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走进大厅的是一个身穿素白色唐装的老头子。

虽然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在大厅里估计也没有几个年龄能过他,但却精神抖擞,脸上也没有老年斑,走起路来更是丝毫没有老年人该有龙钟老态。

看见老头子进来,在场中医学会的诸多会员纷纷神情一凜,看向老头子的眼神中都带有一股自内心的尊敬,不敢再多言乱语,就算是最前面的三大学派的掌门人,此时也赶紧走过来迎接,礼数周全。

崔修平本来还正头疼该怎么留住蒋飞,完成他爷爷交给他的任务。现在看见这位老头子进来,紧张的他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走过去说道:“爷爷,你来了!”

眼前这位身穿唐装,身材高瘦,颇有几分道骨仙风,气质明显和中医学会其他会员有很大差距的老头子,正是‘鬼门手’崔清河崔老神医!

崔清河虽然只是中医学会的名誉会长,轮真正的权力在中医学会内,他其实是比不过三大学派掌门人的。但是他的名望和医术、医德,却是其他三大学派的掌门人都远远比不上的。

在中医界和学术界一样,讲究一个达者为师。

崔老神医自然也就成了现在中医学会最高威望之人,堪称中医学会的定海神针,泰山北斗。

一个月前,也正是因为这位崔老神医远赴国外,独自一个人力挽狂澜,以不可思议的医术震惊了诸多西方医生,才保全了中医的最后一点名誉。

要不然,这次的中西医交流会都不会再有,报纸上早就开始有铺天盖地关于中医的恶性报告。

蒋飞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位听闻了很多次,但是一直不曾见面的老神医。

这位现在中医界泰山北斗式的人物,第一次见个面,蒋飞心中却有些敬佩。

对于男人,蒋飞并不会以貌取人。他觉得看一个男人的外表不科学,内在的东西很难看得清。但是唯独看见这位崔老神医,蒋飞却推翻了自己这个理论。

有些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的确是高风亮节,和一般人有很大区别!

蒋飞刚才将大厅里的中医学会会员打量了一个遍,就算是那三大学派的掌门人,他也没有多看重,不觉得他们值得自己敬佩。看见崔老神医后,蒋飞微微有些动容。

他能看出,这位老先生身上和其他人不同,有符合他心目中一直觉得中医圣手该有的东西————铮铮傲骨和清高!

中医者不是道士,不会修道,所以说中医就该有仙气什么的太不现实。

但是一位医术精湛,堪称中医圣手的老者,又有让人敬佩的医德,他们的气质绝对不应该是像喻青松这种老头的样子!

他们没有王霸之气,但绝对应该有自己的气场!

蒋飞在来中医学会之前,就一直想着自己能不能遇见传说中一身正气的中医圣手————就像他一样!

可惜他刚才看遍了大厅里的将近百号人,以及三大学派的掌门,都没有现。

现在,他终于看见了一位。

“你就是蒋飞小友吧?”崔清河看着蒋飞,笑眯眯地问道。

蒋飞也笑着点了点头,答道:“是我。”

“不错。少年人一身正气,胆气无双,在中医学会的地盘也能不卑不亢,难得有一名学医者该有的傲骨。不容易!不错!”崔清河双手背负看着蒋飞,应允表扬道,说了两个不错。

蒋飞才现,这位崔老神医虽然年纪应该有七老八十了,但是身高却没有缩水,瘦高的个子和他站在一起还差不多高!

要知道,人一上了年纪之后,身高就会缩水,变得矮小许多。

“只不过,少年人该有傲骨和进取心是不错,但是傲气却不能太盛,你觉得呢?”崔清河双眼看着蒋飞问道。

蒋飞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知道这老神医是在说他刚才的言论虽然是应该反击,但其实有些过头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刚才他为了出心头的一口恶气,所以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怎么才能不得罪中药学会,反而是抱着破罐子破摔,要得罪就得罪彻底的念头。

“其实吧,我平时也没有太多傲气。”蒋飞说道。

“哈哈,我并不是要责怪你,这也没什么。要是我年轻的时候,估计也会跟你一样傲。”崔清河难得大笑着说道。“刚才孔派主应该已经说过,这次中医学会讨论会的主要内容了吧?”

蒋飞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也不需要再多做重复了。”崔清河看着蒋飞说道。“我想说的是,咱们现在中医已经情势不容乐观,就不能再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的展下去。年轻人,就该有一点进取之心,就该有一点傲骨和胆气!两军相遇勇者胜,要不然我们面对西医本来就已经式微了,再没有勇气,怎么和西医争斗……”

崔清河说这话的时候,虽然一开始是看着蒋飞说的,但是说到后来,眼神就看向了大厅里的其他会员。显然这话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当然,身为一名中医,是中医界的一份子,就有责任和义务为中医的扬光大而努力。蒋飞小友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一点小矛盾,就和中医界的撇开关系,对于中医界的展走向不管不顾。是不是?”

崔老神医这段话,蒋飞听得很明白。

很显然,这位老神医现在还是一如最开始给他写邀请信一样,希望他能参与这次中医学会的讨论会,也就是等会儿参加斗医大赛,然后脱颖而出,为即将到来的中西医交流会出分力气。

看着崔老神医期盼的眼神,蒋飞无奈地说道:“崔老神医您言中了。我一个小小晚辈,怎么敢和中医界撇开关系,更没有资格和实力左右中医的展方向啊。”

崔清河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道:“不,你有!这次的中西医交流会,你一定能帮上很大的忙!”

哗!

听着崔老神医的言语,大厅里的众人有些接受不能了。

他们没想到堂堂鬼门手崔老神医,竟然对这个叫蒋飞的狂妄年轻人竟然如此看重。

欣赏蒋飞的性格也就罢了,竟然对他的医术也这样有信心,这样的大加推崇。

他说这话,岂不就是代表他认为蒋飞的医术在年轻一辈中算是顶尖佼佼者,其他三大学派、几大世家,包括他孙子崔修平在内的年轻人,都不是蒋飞的对手?

要不然,他怎么如此笃定蒋飞在接下来的中西医交流会中会帮上大忙?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隐情不成?

这时候火神派风情万种的派主虞如芝也走了过来,眼神灼灼地盯着蒋飞,点头附和着说道:“对!只要蒋医生你肯在中西医交流会上出战,就肯定能够有所斩获!”

蒋飞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这女人。

崔老神医知道他治好了叶镇南老爷子的双腿,甚至还知道他逼出了叶镇南老爷子体内毒王巫雪莲下的毒药,所以对他另眼相看还算是情有可原,可是这女人怎么对他也有这么大的信心?

这让蒋飞很费解。

蒋飞眉头皱了皱,脸上表情有些为难,说道:“中西医交流会,我倒不是不可以参加,只不过……”

蒋飞停顿了一下,有些委屈的看了看喻青松,说道:“可是有些人不同意。还说什么只要我加入中医学会,他就要退出。要是我加入进来,我就成了恶人了吗?”

嘶————

很多人嘴角抽了抽,眼神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委屈’得很得蒋飞。这小子还真是有些狠啊,一位‘千年流派’的派主和现在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亲自对他出邀请,他却没有答应,还得要将刚才的气出了才行!

这时候,很多人都有些同情喻青松了。这时候的他,估计尴尬得要死,愤怒得要死了吧?

喻青松当然心头是无比得愤怒和尴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中医界泰山北斗似的人物崔老神医会站出来帮蒋飞,而且还是如此坚定不移的帮!

这么多年来,能让崔老神医如此对待的,恐怕就只有蒋飞一个人!

要是早知道回事这样,喻青松今天说不定一开始就忍气吞声,不找蒋飞的麻烦了。

喻青松深吸了好几口气,缓和了一下快要被气晕过去的情绪,才开口道:“崔老神医,我对你的医德和作为向来都是无比敬佩。不过你今日的做法,我不敢苟同!”

“哦。为什么?”崔清河问道。

喻青松组织了一下言语,才说道:“我承认,这个蒋飞的医术不错,在锦城打败过我。但我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出声反对他……”

“你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反对我。”蒋飞幽幽地说道。

“你……”

喻青松差点没气得吐血,努力让自己不去理会蒋飞,回过头看着崔清河继续说道:“他的医术不错,但是比起我们中医学会的许多年轻高手,后起之秀,譬如你孙子小崔神医他们,却差了不少!先我不觉得他的医术,可以胜过三大学派和几大世家的优秀弟子,他没资格代表中医学会参加中西医交流会;其次,或许崔老神医你还不知道,这个蒋飞在锦城被称为中医针王!虽然不是他自封的,但他却坦然接受这个几十上百年来,都没人敢叫的称号。敢问这样的医生,还有资格进入我们中医学会吗?”

崔清河脸色一直没有改变,脸色平静的听着喻青松说话。等他说完后,他才点了点头,问道:“喻医生讲完了吧?”

“讲完了。”

“那好。那就该我说了吧。”

崔清河平缓说道:“先蒋飞小友的医术如何,能不能够胜过在场的诸多年轻高手,参加中西医交流会。这个咱们现在不需要做结论,只需要等会儿参加斗医大赛,比试切磋一番,就一切都清楚了。”

“其次,关于蒋飞小友中医针王这个称号,在我看来————他并不过分,是名副其实!是应该的!”

——————

【第一更!

这段剧情虽然是装逼打脸,但其实真的写得很累,写得很慢。小飞哥不但要装逼,而且还得推动剧情,推动主线任务……最近几章信息量有点大,埋下了好多坑,相信只要认真看书的读者都看出来了。

蛮累的,真心的。求两张月票安慰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