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若溪,蒋飞自然不需要隐瞒什么。就算现在不让她知道这些事情,等会儿蒋飞也肯定会将能告诉她的都告诉。

否则,作为女朋友的白若溪怎么可能安心。

白若溪被蒋飞抓住了手腕,也就没有再离开,重新坐了回去。

叶媛媛颇为诧异的看了蒋飞一眼,心里顿时明白白若溪不但是蒋飞的正牌女朋友,而且估计在心中的地位不低,已经可以毫无保留的将他的事情都告诉对方。于是她也不再犹豫,说道:“被你杀死的枪手虽然在网上查不到任何的线索,不过我从军队的特殊系统上查出了这人的身份,这人是专业杀手,身上背负的命案已经不少。至于和你交过手的那位,我们也从道路的监控录像找到了他的长相,也和他一样。”

蒋飞闻言眼神一亮,说道:“那就能够找到这两人的背后主使者,知道这次是谁想杀我了?”

军队的特殊系统,或许没有很多小说中描绘的那么神奇,但肯定也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强大。在很多方面的确有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本事。

“不能。”叶媛媛摇了摇头,说道:“这两人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国内活动,只是最近才利用假身份回国。他们背后的雇佣者是谁,谁和他们联络,我们都很难查到,还需要花时间。”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将昨晚逃跑的那名杀手找到,才有可能揪出背后主使者了?”蒋飞苦笑道,也有些不甘心。

昨晚要是他没有事先中枪,那名冷酷男绝对是逃不出他的手心的。要是昨晚杀死了枪手,又一举制服了冷酷男,事情就容易多了。

“的确是这样。不过根据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背后主使者的行动如此的滴水不漏,毫无痕迹。我们就算封锁锦城,严格把守住个关卡,想要将逃跑的杀手抓住,可能性也几乎为零。”叶媛媛有些气馁的说道。

“为什么?”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昨晚的逃跑的那名杀手,这时候估计也已经死了。”

“杀人灭口?!”

“没错。”叶媛媛点了点头。

“好吧。这些人比我想象中的要更狠一些。”蒋飞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停顿了半响才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叶媛媛,说道:“那么,现在说说你的猜测;或者说上次你们在老爷的中毒事件中,已经找到了那些线索吧!”

叶媛媛有些惊奇的看着蒋飞,诧异地问道:“你已经猜到了这次刺杀你的事情,和我爷爷上次被人下毒的事情有联系了?”

蒋飞白了叶媛媛一眼,说道:“我又不是傻子。这些日子以来,我虽然得罪了不少人,有不少仇家。但是还没有谁有这个胆子,敢雇佣杀手当街杀我。也没有谁有这个本事可以雇佣杀手。我仔细想了想,如果唯一有点可能的,那就是我上次帮老爷子逼了毒,引起了某些势力的注意,被他们看成了敌人和眼中钉,所以想要将我解决。”

一向强势无比的叶媛媛,闻言脸色几位难得的有些愧疚,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叶家连累了你。当初要不是我找你去帮我爷爷治病,你也不会被卷入这个大漩涡之中。”

本来有些郁闷的蒋飞,看见一脸歉意的叶媛媛,心情倒是好了很多,打趣道:“要听你真心实意的说出道歉,还真是不容易啊。不过,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无法预料命中注定的。你为了这一点道歉,倒是大可不必。”

叶媛媛没有再接话,只是眼神中仍然有愧疚。

这次的事情,在她看来叶家的确是欠了蒋飞一个天大的人情。本来蒋飞帮她爷爷治疗了双腿,又逼出了体内的毒气,就相当于是救了她爷爷的两次性命,这份恩情几乎是难以报答了。

可是,蒋飞救了她爷爷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补助不说,反而还因此遭受了这么一个大难,差点连性命都丢掉了!所以,即使是一向高冷的叶媛媛,心里也会觉得愧疚对不起蒋飞。

“将背后主使者找出来后,我肯定会帮你报仇!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目标了。”叶媛媛像是立军令状一样的对蒋飞保证到。

“有大致的目标了?”蒋飞一顿。咬牙切齿地道:“能说说吗?这次挨了颗枪子弹,心中憋着不少火气。你让我知道一下对象是谁,现在就算杀不了他,但至少在心里骂人诅咒的时候也能痛快一点,不会那么别扭。”

“真正的背后主使者还不能确定。不过,上次给我爷爷下毒的毒药来源,已经查到了是谁调配出来的了。”叶媛媛说道。

“谁?”蒋飞有些好奇。

上次叶镇南老爷子体内的毒药可是非同小可,一旦毒性扩散了之后,就连医术等级达到了七级的他都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干着急。要不是他从丹药系统里兑换出来牛黄血竭丸和玉龙苏合散,叶老爷子就死定了。

能够配置出这样的毒药来,这人在药理方面的造诣绝对是达到了一种很恐怖的地步。

“被人号称‘毒王’的巫雪莲!”叶媛媛也是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神中有着杀意涌现。

这个敢对她爷爷下毒的家伙,她是恨之入骨的。要是这家伙落在了她手中,她都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巫雪莲?还是个女人?”蒋飞惊奇道。

叶媛媛摇了摇头,说道:“是个身材矮小的糟老头子!上次在疗养院的给我爷爷下毒的奸细,我们还没有查出来,他就被杀死灭口了。不过我们却根据这人前段时间的一些监控录像,我们也照样现了一些端倪,顺藤摸瓜的查出了这位毒王。前段时间这位毒王一直都居住在蜀王府酒店里,等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人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毒王还没有离开锦城。”

“那就要注意一点了。这个家伙弄出来的毒药的确厉害得有些没谱。一般的医生,根本不可能解开。”蒋飞说道。

“放心吧。我倒是希望他再出手一次。只要他敢再出手,我一定会抓住他!”叶媛媛冷声说道。“你现在就在医院里好好养伤,将身体养好再说。破案子,抓匪徒的事情就交给我,这件事我爷爷已经让我亲自插手了。病房外面还有几个市警察局的警察,想要问一下你昨晚上生的情况,你看看要不要接待一下他们?如果不要,我就叫他们离开。”

蒋飞看着白若溪,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去将他们请进来吧。”

白若溪点头站起来走出了病房。

她刚才在旁边一直蹙眉听着,但是蒋飞和叶媛媛的谈话却是让她听得一知半解,仍然是一头雾水。等会儿她还得好好问问蒋飞这件事的起因和过程。

看着白若溪离开后,蒋飞忽然压低声音询问道:“你上次说给我的一百万诊金,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总不能道个歉,就想要将一百万的诊金抹掉吧?”

叶媛媛闻言一愣,随即无语说道:“你就真的这么缺钱吗,这时候竟然还想着诊金的问题。”

“你不懂!现在我拿钱来有急用。你尽快让疗养院将钱拿出来。不过你不需要打到我的银行账号里面,你去找林茉莉,将这一百万打到蒋氏医馆就行了!”蒋飞快说道。

叶媛媛皱了皱眉,一脸狐疑地看着蒋飞,又回头看了一下离开的白若溪,诧异道:“你女朋友回来了,所以你这是要存私房钱?”

“都说了你不懂了。反正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记得尽快!我拿这笔钱真有急用。”蒋飞说道。

看蒋飞挺着急的样子,叶媛媛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点头说道:“好吧。今天下午我就让人将钱打到蒋氏医馆的账号。这段时间其实是我搞忘了,要不然早将钱给你了……”

“那就好。”蒋飞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帮会’赚了这一百万,如果不出意外他就应该会得到两千金币。到时候他随便从丹药商店里兑换一颗疗伤丹药吃了,他就不用再留在医院里受罪了。

而且,钱包里有了金币,蒋飞现在心里才有点底气。

经过这次的刺杀事件,蒋飞不但心头憋着一股火,其实也有些后怕。昨天晚上要是他一个不小心,就是直接没命。

有了备用金币,他要是万一再遇到这样的刺杀事情,也不用太过于担心。

“对了,还有件事虽然无关这件案子的进展,不过我很纳闷想要问问你。”叶媛媛眼睛盯着蒋飞,若有所思地问道。

“什么事情?”

“你昨天晚上,我听乔依依说你是用飞刀杀死那名枪手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那名枪手可是有名的神枪手。还有你最后为什么又将飞刀给拔走了?”叶媛媛好奇的问道。

“飞刀是我的独门秘密,保命底牌,不能随便透露出去,所以你还是别问了。”蒋飞说道。

我总不能告诉你我会小李飞刀吧?

很快,白若溪领着外面的三名市局警察进来,开始询问蒋飞昨晚的情况。

昨天晚上乔依依虽然也在现场,面包车上面的几名专业打手也已经被抓捕,但是他们却都没有和两名杀手亲自交过手,对于很多具体的事情都不清楚,还得由蒋飞来回答,他们才能查出蛛丝马迹。

在叶媛媛和市局警察走了之后两个小时,都还没有到中午的时间,蒋飞脑海里忽然‘叮咚’一声响,随即响起‘哗啦啦’的一阵悦耳金币的声音。

蒋飞在脑海中调出系统界面一看,顿时就笑了。

“恭喜您。您的帮会‘蒋氏医馆’刚才入账4ooo金币!”

————————

【第三更……

说实话,我有些卡文了,后面的情节明明已经想好,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状态很不好,写起来很费力,所以现在这么晚才更出来。最近现实生活中事情又恰恰很多,真是头疼死了,唉……努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