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青松一开口点名了蒋飞的身份,顿时就在大厅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场有些人知道一点当初在锦城生的事情,有些人不知道。不过经过喻青松这么一说,听到‘中医针王’和‘看不起中医学会’等字眼,甭管这些人知不知道锦城生的事情,就都一个个不高兴了。

中医学会未必将国内最顶尖的中医都网络了进来,但至少这已经是全国最高级的中医组织。在场的所有人,就算是像崔修平这种中医世家、或者三大学派的后辈子弟,当初进入中医学会也不是那么简单,也照样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的。

他们不说以能够进入中医学会为荣,但是他们的的确确就是中医学会的一份子。现在冒出来一个什么‘中医针王’,看不起中医学会,不就是相当于‘啪啪啪’打他们脸吗?

这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管是三大学派的年轻高手,有或是中医世家的晚辈子弟,还是全国各地最顶尖的老头名医们,都忍受不了这种说法。

心高气傲的年轻人直接就眼神不善,一些打扮时尚颇有魅力的女人也双眼好奇的打量着蒋飞,似乎想要看清楚这个年纪不大的帅哥,究竟是什么来路。

“修平,你不是去锦城摆平这家伙的吗?怎么反而还将他带到了京城,今天还来参加咱们中医学会了?”

“怎么,这家伙难道是见识了小崔神医你的神奇医术后,直接被懵了,所以现在知道了天高地厚,又看得起我们中医学会了?”

“中医针王?这个名头我前段时间也听说过,不过并不是在《中医报》上,而是在什么娱乐圈的报纸上看见。似乎还是乔依依的绯闻男友,号称是国内钢琴第一演奏大师吧?”

“呵呵,原来还是混娱乐圈的戏子啊!怪不得这么会炒作!”

众人哄堂大笑,各种嘲讽打趣言论不断。

在他们看来,‘中医针王’这个名头已经足够荒谬了。如果是像崔修平爷爷,崔家现在的‘掌门人’崔老神医这种级别的人物有这个称号,他们还会服气。

不过崔老神医肯定也不会给自己安上这么一个名头。

眼前这个中医针王,钢琴演奏第一大师,在他们看来应该就真的只是炒作的手段罢了,将蒋飞看做了混娱乐圈的戏子。

喻青松看见蒋飞被众人嘲讽,气得涨红的脸上也变好了许多。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看见有这么学会的同仁攻击蒋飞,他也就放心了。

虽然上次在锦城他被蒋飞打败了,颜面扫地,但是这次是在京城,而且还是在中医学会的讨论会上面,他当然不需要怕。上次的面子,必须得找回来!

蒋飞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杂乱语言,到没有多少慌乱,也不脸红。

只有名不副实,被人拆穿了心中没有底气才会心慌,才会脸红。他是名副其实,身正不怕影子斜,胸有成竹的人!干嘛需要害怕?

蒋飞饭而是心头有些哑然,没想到自己的名气已经大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和乔依依的事情,还真是闹到了全国皆知的地步,早已经走出了锦城,连远在千里的京城,还是这些中医学会的医生,竟然都有人知道他。

“小崔神医,你今天带这人来是干什么?难道他现在想通了,想要加入我们中医学会?我先说好了,就算我承认这个蒋飞的医术不错,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同意他加入中医学会!他要是加入中医学会,我就退出!”喻青松冷声说道。一副和蒋飞势不两立,绝不共存的烈士模样。

开玩笑,他现在都还记得在锦城军区特殊疗养院,当蒋飞治好了叶镇南双腿,嘲讽挖苦他样子。

要是以后和蒋飞共事,同处中医学会,不是要膈应死他妈?

“是啊。咱们中医学会虽然说要进入的硬性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医术得有一定的造诣。不过,如果是某些品德不行的人,咱们中医学会也绝对不可能收的。”

有人附和点头道。

“就是。咱们中医学会得要求严格一点。要不然,再出一个像小崔神医你师兄端木德那样的人,我们中医恐怕就得彻底被西医侵蚀……”

一位满头银的老者愤愤不平地说道。不过他被旁边一位医生拉了拉袖子,咳嗽了一声,他才现自己有些冲动过头,扯远了一点,于是连忙住嘴。

而坐在蒋飞旁边的崔秀平,本来还心里又高兴又有点紧张地着看蒋飞被众人围攻,高兴终于有人站出来替他出口气,紧张蒋飞会不会承受不住爆。

可是在听见这银老者的话之后,顿时脸就变得阴沉下来。

比蒋飞都更加的阴沉,更加的不高兴,就像是被戳中了最心中最痛楚的地方。

蒋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顿时好奇不已,心里猜测道:“难道这崔修平的师兄是什么败类?对了,我记得这家伙自称是他爷爷鬼门十三针的唯二传人。应该鬼门针的第一个传人就是崔修平的师兄,叫什么端木德的人了吧?”

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蒋飞顿时心里就燃起了八卦之火,眼神若有所思地扛着崔修平。

崔修平则是有些愤怒的看着周围的人,语气也没有刚才那么和善:“没错,我周围这个家伙就是蒋飞。不过,邀请他来参加我们中医学会讨论会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爷爷亲自邀请的!所以要不要让他加入我们中医学会,你们反对也没有用!”

哗!

此言一出,周围众人纷纷惊讶不已。

这个锦城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医生,竟然是崔老神医亲自邀请的?崔老神医是什么人啊,中医学会的仅存的两位名誉会长之一!

是他们这些加入了中医学会的会员,都必须要仰视的存在!就算是中医学会三大学派的掌门人,中医学会的三大领头羊,都必须得尊重的老神医。

崔老神医不但医术出神入化,而且更是德高望重,他们这些一般的名医根本没法比。

就算崔老神医这一生遇人不淑,看走了眼,曾经收了一位品行极差的徒弟,也没有人敢说崔老神医半个不字。

毕竟,收徒和医术、医德,完全是两码事,是互不相干的。

崔修平瞧了众人一眼,继续道:“要是得会儿有谁不服气,觉得蒋飞的医术不够格,那就在斗医的环节中和他切磋一下就是。”

说这句话的时候,崔修平将眼神落在了刚才气势冲冲的喻青松身上,其意不言而喻。

他这句话,自然是说给喻青松这老头听的。

崔修平对于喻青松也的确是有些怨言和怒气。

先蒋飞这件事就是因他而起,他在锦城被蒋飞打败了后,还跑回京城四处愤愤不平的宣扬;今天他耐心的等待着大会的开始,也是这人走过来走过来揭穿蒋飞身份,才让有人提气他那个师兄端木德。

喻青松被崔修平这句话一激,老脸更加的涨红,心中愤怒不已。

又不是我开口提的你师兄端木德,你将怒气泄到我身上干什么?你这年轻人真不讲究!

蒋飞却是笑容满面,有些诧异地看着崔修平,他没想到这长袍男火气倒是挺大的吗。起怒来,竟然丝毫不顾喻青松这老头的脸面。

“等会儿大会后,有医术切磋吗?”蒋飞笑眯眯地问道。

崔修平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有。”

蒋飞笑着点了点头,对喻青松道:“欢迎喻教授再次指教。”

喻青松老脸涨红,“你————!”

哗啦啦~~~~

大厅里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只见大厅门口出现了几道身影。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有两名,是年纪约莫都是五十岁左右,穿着长袍的男人。

这两人的长袍的胸口部位,分别绣有一块特殊的标记。其中左边体态有些偏胖者胸口绣的标志是一块造型很古朴的鼎炉,蒋飞刚才进入大厅的时候就留心注意了一下,现大厅里有同样穿着长袍,胸口绣有这样标记者不在少数,足足有十几号人。

中间是一位带着眼镜的瘦个子,他胸口绣的标志是一个骷髅头,让蒋飞响起了小学课本上代表‘剧毒品’的箱子上面就会有这个标志。

至于最右边的一位,让蒋飞倒是有些惊讶,眼睛都微微睁大了一点。

这竟然是一位年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风韵犹存美少妇!

少妇穿着一件标准旗袍,胸口绣有一团火焰,身材不仅仅是凹凸有致,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些夸张的诱人了,胸部和屁股都极大,腰身又很细,这样的身材穿旗袍简直就是堪称一大杀器。

而且少妇显然平时保养极好,虽然能从风情里面看出一点年纪不小了,但是脸上没化浓妆,肌肤照样很细腻。

蒋飞看着三人走在最前面的样子,以及大厅里众人看见三人后恭敬的神情,忍不住问崔修平:“他们三人就是三大流派的掌门人,中医学会的领头者?”

崔修平点了点头,介绍道:“从左往右,分别是丹溪派派主孔云、攻邪派派主阎西平、火神派派主虞如芝。”

蒋飞点了点头,心中记住了最右边这位烟视媚行的少妇,乃是火神派的掌门人虞如芝。

如果不是轻言所见,由崔修平介绍,在外面蒋飞肯定不会相信这女人竟然是一位中医‘千年学派’的掌门人!

就在蒋飞心中嘀咕不已的时候,三名中医学会的领头人已经步入大厅,在众人的抱拳礼貌声中穿梭而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火神派的派主虞如芝在经过蒋飞面前的时候,蒋飞眼皮忽然一跳,他现这个女人竟然对他————抛了个媚眼!

这是真的,还是看花了眼?

——————

【第一更!今天月票没怎么涨,和前面的差距越来越大,求各位帮个忙吧!有月票的书友请支持一下,真的很想冲上前六去啊!!!

在电脑前给各位鞠躬、烧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