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怎么会认识我?你告诉他的?”蒋飞皱低声问旁边的崔修平。

崔修平此时听见虞如芝忽然提出蒋飞的名字,也正在好奇纳闷呢,不解地道:“我和这位火神派的派主根本就没有怎么打过交道啊,我怎么会跟她说你的事情!”

“这就奇怪了。”蒋飞皱眉道。他倒是不怀疑崔修平的话,崔修平不至于在这件事上骗他。

但是虞如芝,又是如何认识他,并且还知道他的来历的呢?难道这位身份不一般的火神派一派之主,也是个喜欢娱乐圈的人,经常关注娱乐圈的报纸新闻,所以像乔依依的粉丝一样认识了他?

这还真不是不可能。

这个女人给蒋飞的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这女人是‘千年学派’的派主。按照这个道路推测,那么她关注娱乐圈新闻倒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就算她关注娱乐圈,因此知道了自己和乔依依的事情,但是她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抛媚眼,在这时候将他单独提出来,邀请她参加斗医大赛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

蒋飞总觉得自己没这女人的‘胸.罩’笼罩着,这女人多半是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有什么阴谋。

蒋飞虽然知道自己长得很帅,是一个帅哥,仅仅凭借外表就可以俘获很多以颜值为第一条件的妹子的芳心!

但是,这位火神派派主虞如芝,蒋飞不觉得她是这样简单的花痴妹,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就已经被他的巨大魅力所俘获了!

蒋飞自信,但还不至于脑残。

一个‘千年流派’的派主,可能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吗?而且看这女人烟视媚行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果一个男人要是敢小瞧她,恐怕会被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当然,这个女人要吃蒋飞,蒋飞觉得自己如果反抗不了,他也可以认命让她吃算了。

蒋飞就是怕这身材、气质都有些出众得夸张的女人不吃他,而是抱有其他目的,想要坑他!

那蒋飞肯定就不会同意了。

“蒋飞?”台上阎西平和孔云两人听见这名字皱了皱眉,有些纳闷,跟着虞如芝的眼光望过去,立即就看见了坐在崔修平旁边的蒋飞。

他们作为两大‘千年流派’的掌门人,平日里肯定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情,并没有听说喻青松、秦正明在锦城被人打败的事情,更不知道最近娱乐圈生的大事,所以并不认识蒋飞。

“连续打败了我们中医学会的几名会员?这么年轻,看来医术应该还不错。”两人在心里愉快地想到,觉得马上就又可以吸收一名后起之秀了。

可是在下面,刚才已经和蒋飞起了冲突的众人就不干了,开始嚷嚷起来。

“他?让他参加斗医大会,还有可能代表我们中医界与西医切磋交流?这不是说笑吗!”

“这人号称是‘中医针王’,难道还真的就是‘中医针王’了?他够资格嘛!想要代表我们中医学会,可不仅仅只要医术,更是要有医德!这家伙医德我看多半不过关!”

看着大厅里刚才那种群情激奋的情绪消失,转而变成了大多数人对蒋飞的意见,阎西平和孔云两人都眉头皱得很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唯独虞如芝从头到尾都是保持一脸的微笑,仍然笑眯眯地远远望着蒋飞,望得蒋飞心里有些虚。

这女人,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

“静一静!静一静!到底有什么问题,慢慢说吧。”孔云站起来说道,让骚动的众人变得安静了不少。

这时候喻青松铁青着老脸站了起来,怒声说道:“虞派主这个决定,我喻青松第一个反对!这个小子有何德何能能够代替我们中医界出战?一个连我们中医学会都看不起的人,还代表我们中医学会,这简直不就是说笑话吗!”

喻青松虽然在中医学会之中,医术并不算多厉害,但是资格却不简单,再加上年纪不小,所以还是话语权的。

其实只要能够进入中医学会的医生,哪一个不是在各自的一亩三分地上名气极大,德高望重的存在?要不然,也不会被吸纳进入中医学会了。

所以,其实只要是中医学会的成员,每一个都是有话语权,就算是面对三大学派的掌门人,中医学会的领头者,他们也照样敢提出意见。

“看不起我们中医学会?这是怎么回事?”孔云和阎西平同时眼神一凜,在喻青松和蒋飞身上扫视了一个来回,不悦的说道。

在医术上打败了中医学会的会员,这没有什么。毕竟人家医术比你高,有没有犯罪,你总不能限制不是中医学会的会员,医术就不能厉害吧?

但是,你医术高没什么,你要是看不起中医学会,这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看不起中医学会,那就是想要跟中医学会为敌的节奏。作为中医学会的领头者,其实也就算是三大会长之一的他们,肯定是对于这样的人没有好感的。

就算这人是个人才,医术不错,也不可能被他们接受!

喻青松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人不但看不起我们中医学会,而且他的私人医馆内,还挂着一块‘中医针王’的匾额!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后辈,就算有几分医术,那又如何?这样人的难道就有资格代表我们中医学会出战了吗?”

蒋飞终于站了起来,对着四周算是同仁的医生们拱了拱手,然后看着喻青松说道:“你知道吗,我本来还想礼貌绅士一点,就像伏尔泰说的一样: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全力。可是,对你这种都已经过了知天命年纪的老头,还这么小肚鸡肠因为仇恨歪曲事实的行为,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你————”

蒋飞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先别你,你说了那么半天,也该我说说了。先,我知道你对我很不爽。因为上次在锦城的时候,你想教训我,结果实力不济被我好好的教训了一顿,所以记恨在心,一直想着要找回当日的面子。如果你有这个实力,我随时欢迎。

至于你说我看不起中医学会这个说法————说实话,对于中医学会,我没有看得起,也没有看不起,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医学会。你会看不起或者看得起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人吗?你都不认识他,看不起或者看得起,自然就是无从说起,无稽之谈。

不过,我可以很肯定的是,对于你这位京城中医大学的教授,我肯定是看不起的!如果你要说你代表了中医学会的脸面,所以我看不起你就是看不起中医学会。那好吧,你就当我看不起好了。

最后,从头到尾,我记得我好想都没有说过要参加你们这个所谓的斗医大赛,也没有说过要代替你们中医学会参加就什么交流会吧?我就奇了怪了,我自己都没有想过要参加,你们干嘛一个个都站起来反对我?”

蒋飞脸上带着冷笑,看着这一群群人。

既然这些家伙看他很不高兴,那就一次性得罪个够吧!

反正他也和这些人不熟,也没有打算以后要和这些人打交道,更不会有求于这些人。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他又不会少二两肉!

蒋飞想来算是一个比较好说话的人,但是也不怕事,既然有人要踩乎他,他肯定得反抗。

而且,这个喻青松老头他真的是受够了。

他第一次站出来踩乎蒋飞,蒋飞也没有跟他一般见识,结果他现在还要站出来倚老卖老,这简直就是自己找打挨了!

他要是医术高明,要来反对蒋飞也还好一点。可是这老头明明医术就不咋地,还这么强势,究竟是谁给他的信心?

有人打了你左脸。你就得伸出有脸去给他打这种事情,蒋飞就算脑袋烧了也做不出来。

听见蒋飞这一连串的话,大厅里不少人都是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小子的嘴真毒啊!虽然蒋飞这话里隐隐也有些鄙视中医学会的意思,但还真没有太过分的地方,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但事件中心风暴出,被蒋飞完全针对的喻青松,就直接脸被气得铁青,身形都摇晃了一下,差点没倒下去了。

“你,你,你……”他指着蒋飞,结果连说了三个你字,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似乎是被气得失语了。

阎西平和孔云脸色有些有些低沉,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缓缓点了点头,然后由孔云开口冷声说道:“既然这位小友没有兴趣参加我们中医学会的斗医大赛,那么就请你离开这里吧!”

现在的中医情势岌岌可危,的确是很需要年轻的人才。但是,他们就算再怎么缺乏,也不会要像蒋飞这种刺头,这种不服从管教的医生!

他们要的,必须得是听话的医生。

否则这种人就算医术精湛,能在接下来的中西医交流会上帮上忙,也是件麻烦事。

更何况,他们也不觉得蒋飞真的有能力从三大学派、几大医学世家的年轻高手中杀出重围,脱颖而出。这种可能性很小。

蒋飞耸了耸肩,撇了撇嘴,拍了拍手站起来就准备离开。

反正心头虽然仍然有些憋气不爽,有些想要教训这一群中医学会的高手们一次的冲动。不过刚才那一番言论已经说了,也算是稍微的泄了一下,不能留下来那就算了。

崔修平脸色有些着急,想要站起来拦住蒋飞。虞如芝此时也站起,连忙走了过去。

不过两人都还没动,大厅里就走进来一位身穿唐装老人,说道:“蒋飞小友,必须参加这次的斗医大赛!”

——————

【第三更!就差6o来张月票,就能冲上前六,下个月我就可以多更3o章啊!相当于两张月票换一章更新!

求6o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