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蒋飞没想到,自己在远隔千里之外的锦城打败了秦正明、喻青松这两位老头,并且调侃了两句中医学会,竟然就被中医学会的广大会员知晓,但是他的医术、做了什么事迹,却是却没有被谁提起过。

看来,他的名声已经先在中医学会中变坏了,要是他站出来承认自己的身份,估计这群家伙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他吧?

不过蒋飞自然也不惊慌,也不想走,他现在很好奇中医学会的讨论会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像看看这国内顶尖中医聚在一起会讨论什么问题。

是斗医?是讨论扬中医?还是直接讨论应该怎么赚钱?

不过,蒋飞想要低调默默的观看,这些中医学会的会员们却对他这位生面孔表示相当的好奇。

“咦,修平你身边这位好面生啊?是新加入咱们中医学会的医生?”有人看见蒋飞好奇的问道。

今天能够进入这大厅里面的人,除了穿着制服的服务员之外,就只有中医学会的会员才有资格进入,现在人等是免进的。

蒋飞的穿着显然不是服务员而且还和崔修平走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平起平坐的样子,身份应该是平等的,自然唯一的可能就是新加入中医学会的会员。

“这么年轻就能进入中医学会,肯定又是哪一中医世家、或者‘千年流派’的优秀晚辈吧?”有人笑着赞叹道。

别看今天大厅里的人虽然有不少中年人和年轻人,看上去似乎中医学会的会员并不怎么值钱了,但是这些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却都是凭借自己真正的实力才能进入中医学会的!

中医学会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可能走后门,就像是崔修平这样显赫的家世和身份也不能,只有医术达到了一定的级别,可以和全国最顶尖的名医们相媲美后,才会被吸纳进来。

而今天在座的年轻人,要么就是崔修平这种,本身家世就是传承了上百年,底蕴无比深厚的中医世家,相当于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从小就耳濡目染,可以接触各种中医的高级的知识,所以医术自然在年轻的时候就出众,跨入‘名医’行列;要么,就是拜入了‘千年流派’里学习,成就非凡。

听见这些话,崔修平眼皮跳了跳,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蒋飞。

如果按照他的本心来,他最想做的肯定就是直接把蒋飞的身份公布出来,告诉所有人这个家伙就是蒋飞,就是在锦城自称‘中医针王’的家伙,看不起中医学会、藐视中医学会的医生。

到时候也不需要他出手了,大厅里的几十号人恐怕都会群情激奋,对蒋飞群而攻之,好好地出一口心里的憋屈气。

想想这个场景,崔修平就觉得肯定会很舒爽,肯定很大快人心!

但是如果他这样做了,万一蒋飞大闹一场,将今天的中医学会闹得不欢而散了怎么办?而且他还答应了他爷爷,要将蒋飞请到,到时候他回和蒋飞亲自见面交谈一下,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于是崔修平只能忍住心中这个极有诱.惑性,让他很有冲动感的念头。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打了个哈哈说道:“等会儿,等会儿我再向各位介绍他的身份吧!”

暂时忍忍,等爷爷见了这小子后,再等会儿讨论会后的斗医切磋中,再让这家伙知道我的厉害,知道中医学会的底蕴!

崔修平在心里默默想到。

虽然他爷爷对蒋飞这个‘中医针王’似乎很看重,对于失传已久的神针八法很感兴趣。但是崔修平在心里却并不以为然。在中医界公认是后起之秀领头羊的他,在中医公会内医术不能算是最高的,但也已经是年轻一辈少遇敌手,就算蒋飞医术不错,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只要到了斗医切磋的环节,崔修平觉得自己要让蒋飞出丑丢脸,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先坐下,蒋飞闻言颇为好奇的问道:“刚才这些人说的‘千年流派’是指什么?”

崔修平耐着性子解释道:“千年流派如果要给个定义的话,你可以理解成为武侠小说里的门派。比如华山派、嵩山派什么的性质差不多。”

“千年流派只是一个称呼,但未必传承了千年,这个只是代表这个流派传承的时间长、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宗师级别的人物,还有反应这种流派的传世经典著作,后人子弟之中,也出现了不少杰出的人物,学习者较多,在短时间内不可能销声匿迹。”

“千年流派其实和我们崔家这种中医世家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都是传承久远,前辈高人们一代代的遗留下来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财富,让咱们后辈学医变得容易很多。比如,现在大厅里的不少年轻人、中年人,虽然年纪不算太大,但是医术却能够与全国各地最顶尖的名医们一较高低,就是因为有传承可以学习的缘故。”

“现在国内最昌盛的三大‘千年流派’,都属于中医学会的一份子,分别是‘火神派’、‘丹溪派’和‘攻邪派’!而我刚才说咱们中医学会现在一直有三位领头者,就是分别属于这三大派的派主。”

蒋飞听得啧啧称奇。

虽然他现在的医术自觉地已经达到了一个还算比较高的境界,但是对于这些中医秘闻,还真是第一次听见。没想到国内的中医还有这么玄乎的门道在里面,更武侠小说一样还分成了不同的派别!

“一般的医生想要拜入这三大流派,困难吗?”蒋飞问道。

崔修平点点头,说道:“当然很困难。这三大流派就算是人数最多得丹溪派,真正的门人老老少少加起来,也约莫一百个!而最少的攻邪派,正规的弟子门人更是只有五十来个。”

“那这三大流派,平时在外面也有产业,也有生意开药方、开医馆?”蒋飞又若有所思地看着催修平,笑眯眯地问道。

催修平看见蒋飞的样子,就知道蒋飞心里想的什么。无非就是暗自他们这些中医世家、中医流派借助中医大量的赚钱。

“当然有!这三大流派的在外面的产业,每一个都不比我们崔家的济世堂小多少。”崔修平没好气地说道。“不过,我们在外面有产业又怎么了?难道医生就不能赚钱了?你现在在锦城不也一样开了医馆赚钱?你怎么没有直接免费给病人看病?”

蒋飞哑然失笑,道:“你看你,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说不能赚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你反应这么大,难道你自己心里有愧吗?”

“——————”崔修平差点被气得吐血。他又一次被蒋飞坑进沟里了。

蒋飞笑着摇了摇头,转过头打量着大厅里的会员们,没有再问问题了。

利用中医赚钱没什么,医生也是要吃饭的,不可能免费给病人看病。看病收钱,天经地义。

这,也是蒋飞一向以来信奉的准则。所以蒋飞开蒋氏医馆,赚钱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只是,赚了钱,也应该干一点正事吧?

你们这中医学会既然是官方承认的组织,而且每一个会员都还拿着国务院的特殊津贴————虽然很少。但是,你们每个人肩膀上就有了一个责任。

你们还特意将全国最顶尖的大部分名医都集合起来,形成这么一个学会,难道就不应该为中医做点什么吗?

不在其位才不谋其政。你都在这个位置上了,肯定得付出一些。

但是你们却一个个都只顾得赚大钱了,还搞什么内斗,连会长都挑选不出来!

这————真的合适吗?

就算蒋飞只是一个外人,并没有加入中医学会,但是作为一名中医,他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

就在蒋飞内心愤愤不平,有些‘愤青’思想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道惊讶中带着愤怒的声音:“蒋飞?你竟然还敢来这里!你是准备嘲讽我们整个中医学会吗!”

蒋飞听见这道声音也有些惊讶,回头一看,就现同样也穿着长袍的老头,京城中医大学的特技教授喻青松从外面走进来,看见蒋飞后又羞又恼又怒。

年逾六十功成名就的他,上次去锦城给叶镇南治病,结果不但束手无策,没能治好,反而还被一个毛头小子狠狠的打脸了一次,这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羞辱的一件事情,所以蒋飞的样子就算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

今天中医学会的讨论大会,家里就住在京城的他肯定得前来参加这次的盛会。

可是没想到,走进来竟然看见了蒋飞!

“咦,好巧。你也来了。”蒋飞看见这个当初要让他羞愧难当,结果自己羞愧难当丢了老脸的老头,不慌不忙,笑着说道。

手下败将而已,他再次看见,自然没有什么需要惊慌的。

至于这里是在人家的地盘,中医学会人多势众,那又如何?难不成这些人还能打他不成!

“你……”

喻青松气得吹胡子瞪眼,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瞪了半响后才指着蒋飞说道:“他……他就是那个‘中医针王’,看不起中医学会的家伙!”

——————

【第三更送到!

求月票啊!咱们差前面就五六十票,求各位书友帮太2一把,能冲上去,拜托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