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青松醒过来后会怎么办,会不会退出中医学会,蒋飞不知道,也没有多关心。其他的人,也不怎么关心

因为,中医学会的斗医大赛,马上要开始了。这次的斗医大赛可不像是以往那般,只是处于交流性的目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虽然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或许也会有明争暗斗,但是终究不会斗出火气来,彼此也会刻意的藏拙。

这就跟武林高手比斗一样,要不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比试,不是必须要见生死的决斗,一般时候哪里可能会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显露出来?

点到即止罢了。

要是在切磋的时候就将自己的底细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万一被别人学了去,或者想到了破解的办法怎么办?不是得不偿失吗?

中医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会敝帚自珍。别说外人了,就算是自己的同门,自己的弟子,要不是至亲之人,也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本事完全传授出去。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中医界也有不少一声深信这句话,一般的弟子想要学到师傅真正最厉害的本事,没有个十几年的功夫慢慢熬,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个陋习,也是为什么现在的中医年轻一辈大多本事没多高,普遍要年纪大的中医医术才过关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古往今来,中医先辈们早就已经总结了无数的宝贵经验、宝贵药方,但是却有一大部分遗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这次的中医学会斗医大赛,就不会再顾忌这一点。

中医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了,到了再也不能留后手的地步,众多的年轻高手早就被师门或者长辈所暗中授意,这次的比赛必须全力以赴,有多少的本事,就给我使出多大的劲来!甚至有些门派世家,在背后定下了规矩,如果有谁能够在这次的斗医大赛中脱颖而出,成为七名迎接西医交流团的成员之一,到时候肯定会有丰厚的奖励!

这个奖励肯定不是什么武功秘籍,这又不是武侠小说。

这个奖励很现实,很让人心动,比如一辆几百万的跑车啥的,或者直接几百万的现金也行……

有了背后的奖励,于是乎中医学会的诸多年轻高手一个个就更加的摩拳擦掌,势必要打败蒋飞这位新冒出来的‘中医针王’了!

不过斗医大赛举办的地方,并不是在中医学会的总部。

斗医、斗医,肯定是得有病人来治病,才能让医生们比拼医术。中医学会的总部只是一个开会的地方,相当于一个写字楼,自然不会有病人来这里看病。所以参加斗医大赛,还得让诸多年轻高手们移步,去‘京城同仁堂’的大药房。

没错,在国内很是出名的同仁堂,其实和中医学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中医学会的一些决定,都可以影响到同仁堂。

于是乎,浩浩荡荡的几十上百来号人就转移阵地,开着各自的豪车,开始朝着目的地赶去。

幸好众人并没有一起行动,而是分批次走的,要不然这二三十辆价格破百万的豪车组成的车队,就算是在虎踞龙盘的京城,怕是也得让行人侧目不可。

别人还以为这里面坐的是什么土豪,结果是一群被西医逼迫得快没有退路的中医……

蒋飞本来还是想乘坐崔修平的宝马车,反正崔修平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伙伴。

可是他刚要上车的时候,火神派的那位烟视媚行,放佛能够魅惑众生的掌门人虞如芝走了过来,拦住了蒋飞。

她先是将宝马车的后车门给关住了,然后侧头微笑看着催修平,说道:“小崔神医,你先走吧,蒋飞医生就由我负责等会儿将他送去同仁堂就好了。”

崔修平一愣,眼神看了看这女人,又看了看蒋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钻进车里开车先走了一步。

这时候虞如芝才看着蒋飞,邀请道:“如果蒋飞医生你不介意的话,就坐我的车去同仁堂,你看行不行?”

“好吧。”蒋飞无奈地点头道。

能不行吗?你都将崔修平给赶走了,我自己又没有车,不坐你的,难道还让我打车去啊?

不过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如此缠着他,一开始就给他抛媚眼这些火辣的动作,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就算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也不应该表现得这么**裸才对。

她难道对自己的神针八法有什么心思?蒋飞忽然想到,之前在中医学会总部时,崔老神医和那位丹溪派的掌门孔云的谈话,所说的上一任中医针王,也就是上一位会使用神针八法的神医,叫虞轻侯。

虞轻侯、虞如芝,都是姓虞,难不成有什么联系?这个火神派的美妇掌门人,是那虞轻侯的后人?

虞如芝的座驾是一辆保时捷卡宴,价格也是在一百五十万左右了。

蒋飞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心想这些中医学会的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有钱。他现在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万,就觉得自己已经很有钱了,来京城一趟也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

现在看了一圈这中医学会名医们的座驾后,才现自己还是很穷,连一辆车都买不起!

看来回去真的要抓紧时间改革,加快进步展自己的‘医药帝国’了。

蒋飞下意识的就像刚才做崔修平的车一样,准备坐车后面的座位,结果虞如芝再次的按住了车门,一双连鱼尾纹也没有,仍然宛如秋水般的眸子娇嗔着看了蒋飞一眼,说道:“喂,你和美女一起,坐后车座合适嘛?”

“哦。那坐前面。”蒋飞无奈的走向了前。

“这才对嘛。”虞如芝微微一笑,坐到了驾驶位置。

等一会儿,前面一批车走了四五分钟过后,这一批车才离开。

路上。

虞如芝开着车,时不时侧着脑袋斜着眼神笑眯眯地打量蒋飞,也不说话,反正就是笑靥如花迷死人的样子。

蒋飞被着女人看得有些心里没底,让他有种他是一位纯洁小处.男,遇到了一位想要‘办了’他的成熟女人一样,彻底的处于被调.戏的弱势位置。而且,蒋飞也害怕这女人开车不专心,这样是不是的侧着脑袋,容易成交通事故。

毕竟这也是一位女司机。

下意识的紧了紧安全带,蒋飞咳嗽一声问道:“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虞如芝娇笑道:“蒋医生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到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聪明?

蒋飞心里嘀咕一句,面色不改地道:“因为神针八法?”

“蒋医生你果真很聪明呢,一下就猜到了。”虞如芝夸奖道。“当然,蒋医生你这么年轻,就这么多才多艺,不仅仅医术出众,而且还是琴艺大师,被誉为国际最顶尖的钢琴大师,这样的成就也是让我很崇拜的。”

这女人果真是有关注娱乐圈,也知道自己和乔依依的绯闻事件!

这个火神派的美女掌门人,果真是不简单!

不过蒋飞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和虞如芝多做交谈,他可不相信这女人会因为自己钢琴弹奏得厉害就真的崇拜他,这只不过是奉承的词汇罢了,当不得真。

“虞派主对神针八法很感兴趣?或者所虞派主和虞轻侯神医有什么联系吗?”蒋飞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不要叫我虞派主,这个称呼从蒋飞医生你嘴里叫出来我总感觉怪怪的。如果蒋飞医生你不嫌弃,你就叫我虞姐,或者叫我如芝姐都行。”虞如芝没有立即回答,反而说着称呼的问题。

虞姐?御姐?

蒋飞想了想,说道:“那我就称呼你为如芝姐吧?”

“唉!”虞如芝应了一声,随即左手捂嘴开心的笑了一声:“这算是我咱便宜了,蒋飞你不嫌弃我人老珠黄。”

“你要是就说自己人老珠黄,那这世界上就没有‘成熟女人’这个类别,全都是大妈了。”蒋飞说道。

“蒋飞你嘴真甜!”虞如芝笑得更开心了。

笑了一会儿,她才说着正事,道:“嗯,你的猜测很准确。我是对神针八法很感兴趣,也和虞轻侯神医也有联系。其实这很好猜吧?都姓虞。不过我并不算是虞神医的后代,不过要是没有虞神医,肯定就没有我。”

不是虞神医的后代?但是如果没有虞神医就没有她?

难道虞神医当年做过现在隔壁老王做的工作?

蒋飞在心里有些邪恶的想到。不过当然没敢说出来,要是他说出来,他不保证这位美少妇会不会将他一脚踢下车。

继续仔细的听着。

虞如芝说到正事,脸上也没有那么烟视媚行,魅惑众生的笑容了,正经了许多,说道:“我太爷爷当初是个孤儿,虞神医是我太爷爷的救命恩人,当年要不是虞神医出手相救,我太爷爷小时候就生病死了。后来虞神医就收留了我太爷爷,不过没有收为弟子,也没有收为义子,我太爷爷就算是虞神医的一个小药童。我太爷爷之所以姓虞,也是后来他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跟着虞神医一起姓……”

虞如芝慢慢粗略的讲了一下关于她们家族和虞轻侯的渊源关系,然后眼神忽然一变,有些凜地看着蒋飞,问道:“我太爷爷说过,虞神医一生从来没有收过任何弟子,也没有传授过任何人神针八法,不知道蒋飞你的神针八法,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