出来。

老头眼神凌厉的看着高个男,毫不畏惧地问道:“你应该听说过九虫毒气散吧?”

高个男眼神闪烁了几下,最终放下了瘦小老头。

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好好想补救措施!要不然你的毒药再厉害,也救不了你!”

——————

【第三更送到!有月票的书友,请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