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只茶杯被摔得粉碎,瓷片满地。

“李公子,怎么了?”一位身材火爆的模特,而且还在今年热映的某部电影里面饰演过一个小配角的三流小明星,小心翼翼地问道。

李基容满脸怒容,看都没有看小明星一眼,对着手机怒吼道:“废物!一群废物!叫你们在演唱会闹个事都办不好,你们还能干什么?吃屎吗!”

“对……对不起。实在是那个家伙的钢琴演奏太棒了,一下就将周围的观众全部征服了。如果我们在站出来闹事,不但成功不了,肯定还会被抓起来……”电话里一男子哭丧着声音说道。

“太棒了?棒你麻辣隔壁!草!”李基容想也不想,直接将手中的手机给摔倒了墙壁上。

哐!

手机顿时被摔得四分五裂,屏幕爆裂。

今天早上各大媒体,几乎清一色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乔依依和蒋飞的绯闻报道,自然是出自他的手笔。乔依依声带受损的时候,和蒋飞一起生活的照片,也是他请人花了大价钱去偷拍的。

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就是想要搞臭乔依依的名声。

在乔依依开演唱会的前一天,将这个轰动性的消息放出来,并且还污蔑蒋飞是一个很有背景的官二代,将乔依依的形象塑造成为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引起粉丝们的不满。

这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再在今天晚上的演唱会上,安排几个人引导本来就心情愤懑激荡的歌迷粉丝,制造骚乱。要是这一步成功,那影响力可就大了。

要知道,今天晚上的演唱会上,可是足足有四万多名歌迷,堪称人头攒动,人挤人的场面。要是生了骚乱,就算现场的安保力量再怎么强,保安再怎么多也是无济于事,绝对压制不下来!

如果再不小心生了踩踏之类的事情,那就更好看,恐怕乔依依的下场会更加的悲惨。

这是他计划好的事情。可是谁知道,人算不天算。李基容怎么能想到蒋飞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医生,竟然是一位琴艺大宗师!用一场钢琴表演,直接征服了四万多名粉丝,让他们集体‘叛变’!

所有真正的粉丝一旦叛变,不再抵触蒋飞,仅仅凭借李基容安排的那几个人手,怎么可能有机会再制造骚乱?

恐怕他们刚一动起来,现场的安保人员估计就得将他们全部制服。

所以,李基容这个精心准备的计划,就这样被蒋飞的钢琴秀给破解的一干二净。

“妈.的!这两个狗男女!”李基容久久都不能消气,脸都有些狰狞了。那位身材火爆的小明星小心翼翼的躲得远远,也不敢再去询问状况,害怕暴怒状态下的李基容,误伤了她。

足足等了三四分钟,李基容才勉强压制住了怒气,盯着小明星说道:“去,将我手机里的手机卡给我找出来!然后上到你的手机上!”

“哦……”小明星不敢反抗,只能听话。这个公子哥她可是不敢得罪的,她能不能出演她人生中的第二部电影,而且还是女二号的角色,可就全靠这位华影公司的公子哥了。

从摔碎得四分五裂的手机中取出电话卡,换到自己的手机上,毕恭毕敬的递给李基容。李基容余怒未消的拨通了一个电话,问道:“演唱会马上要完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请李公子放心。这种最简单的小事,我们还从来没办砸过。”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信心十足。

“那就好!事成了之后,酬劳少不了你们的!”李基容冷冷的说完,挂了电话。

他眼神中这时候浮现出了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仇恨光芒。

“乔依依,你这个臭婊.子!就算你再怎么高傲,老子也要怒艹你!”

“蒋飞?敢打老子?叶媛媛那个女人我不敢动,动你还不敢?”

———————————

乔依依的演唱会终于完成了,并且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在这个网络极度达的年代,前一分钟才生的事情,下一分钟就可能已经闹到了全世界人尽皆知的地步。

所以,演唱会上乔依依的绯闻男友作为嘉宾出场,并且还弹奏了一曲钢琴,征服几万名歌迷的消息,已经被好事者传到了网上。

当然,今天晚上的演唱会中,也混进了不少各大媒体的记者,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第一手得到劲爆的消息,想要看看乔依依会在演唱会上怎么解释今天的事情。

所以,在演唱会结束的时候,网络上关于演唱会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甚至都出现了不清晰版本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一时之间无数人跟帖回复。

“国内第一钢琴大师出现!”

“今晚在乔依依演唱会上,意外见证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听觉盛宴!”

“难怪佳人倾心,原来是绝世才子!”

没有来听演唱会的网名,再看见了这些新闻标题,本来还觉得莫名其妙,可是当听了那并不清晰版本的钢琴表演之后,也就明白了。

演唱会结束时虽然已经是深夜11点钟,但锦城体育中心外面,仍然还是有无数的记者蹲点守候,准备采访开完演唱会的乔依依。一般来说,歌手开完演唱会都很累,记者们也不会不识趣的来采访,但今天的事情一波三折,太轰动了,这些记者实在是等得心急,于是怎么也得在今天先采访到一些消息,才肯罢休。

“总算开完了!呼,今天真高兴,不过也真累。”乔依依坐在椅子上,等着工作人员给她退去身上多余的装饰,换上了一件普通的衣服。

“等会儿估计还得接受采访。歌迷都已经散去,但是外面仍然蹲满了记者,要是不采访你,估计是不会让你轻易脱身的。”梅姨帮乔依依倒了一杯水后说道。

“啊?还有采访啊?”乔依依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梅姨说道:“梅姨,等会儿你去帮我应付一下记者好不好?我今天真的不想再接受采访了。”

梅姨看着一脸疲惫的乔依依,也有些心疼,点头道:“好吧。等会儿你偷偷的溜走,我来解决那些记者。”

蒋飞在下台后,并没有离开。因为他本来就是和乔依依一起来的,都没有开车,所以也只好和乔依依一起走。

总不能他先走一步,出去搭车吧?

要是他被外面的记者现,估计也肯定会被拦住采访。

所以,最后蒋飞是和乔依依一起溜走的。走的是偏门,再加上两人换了衣服,还有人特意打掩护,走得倒是很顺利。

梅姨则是直接走正门,直接和记者迎面走过去,主动让记者包围住,接受采访。众多记者虽然没看见乔依依,很是失望,但是有乔依依经纪人出面,也算勉强能应付事,于是开始采访起来。

“老大,怎么回事?只有这个老女人出来了。乔依依没出来啊!”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中,隐藏着几位黑衣男子,看着不远处被记者围住的梅姨低声说道。

这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老大手机响了,他快接了个电话后,就连忙对司机吩咐道:“快!乔依依和蒋飞要从西北门离开,快点追过去!”

面包车快启动,直奔体育馆西北门。

面包车里面坐着足足有六个人,全是男人,此时一个个都脸色严肃。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大’是一个身材有些胖的中年汉子,在面包车飞驰的过程中,他再次回过头对车后面的四个人说道:“等会儿将乔依依的车拦住了之后,一个个都给我激灵一点,别给我露出什么马脚来!”

“知道了。老大,你放心吧,不就是演戏嘛,谁不会啊!口号是这样的吧?乔依依,你这个见异思迁的、贪慕虚荣的贱女人。有了官二代,就抛弃了我们权英然,我们要替权英然讨个公道!”

“口号你妹!谁**说这是口号了?只是要能表达这个意思就行了,可以自由挥!”

“好的!”

“下手也要注意分寸。主要将那个叫蒋飞的男人弄残就行了。乔依依这个女人,抓两下头,只能扇五耳光,脸打肿!这女人毕竟是大明星,要是真的出了大事,捅出了篓子来,也不好收拾。”微胖中年人嘱咐道。

“把这个叫蒋飞的家伙弄残倒是小意思。不过老大,打女人我感觉有点下不去手啊。还是这么漂亮的大明星。要不我们等会儿占点便宜,动点手脚怎么样?说实话,乔依依这娘们儿真够漂亮的,看得我心痒痒啊。我都对着她的照片,那啥好多次了。”后面有人嘿嘿笑着说道。

“滚!别他妈一个个都给我精虫上脑。今天这事情必须得办好。等将这笔钱拿到后,随便你们去夜总会找什么样得女人都行!”中年人怒骂道。“不就是脸蛋长得漂亮点吗?等回去你干你老婆的时候,关了灯,用被子将她脑袋蒙住,你将她想象成乔依依也一样!”

“这怎么能一样。这不是自欺欺人嘛……”有人嘀咕着说道。

面包车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从正门抵达了西北门,时间刚刚合适。他们车子刚停下来,就看见一男一女从里面走出来,有些瞻前顾后的,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等确定没人,然后才迅上了一辆宝马车。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大眼神很毒,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乔依依和蒋飞,于是吩咐面包车司机慢慢地追了上去。

他们肯定不能在体育中心外面就动手。这里人太多,而且里面太多安保人员。他们在这里估计还没动手呢,估计就将人给招来了。

所以,他们得耐心的跟着,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再动手。

面包车内,六个人中有五个人此时都眼神有些放光,摩拳擦掌的,一看就是准备大干一场的阵势。

唯独有一个坐在面包车最后面的男人,长相一般,身材一般,脸上毫无表情,眼神中也尽是冰冷……

————————

【第三更到!

本来我以为能在十点左右就能搞定,结果硬是写写停停,磨蹭到现在才写出来。真是手残党,战五渣了。

嗯,不管怎么样,还是写出来了!为了保住第六名,为了下个月能领到奖金吃得起饭,泪眼汪汪的向各位求月票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