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若溪的确是需要去一趟京城,或者说以后她就需要在京城工作了。

她为了蒋飞辞去了国外的工作,不想再出国,也准备放弃成为一名战地记者这她以前最渴望的梦想。

不过,这也已经是她所做的最大妥协。总不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后,还继续后退,连自己的记者工作都不要了,直接辞职在家做一名全职太太吧?

如果还要继续保留这份在国字头报社的工作,她就不可能留在锦城,要去京城才行。

这样她在国内工作,虽然和蒋飞仍然不在一个城市,但是相隔至少近了很多,要见面也容易,坐飞机两三个小时就到了。

白若溪的假期暂时还没有休完,等两天后她就得开始去京城办一些交接手续。所以听见蒋飞和崔修平的谈话,就走过来插了一句。

“你们这会议是什么时候开始?”白若溪问道。

崔修平颇为惊喜的看着白若溪,知道他今天想要说动蒋飞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恐怕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这位漂亮的女人了,于是连忙回答道:“会议三天后举行!”

白若溪点点头,挽着着蒋飞的手臂,笑着说道:“刚好。我也是准备后天去京城办理工作上的手续,你后天陪我去京城好不好?”

蒋飞有些无奈,没想到刚刚从医院出来,就要去坐飞机去京城,说实话他还真是不想这样飞来飞去。不过现在白若溪这样请求他了,他自然也得答应。

毕竟白若溪这是为了他才回国工作,今后估计得在京城。他如果有时间,怎么也得陪着她一起去帮忙打理。

看着长袍男崔修平再次诚恳的递过来邀请函。蒋飞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勉为其难地道:“那好吧。我就去你们中医学会看看。”

崔修平松了口气。这家伙总算是松口了。要是他亲自出马都没有将蒋飞请动,没有将这件事办好,他不但颜面无存,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像他爷爷交代。

他爷爷崔老神医,可是无比看重这失传已久的‘神针八法’,都亲自写了邀请函请蒋飞前去,足以看出他心里多重视。

“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吧,等后天你到了京城,我会派人亲自来接你。”崔修平说道。

蒋飞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电话告诉了他,也记下崔修平的电话,方便联系。后天要赶去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能有人接应他当然不会拒绝。

————————————

国内的有钱人越来越多,有小资情结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也很早前就开始流行了一种场所————咖啡馆。

不管是文艺青年,还是土豪富二代,都比较钟情于这种场所。甚至很多成功人士也喜欢在咖啡厅聚会聊天。

上岛咖啡馆比起星巴克和左岸这些从国外传进来的舶来品咖啡馆,历史没有那么悠久,底蕴也没有那么足,但是生意却一样很好。

今天本来艳阳高照的天空。刚下午没多久,就忽然下起了雨,街上行人来往匆匆。坐在咖啡馆的临街橱窗玻璃上,听着音响里传来的轻柔美妙音乐。再喝上一杯咖啡,的确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

这种场景如果是一位漂亮的女人。或者是一位帅气的男人来做主角,肯定可以吸引很多异性的目光,就好像一句广告词里面说的一样:听说异性的魅力,在下雨天分泌得更旺盛哦!

可是,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专门破坏这种小资情调,破坏这种优美感的。

哐当!

一位身高足足一米九以上,即使穿着宽松带帽卫衣,也能看见衣服下面强壮身体的大汉从咖啡厅外面走进来,体重过两百斤的身体重重地坐在凳子上,凳子都出了有些惨烈的呻.吟。

有人已经为他点好的一倍摩卡咖啡,上面还拉出了漂亮的花色,他却看也不看,吹了吹冷气后,就像是很口渴一样————

“咕噜!”

一杯咖啡直接被一饮而尽,这人还一点也不儒雅的张大嘴巴‘啊’了一声,皱眉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这咖啡真的一点也不好喝。”

坐在大汉对面的,却是一位和他截然相反,举止仪态都充满优雅,宛如一位欧洲贵族的儒雅男子。他看着大汉喝咖啡的动作,好气又好笑地说道:“喝咖啡不是你这样喝的,你以为是喝冷水吗?”

大汉的长相绝对可以用满脸横肉来形容,不过大汉的长相却并不凶残,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憨厚,就像是一个傻大个一样。

他苦着脸看着儒雅男子说道:“花少,你就不要让我学喝这些上层人玩意儿了吧。学了那么久的喝茶,我现在才勉强能够适应,学这咖啡我估计永远也学不会了。”

被称为‘花少’这个奇怪名称的儒雅男子笑了笑,跟随着咖啡厅的节奏轻轻的搅拌着,说道:“上层人也不是天生就会喝这些玩意儿的。况且这咖啡也不是上层人才喝。凡事都是慢慢的学。”

憨厚壮汉嘿嘿一笑,对儒雅男子十分的恭敬。

他挠了挠头,说道:“我这个人比较笨。学其他的东西还马马虎虎,但是学这些还真不行。”

花少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先不说这个。说说正事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说到正事,憨厚壮汉脸上的憨笑顿时消失,变得很认真起来,回答道:“花少你放心,一切痕迹都已经被我完全清除干净了。就算有人真的怀疑过来,也只能是空口无凭,找不到半点证据!”

“那就好。”花少点了点头。“不过,那个叫蒋飞的家伙。真的这么厉害?医术能破解巫老头的毒,身手更是让两名杀手都铩羽而归。一死一伤?”

憨厚壮汉眼神中浮现一抹精光,有些怒火也有些不甘心。瓮声瓮气地说道:“这家伙的确不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已经将他的底细查了个底朝天也不知道他是在呢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的。不过花少你放心,要是你一声令下,我就亲自动手,百分之百将这小子解决!”

花少看出了壮汉眼中的怒意,知道他对于两次的行动失败,比自己还要不满,所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不是田斐你出手的时候。我这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只是现在没必要。咱们第一次没能将叶家那位老头子解决,今后恐怕就是不会再有好机会,咱们的计划也只能暂时搁浅。就算除掉了这蒋飞,也是于事无补,最多只能出口恶气罢了。这个蒋飞,能杀则杀,不能杀就暂时让他活着吧。一个医术这么精湛,战斗力还这么强,又还是琴艺宗师的男人。说实话,我都对他有点兴趣了。”

“好吧。”名字叫田斐的壮汉仍然有些不甘心,但也不能违背花少的命令,既然花少说了暂时不收拾蒋飞。他也就不会轻举妄动。

“既然咱们暂时不需要打叶家老头子的注意了,那巫老头怎么办?是送他离开,还是直接……”田斐憨厚的脸上一点也不憨厚。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花少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个巫老头也再给他一次机会。明天把想办法把他送到京城去,到时候我会有新任务给他。你也直接告诉他。如果这次他还不能把事情办好,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田斐点头应声。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花少再次为田斐叫了一杯咖啡,让他再试着喝一次,结果这家伙温柔了一点,却也没有温柔太多,皱着眉闭着气像是和苦涩的中药一样,一口喝了一大半,第二口全部喝完,就将咖啡杯放下。

花少一脸无奈,感叹了一声孺子不可教也,自顾自的享受着杯里的咖啡,估mo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让田斐先离去。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宛如倾盆,刚才外面路上还有行色匆匆撑着伞的新人,现在就偶尔才有一些车辆驶过了。

田斐刚离开咖啡店,恰好一对男女走进咖啡店。

女人倒是长相普普通通,不过穿着打扮不一般,衣服饰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闺女能够佩戴的,就单单她手上提的那块红色的1v全球限量版包包,以及脖子上围着的那条价值数万的爱马仕丝巾,就能彰显出身份了。

而女人身边的男人,就有些引人注目了。留着一头长,还扎了一个个性十足的小辫子,宛如搞艺术的感性文艺男青年一样,关键是这家伙的脸蛋,俊俏得不像话,一双桃花眼勾魂十足,不只能让女人犯花痴,简直就是让女人嫉妒。一个男人长这么帅,简直就是不给女同胞留活路的表现!

这对男女,正是蒋飞认识的‘娘炮’帅哥井然,以及叶媛媛的闺蜜芒果。

三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田斐因为好奇看了一眼帅气的过分的井然,而井然也若有所感地看了一眼强壮得过分的田斐,眼神在空中相遇。

井然脸上仍然还是那副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田斐脸上也还是那副可以极有迷惑性的憨傻。

井然和芒果两人走进咖啡馆,井然先张望了一下,看见橱窗位置的花少正对他招手,他就微微一下,拉着芒果走了过去。

芒果今天很高兴,井然不但主动约她出来喝咖啡,而且还准备介绍他的朋友给她认识。芒果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一个男人愿意主动引见他的朋友给一个女人认识,这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什么信号,她觉得这已经很清楚了。

所以,她和井然的关系,是应该更进一步,比如今晚就去酒店开房什么的?

其实,她心里也早就觉得她和井然的关系可以变得更加亲密,这个长相让她都能犯花痴的男人,她早就想逆推!

井然和芒果挨着在花少对面落座,服务员不需要人吩咐就赶紧上来将刚才图斐喝了的咖啡杯扯下,赶紧去给井然和芒果磨咖啡去了。

“捍东刚才还见了其他朋友?”井然坐下后笑着问道。

花少,捍东,这个能让田斐尊敬无比,乖乖听命男人的名字,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花捍东!

“嗯。就是刚才和你们在咖啡馆门口擦肩而过的男人。”花捍东毫不隐瞒的说道。

井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来那人是捍东你的朋友,怪不得我感觉很不简单。”

白芒果坐下后没有说话,看见这个叫捍东的英俊男人,不由得在心里嘀咕道:“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帅哥的好朋友也只能是帅哥。捍东?捍东!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嗯,还好,井然的名字不是叫蓝宇。”

就在白芒果思想跑题有点远的时候,花捍东没有让她沉默太久,很快就优雅礼貌地笑着问道:“这位漂亮的女士就是芒果吧?闻名不如见面,芒果你竟然长得这么漂亮,怪不得可以让井然牵肠挂肚,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捍东你也很英俊。”白芒果闻言笑靥如花地说道,甚至都有点得意忘形了。

女人都是虚伪的动物,都喜欢听别人赞美她们,哪怕她们明明知道这些话的可信度不高,拍马屁的成分占了大多数,但是她们就是喜欢听。

而且,白芒果最高兴的还不是花捍东赞美她长得漂亮,她最高兴的是井然竟然经常在他好朋友面前提起自己,这让她乐不可支,越的肯定了她和井然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了。

“那芒果你觉得我和井然比起来,谁更英俊一些?”花捍东看着白芒果,眼中有着打趣的意味。

白芒果却一点也不上当,毫不犹豫直言不讳地道:“当然是井然更英俊!”

花捍东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奈,说道:“好吧,自从认识了井然之后,我的帅哥头衔就彻底保不住了。”

白芒果捂嘴偷笑,乐不可支。

花捍东也跟着笑起来,但心里却是在感叹:看来,这张好牌可以完全掌控了。

而且,他和井然不着痕迹的在空中相互对视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彼此脸上都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

【先说一下,昨天章节的名字取错了,似乎弄出了两个172章,而没有171章!

汗,实在是太疏忽了,现在想纠正也纠正不过来,VIp章节是不能修改章节名字的。各位书友就不要在意这个细节吧,反正情节没错,没有跳章。

今天第一更现在才弄出来,真的是很抱歉!

不过这一章有分量足足的四千字,算是小小的补偿!嗯,继续去码第二章,今天努力更新两章。明天四更补偿!

有月票的书友,支持一个吧!前面两位大神的月票都在飞涨,本来咱们还只差五十张来着,现在嘛……差一百张了!

咱们订阅也并不比别人差多少,希望各位订阅本书的书友,兜里有月票的,看在太2这么努力的份上,就投一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