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补品竟然不只是在济世堂里面销售,而是全国范围内都有渠道在销售!

蒋飞这下顿时就明白为何崔家是如此的土豪了。

这岂不是相当于自己成立了一个医药品牌嘛!

全国范围内销售这些价格不菲的补药营养品,所赚的钱想想就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且听这旗袍美女说,销售成绩还很好,这就更加的恐怖了。

要是这些补品的价格再提高一点……

“对了,这些补品的价格大致是多少?”蒋飞忽然问道。他刚才一直都没有注意这些补品的价格,只是光顾着浏览和失望。而且这些补品,也不像一般的商场里的商品一样明码标价,的确是没有标明价格是多少。

“价格不一而足。便宜的一大盒营养品,只需要三四百元。而有些由名贵中药组成的营养液,就算一小盒都要上千元,甚至数千元!”旗袍女子解说道。

两人刚好走到了一间单独的小店铺里面,旗袍女子邀请蒋飞走进去,然后指着柜台里面,指着一瓶包装精良,封面上面刻画着一只猛虎的瓶子,介绍到:“比如这虎骨酒,就是我们济世堂最名贵的产品之一了。虎骨酒主治经络不和,风寒湿痹引起筋脉拘挛,半身不遂,四肢麻木,肩背疼痛,腰疼寒腿,老年体虚,筋骨痿弱,骨节酸痛,步行艰难,跌打损伤,淤血作痛就算这样25omL的一瓶,统一销售价格也是6666元。”

蒋飞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多少?六千六百六十六元!这么贵!你们这酒的名字叫虎骨酒,难不成还真是用老虎骨头泡的酒不成?”

没有听这产品的疗效主治功能,他只是对这么小的一瓶酒,价格就高达好几千元感到不可思议。

这简直比上等的国酒还贵,蒋飞深深的感到无语。要是这么卖产品,想不富裕都难啊。

而且这虎骨酒,肯定不可能是真正用虎骨加上其他重要配合白酒泡出来的酒。如果是真正的用虎骨泡出来的酒,就比如《本草纲目》里的虎骨酒,买这种价格倒是还情有可原。

但是老虎早在很多年前就被名列为珍惜保护动物,而不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大虫猛兽了。因此虎骨酒,也早就被明文禁止不准制造和使用。

现在估计有些有条件的有钱人,倒还有希望能够喝到真正的虎骨酒,毕竟在这个社会上,用钱办不到的事情还很少。不管是什么违法的事情,都照样有人做。

比如象牙、藏羚羊皮这些,不照样有犯罪分子为了钱而铤而走险吗?

不过,就算有途径买到,但也绝对不敢这样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卖!

就算济世堂有天大的背景也不行。

旗袍女子微微一笑,说道:“这虎骨酒的成分中有没有真正的虎骨我不知道,应该没有。不过我知道这虎骨酒的疗效是真的不错,似乎是崔老神医亲自研出来的。我有亲戚,就是常年的风湿病,经常疼痛不已,自从买了虎骨酒,只要在疼痛的时候喝上一小口,疼痛就会立即缓解很多。”

听到是鬼门手崔老神医亲自研出来的产品,蒋飞皱了皱眉,本来他觉得这种补品太过于荒唐,根本不足为信,现在倒是觉得或许有那么一点用了。

难道说这崔老神医研制出了什么配方,可以代替虎骨的作用?

心里这么想着,蒋飞对旗袍女子说道:“将这虎骨酒的说明书给我看一下吧。说得这么神奇,我都想看看了。”

旗袍女子点了点头,对于站在柜台里面的另一位穿旗袍的年轻女售货员说了一声,对方就将虎骨酒的说明书拿了出来,递给蒋飞。

丹参,干地黄,地骨皮,干姜,芎?,猪椒根,白术,五加皮,枳实……

蒋飞看着说明书上的配方药材,皱了皱眉。

这虎骨酒的配方很平常,和《千金》卷十一中关于虎骨酒的配方,基本上一模一样————除了最重要的东西虎骨没有了。

可是虎骨酒,虎骨酒。如果没有虎骨,还能算是虎骨酒,还能有虎骨酒的疗效吗?

蒋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很快就想通了道理。

他觉得既然这济世堂敢将这虎骨酒的售价定得这么高,应该还是有原因的,这虎骨酒恐怕真的有效果,不可能是欺世盗名。

至于这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配方,济世堂不写在使用说明书上,倒也好解释。这种绝密的配方,肯定是无比珍贵,需要绝对保密的。要是将这配方随便写在了说明书上,泄露了出去,岂不是其他厂家也都能生产制作虎骨酒了?那济世堂还买个屁啊。

所以,这虎骨酒说明书上的配方,只是残缺版的配方,只要是医生大多数都知道的。而真正的配方可以代替真正虎骨的那一部分药材,就被隐藏了起来。

想到这里,蒋飞就有些好奇了,想要知道这虎骨酒是否真的有神奇的作用,也想要知道这代替虎骨产生作用的药材是什么。

于是蒋飞迫不及待的问道:“能不能倒一点虎骨酒给我尝一下,我想看看这虎骨酒效果如何。”

“——————”柜台里的销售小姐被蒋飞这个要求给问得愣住了,哭笑不得。

她在这济世堂工作一年多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说有客人提过这样的要求。

你当这里是水果店卖水果呢?还尝一尝味道,试试效果如何,这种数千元一小瓶的酒,也能随便给你尝嘛?

而且这些酒都是密封好了的,不售卖出去绝对不会开瓶,我怎么倒给你尝?

给蒋飞当导游的圆脸女子,也是被蒋飞的要求弄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虽然根据刚才少东家崔修平的神色和话语来看,这位年轻蒋医生的身份绝对不一般,连崔老神医都很看重的人,在这济世堂里提出这样要求,也不算什么,为他浪费一瓶六千多的虎骨酒估计少东家也不会有意见。

但是,她也不敢私自做决定啊!

六千多元,对于她们这些做销售的员工来说,也不是一笔小钱了。一个月的工资,如果没有提成的话,也远远没有这么多。而且如果私自做了决定,做错了罚钱是一方面,说不定还会直接被开除!

“蒋医生,这虎骨酒都是密封好了的,无法倒出一杯给你品尝……”圆脸女子有些尴尬地说道。

蒋飞这时候也才反应过来,现自己的问题似乎的确是有点过分了。别说买这虎骨酒了,就算去一般的卖酒的地方,也没有说要买酒先尝一口的道理啊。

“那我就买一瓶吧。你们这里应该可以刷卡吧?”蒋飞想了想说道。他现在倒也不太缺钱,为了搞清楚这虎骨酒的效果和配方,花几千元倒也不算什么。

叶媛媛才支付了两百万到蒋氏医馆,在来京城之前,他就让林茉莉往他银行卡里打了一笔钱。林茉莉虽然知道蒋飞去京城是为了陪白若溪,但她也并没有小气,默默地直接打了一百万……

柜台里面做销售的女子闻言倒是松了口气,她也看出蒋飞身份不简单,要不然不会有专人一路陪伴,现在蒋飞愿意出钱买酒,而不是提无理要求,她也就没压力了,反而会因此多一笔业绩额。

但是圆领女子这时候却是更加的担心了。

蒋飞要品尝酒她很为难,蒋飞现在掏钱买酒她也照样不敢答应啊!

要是蒋飞真的是一位无比重要的贵客,现在在济世堂内喝点酒都要掏钱,这事传到了崔修平耳朵里,照样也是她的失职。

于是她有些着急地说道:“蒋医生你能等一下吗?我叫人去告诉一下少东家,少东家就在二楼。”

蒋飞闻言没搞清楚圆脸女子的意思,有些纳闷。自己免费品尝不行,掏钱品尝还不行嘛?不过看见她脸上的担忧,就大致明白了一点,说道:“好吧,你去让崔修平下来一下。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问他。”

现在看了一下济世堂的庐山真面貌,也知道了济世堂的销售手段,蒋飞觉得受益颇多。虽然他不可能完全借鉴这济世堂的经营模式来赚钱,但是至少还是可以吸取一点好的有用经验,慢慢的消化。

这些经验就不是这些销售员能告诉自己的,怕是崔修平这位济世堂的少东家才能了解其中的内幕。

圆脸女子赶紧点头去通知崔修平了。崔修平也没让蒋飞等太久,约莫三分钟后就从二楼下来。

在没有完成他爷爷的命令前,他现在对于蒋飞还是尽量满足要求,不能惹得这个家伙太生气。

大不了,等在明天的中医讨论会上,他直接打败这家伙浪得虚名的神针八法,到时候就能直接出口恶气,将这些天的仇报回来!

这两天被蒋飞压制的恶气,崔修平不是真的消失了。

“你又要干嘛?”崔修平走过来没好气的问道。

“我对你们济世堂的这虎骨酒很好奇,听说是你爷爷亲自研出来的?我想尝尝。”蒋飞笑着问道。

崔修平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看着蒋飞,又看看了看柜台上的说明书,很快就猜到了蒋飞的意图,说道:“你不是想单纯的尝尝,是想尝尝后,推断出我们虎骨酒的独门秘方吧?”

蒋飞一笑,没想到这个崔修平还挺有脑子,挺聪明的,竟然一下就猜出了他的意图。于是蒋飞也不拐弯抹角,直认不讳地点头道:“的确如此。”

崔修平闻言不但不生气,反而轻轻一笑,对售货员说道:“给他开一瓶虎骨酒。”然后他看着蒋飞,笑着道:“我就等着你品尝出我们虎骨酒的成分到底是什么!”

尝一尝虎骨酒就能推断出配方?

你这是做梦呢!

要真是这样,我们这虎骨酒不早就所有人都会配置了?

————————

【第五更!

货真价实的第五更!足足一万五千字!太2做到了!

这么努力,到了月底,各位还不舍得将兜里的月票给太2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