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济世堂是一栋三层高的仿古楼房,而且充满了老京城的味道,红蓝相间的各种图案,很有明清古代的感觉。

三人下车之后,很快就有穿人过来帮忙接过行李箱,在前面带路。

穿过前堂三层楼高的仿古建筑物,到了后面视野顿时豁然开朗,竟然是一处别致的小庭院,还真是有种王爷府邸的感觉。虽然小院子的面积不太大,但是装修白色很不同凡响,庭院里面摆设了很多的漂亮花草,蒋飞园艺也是九级宗师级别,对于花草树木的研究也是登峰造极,看见这些盆栽、树木时就是眼神一变,心里感叹这崔家时真有钱!

“这颗黄杨木应该价值不菲吧?”蒋飞看着庭院最中心摆放的一棵造型奇特,十分高大的黄杨木问道。

崔修平一愣,问道:“你对盆栽也有了解?”随即他就淡淡地说道:“这不是一般普通的黄杨木,算得上是一棵黄杨皇,是十多年前我爷爷帮人治病后,别人死活要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觉得一棵盆栽树木也不值多少钱,所以就收下了。后来有名鉴宝大师来这里看了一下后,说这现在这棵黄杨皇简直至少得一百万。”

一百万!

好嘛,蒋飞算是彻底被打败了,这崔家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根据这棵黄杨木的珍惜成都以及价格来衡量,那么这间院子里的各种盆栽价值总和怕是得二百五十万了!

同行的白若溪也是有些咂舌,她不是拜金女,对于金钱并没有多么热衷,但是看见一颗树木也要价值至少一百万,也不由得惊讶。

“看看这里环境如何?如果还满意的话,你在京城的这两天,就暂时住在济世堂的后院。这里虽然不是酒店,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人帮忙,和酒店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崔修平将蒋飞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套房里。

蒋飞一路上看着这院子的奢华装扮,心想就算是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标准,估计也没有你这小院子的标准高。所有的家具全是红木,一人高的青花瓷瓶随处可见,墙壁上挂着的泼墨山水图、名人字画蒋飞看不出是真品还是赝品。

但看这阵势,赝品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就算是赝品,怕是随便一件价值上千元也不是什么难事。

蒋飞对于这里的环境,自然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要不是他医术足够高明,会了系统主动赐予的神针八法,估计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入住这样套房,享受这样的待遇。

看着崔家这样的底蕴,蒋飞更加的下定了决心要向着崔家取取经,学学他们的经营模式,看看他们究竟是将一个医学世家,展成了比土豪还要暴户的家族!

心有所念的蒋飞,就很快很直接地笑眯眯说道:“我想看看你们这济世堂前面的店铺,还行吧?”

崔修平一路上被蒋飞的言论气得不轻,好不容易将接待蒋飞的工作做完了,正想离开呢,没想到蒋飞忽然又提出这样的要求。

皱眉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蒋飞,猜测蒋飞这么做的目的,为什么想要去观看济世堂前堂的店铺,不过没一会儿还是点头淡淡地道:“好。正好我去前面还有点事情,你跟我一起吧。”

白若溪没有跟着去,她在房间里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着去公司报道的事情。

重新穿过小院子,来到前堂,通过另一条通道进入到了前面的店铺,入门的正门口就有两位穿着旗袍的漂亮迎宾小姐。

两名迎宾小姐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看见崔修平这位少东家来了,更是赶紧弯了弯腰,点头行李。崔修平摆了摆手,指着一位圆脸女子说道:“这位蒋医生要参观咱们同济堂,你就带着他好好的参观一下。”然后他转过头对蒋飞说道:“我还有事要办,就不陪你了。”

蒋飞笑着点了点头。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能有美女领路自然比崔修平领路好多了。

崔修平在离开前,又想了想还是对圆脸女子说道:“不能怠慢了这位蒋医生,他有什么要求就满足他,他是我爷爷请来的贵客。”

这倒不是崔修平想要帮蒋飞说话,而是他很了解蒋飞的脾气,要是惹得这家伙不高兴,济世堂有服务员不小心得罪了他,说不定这家伙直接就会拍手走人,中途反悔不参加明天的中医学会讨论会了!

到时候,他不就是前功尽弃?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好。

穿着旗袍,身材丰腴的圆脸女子一听顿时脸上有些惊讶,重新郑重的打量了一下蒋飞,她自然知道崔修平的爷爷是谁。这个年轻的医生,竟然是崔老爷子请来的贵客,难道说这位年轻人和他们少东家一样,也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又或者说是医术惊人的神医?

“蒋医生这边请。”圆脸女子礼貌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带着蒋飞进入了正堂。

蒋飞走在女子后面,欣赏着女人穿旗袍的味道,心里琢磨着这次来京城,是不是也给白若溪买一件旗袍穿穿?其实蒋飞一直都有这个念头,他觉得以白若溪的身材和气质,穿旗袍肯定有味道极了!不过以前一直都没有机会。

现在来了京城,蒋飞也听说过什么瑞蚨祥似乎做旗袍很厉害,等明天开完中医学会的讨论会后,可以陪白若溪好好的逛逛。

走进正厅,蒋飞就被济世堂的真正样子弄得有些愣。这济世堂既不是跟他的蒋氏医馆一样的私人医院,和一般的大药房也有绝对的区别。

如果硬要说和什么相像的话,蒋飞觉得这济世堂的内部结构很像是————商场!

没错,就是商场!

至少这一楼给蒋飞的感觉,就是和一般的大型商场没什么区别,只是看上去更高级一些,一般人估计也不会逛这里。而且这里的服务员也更高级,每一个都是穿着的统一旗袍,很有制.服诱惑的样子。

这商场里面贩卖的不是什么衣服、电器、珠宝之类的东西,玻璃柜台里面摆放的,全部都是补品、营养液,然后营养液、补品……

反正就是一系列的、各种各样、不同包装、不同功能的营养品,种类繁多,数不胜数,偌大的一楼反正就被这些补品给充斥满了!给蒋飞一种浓浓‘脑白金’专卖店的即视感!

药店不卖药,专门卖营养品?这样也能行?

而且最让蒋飞无语的是,在商场的一个位置,还现了一处售卖巧克力、冰淇淋、马卡龙、哈根达斯、咖啡等等各种饮料、甜点的专卖店。

这……真是商场?

难道说,这崔家家致富靠的并不是真正的医术,而是打着医术的幌子,做着商人、开商的活?

蒋飞顿时很失望,这和他预期的有些不同。他本以为崔家这样的传统中医世家,应该是道骨仙风的才对,就算家致富了,也是主要和医术有关的,利用医术造福百姓的同时,也能赚上不菲的钱。

这种理念,其实就是现在蒋飞开蒋氏医馆的理念。可是蒋飞哪里会想到,这崔家简直就是在贩卖‘脑白金’!

如果中医世家都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中医逐渐式微,在国内市场也都逐渐被西医完全侵蚀,那也是自找的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再是医生,是商人了吧?

蒋飞倒不是反对医生就不应该卖补品卖营养液,但是蒋飞觉得不应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这上面来!如果一家药店不卖药,而全部卖补品,这还像话吗?

如果是这样,你还叫什么济世堂,直接叫‘济世补品堂’多好!

“这济世堂的三层楼,都是像这样的商场吗?”蒋飞一边失望地看着,一边问旁边的圆脸女子。

女人摇了摇头,解释道:“咱们济世堂一共有三楼,分别代表三块不同的区域。这一楼的确是有些像‘商场’,专门售卖咱们济世堂出品的各种营养液和对身体有好处的补药。”

“二楼则是药方,主要是售卖各种中药。中药的种类也很齐全,从一般诊治上风感冒的普通中药,到像人参、灵芝这些名贵的中药都有!二楼的药方处,还有咱们济世堂的一些老医师坐镇,给病人看病。”

“而三楼,则是中医养生馆。主要的项目有推背、推拿按摩、针灸、拔火罐等等。不过三楼的中医养生馆是实行的会员制,只有咱们济世堂的会员才有资格进入三楼消费……”

“蒋医生要上去看看吗?”

蒋飞听到二楼三楼不再是像一楼这样,将药店改装成了商场,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还好,这些中医世家还没有彻底的丢弃节操,没有完全的将医生这个职业当成是商人。

至少,这济世堂还是保留了药店的基本守则,真正唯利是图。

“先不忙上去,我在看看一楼。”蒋飞说道。“你们这济世堂的这些补品销售情况如何?疗效和买家的反应又如何?”

女子一顿,当即就理所当然地说道:“济世堂的补药是全国闻名,销售成绩当然很好了。这些药并不只是在咱们济世堂卖,在很多地方、很多城市的一些药店也有渠道在售卖。至于疗效,只要是正规济世堂出品的补药,效果都是很好的。”

——————————

【今天第四更送到!熬夜写第五更!拼了!

只为各位书友支持!请给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