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完成后,所有的年轻高手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根据刚才自己的诊断情况,为患者开‘药方’,就是在以后的生活中应该吃什么菜、喝什么粥、应该用那些食材调和身子。

“蒋飞,你刚才那样随便搭在患者手腕上,就诊治清楚患者的病情了吗?”崔修平皱眉问道。

蒋飞左边是火神派一位扎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右边则是他的老伙伴崔修平。刚才蒋飞的诊断太不靠谱了,这么短的时间,比用牵线把脉还要更不靠谱!

“是啊。就算食疗治法是你的弱项,但你也应该全力以赴,认真对待吧?要不然等会儿的两场中就算抽到了针灸,你的针灸术再怎么高明,可是你这一场表现得太差,可是要拉低平均分的。”火神派扎马尾辫的年轻女子也打趣中带着建议的说道。

或许是看见了她们派主虞如芝对蒋飞很看重,别有深意的样子,她们火神派的其他弟子,也对蒋飞没有那么憎恶。

“放心,我已经诊断好了。其实这患者的病情只是一看,就已经很清楚了吧?”蒋飞淡淡说道。

他有医术系统,哪里还需要给人真正的把脉啊。

只需要将手掌搭上去一秒钟就行了,患者的所有病情都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当然,蒋飞如果想要装装样子,不那么引人注目,他其实也可以将把脉的时间延长一点,和其他人一样。

但是这样,不就是太浪费时间了吗?

蒋飞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装逼,也不是为了特立独行。

从小老师就教导过,时间就是金钱;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卖寸光阴;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生命;生命何其短暂,我们怎么能浪费呢————

好吧!

蒋飞这么做,就是为了小小的装一下逼……

“难道你刚才经过‘望’和‘闻’就已经将患者的病情给检查出来了?”崔修平不知道蒋飞的情况啊。所以他这时候脸上带着一点笑意了,有些幸灾乐祸地表情在里面。“如果你是仅仅靠‘望’和‘闻’来判断患者的病情,我现在可以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再回去好好的切一次脉。这位患者的病情可并不只是一种,单单从面相和呼吸上来看,是看不透彻的。”

蒋飞笑了笑,不为所动,说道:“嗯,我也知道。不需要在浪费时间去切脉了。”

崔修平和蒋飞另一边的年轻女子相互对视一样,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出了看好戏的神色。

现在他们可以肯定,蒋飞这么特立独行,为了装逼耍帅,等会儿肯定会丢大脸!

没错,只要是一位医术厉害的中医,通过‘望’和‘闻’,分析患者的胸部育不正常、气色、呼吸,就能知道一点这名肥胖患者的病是由肥胖引起的脂肪肝。

但如果把脉之后,再询问一下状况,就能知道这名患者却并不仅仅只是脂肪肝,还有其他的并症,结核病和溃疡性结肠炎!

能加入中医学会的医生,每一位可都是能称得上一方名医,医术非同小可的。参加比赛的二十多名年轻高手,每一位肯定都能将患者身上的脂肪肝和并症完全检查出来。

想要决出胜负,就必须得在开出的‘药方’上面下功夫,谁的方法更加的优良,谁的方法更加的见效快,那就是谁胜利。

而现在如果蒋飞因为要出风头,态度高傲,自信过了头,以为只是‘望’和‘闻’就能搞定一切,那么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滑天下之大稽,风头出不了,反而要丢大面子!

看见这一幕,当做评委的四人神情不一,丹溪派和攻邪派两派的掌门人孔云和阎西平见状,脸上有些忍俊不禁的笑意。

他们的猜测和崔修平的猜测差不多,也觉得蒋飞是自信过头了,还真以为中医学会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要在这里参加比赛看病是多么简单的一回事,随随便便就能应付了事的。

他们选择用来参赛的病人,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医治好的?

虞如芝皱起了眉头,眼神有些失望的看着蒋飞,心想难道这个年轻人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能当大任,就算会神针八法,但其实本质上也就是一个喜欢出风头,喜欢卖弄小聪明的年轻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是让她太失望了。

倒是鬼门手老神医崔清河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更没有出声劝说让蒋飞再去重新切一次脉。因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蒋飞的本事有多厉害,蒋飞不仅仅治疗好了叶镇南高度瘫痪的双腿,而且更加知道蒋飞后来逼出了叶镇南体内由‘毒王’巫老头下的毒!

正是前段时间崔清河从锦城得到了后面的这一点消息,才让他对蒋飞如此的看重,让他觉得蒋飞是这次中西医交流会的希望,能够帮上大忙。

一个医术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的人,能够将毒王巫老头下的毒都逼出来的医生,肯定不会是一个只知道哗众取宠,只知道出风头的浮躁年轻人!

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二十几名中医学会的年轻高手,此时都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为患者开着自己认为最恰当的食疗方子。蒋飞也在写着,钢笔在纸上出沙沙的声音,颇为悦耳。

食疗的方子,可就比一般的药方要长多了,需要用到的材料有很多,要吃的东西也很多,并且还得注视上各种材料的使用方法,应该如何熬煮和配制。

足足十来分钟后。

就像是考试一样,考试完了,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每一位参赛选手白纸上写姓名的地方进行密封遮掩,然后再递交到了四名裁判评委的手中。

这样一来,评委们也无法分辨哪一张白纸是由谁写出来的了。

配方不少,有二十多分,就算平均分到四个人手里,也有好几份,所以又是足足十多分钟后,四人才将自己手中的配方看完。

然后各自挑选出两份最好的方子,进行交叉审阅,再次进行比较,选出最优秀的,做一个排名。

在这第二个缓解的时候,四名裁判就得私下商量,展开小声的讨论了。

上面在讨论,下面的二十多名年轻气盛的高手们,也在小声的讨论,目标直指蒋飞这位外来者,这位号称新一任的中医针王。

没办法,先蒋飞的身份太特殊了,而且刚才一开始比试就那么‘骚包’显眼,想不让人注意到他都很难。

这位可是崔老神医和火神派派主亲自大力推荐的年轻高手啊,结果在第一场比试中就丢了大脸,这可是一个大新闻啊。到时候不但是蒋飞自己颜面无存,就算是崔清河和虞如芝两人,怕是都得受到连累。

崔修平看着蒋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感慨道:“蒋飞,你真的是让我有些失望。我本来还觉得你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对手,让我有点战斗欲。像在斗医大赛中好好比一次,然后压过你将你赢了,让你心服口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是,你现在表现得这么差劲,让我顿时兴趣大减,都没什么意思了。”

“————”

蒋飞无语的看了一眼崔修平。他觉得自己刚才都已经够骚包了,没想到旁边这家伙装起逼来竟然比自己还厉害,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放心吧,应该会有点意思的。”蒋飞说道。

崔修平看了一眼似乎还不知悔改的蒋飞,说道:“你现在还感觉很良好吗?可惜你将中医学会的斗医大赛想象得太简单了,等会儿你就会知道结果。”

“没错!因为你的自负,你等会儿得丢大脸。我们派主和崔老神医还那么看重你,结果你却这样……”旁边扎马尾辫的年轻女孩也叹气说道,看向蒋飞的眼神颇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最后四名裁判的讨论的时间似乎有些长,八份方子讨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有了结果,将八份‘试卷’的密封线给拆开,露出了八位最优秀者的名字。

不过,似乎这八个名字中,有一份试卷的名字让四名裁判有些惊讶,但随即四人眼神中又露出一种恍然的样子。

四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公布结果的任务没有再让孔云来做,而是虞如芝站了起来,先朝着蒋飞的方位投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才说道:“患者食欲不振、疲倦乏力、恶心、呕吐、肝区或右上腹隐痛,这是脂肪肝的表现;再加上患者有失眠、多梦和便秘,以及微微的低热和咳嗽,这是并症溃疡性结肠炎和结核病!这三大病状,在做的诸位都不错,每一人都将诊断出来了!”

哗!

听见虞如芝的最后一句话,下面的二十多号年轻高手大部分都傻眼。

每一个人都将这三种病症诊断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切脉几秒钟,没有询问任何病人任何病状的蒋飞也诊断出来了?

这简直也太不科学了吧!

这时候,刚才还等着看蒋飞笑话的众人,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没有按照他们所预料的剧本来。

虞如芝继续说道:“而且说实话,在座各位开出的‘食方’都很不错。每一个都算是对症下药,都能很有效的治疗患者的病状,我们要选出前几名,也有些不容易。现在我就念一下优胜出的药方吧。有丹溪派杜康的‘车前子薏米粥’、攻邪派左军的‘虫草百合鸭肉汤’、火神派蓝彩洁的‘养胃佛手粥’、崔修平的‘夏枯草清凉茶’……”

虞如芝连续念出了七个人名,和七种食方。并没有蒋飞。

被念到名字的人自然高兴不已,没念到的人自然失望。

不过,让众人又有些奇怪的是,这次怎么没有念名次。难道说这次改变了规矩后,就不分名次了?

就在这时候,话语停顿了一下的虞如芝,眼神再次落在了蒋飞身上,有些灼热,说道:“刚才我念到的七人,开出的食方功效和时间上虽然有差别,不过我们四位评委决定不再分名次,这次只分出第一名就行了。”

“这场的第一名是……蒋飞!”

————

【第二更!今天的月票怎么会这么少啊,真是最少的一天了!感觉好心塞!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