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双流机场。

一架飞机落地,一架飞机又起飞,轰隆声不绝,噪音朝着机场附近四面八方的传递开。

最近锦城似乎生了什么大事,不仅仅是机场,就算是高路的哥哥路口站都查得比较严,公安系统内颁了最高级别的通缉令,目标是一位身材瘦小、面容枯槁、留着稀疏长的老头。

通缉的罪名没有公布出来,不过内部有些人员流传着一种说法,这老头比杀人犯什么的严重多了。他的罪名是————叛国罪!

反正最近的锦城都属于戒严状态,各种途径都查得很厉害。

不过这次机场起飞的,并不是普通客运机,而是一架专属的私人飞机。这架飞机来历很不简单,先规模很大,不是一般的民间那种几千万的私人飞机能比的;特别是飞机飞行的轨道和机场降落的位置,全部都是动用的官方能量。所以即使是检查员,对于这样的飞机也不敢检查得太严。

此时飞机的豪华客舱里,真正的尊贵乘客一共只有三位。

井然、芒果,以及那位花少,花捍东。

“还是捍东你潇洒,现在私人飞机都开上了。这比我们还停留在玩车阶段的废材强太多。”扎着辫子,颜值爆表的美少男井然打量着飞机,啧啧称叹。

花捍东微微一笑,说道:“井然你就不要埋汰我了吧?你仓库的里的那几辆车子,价格加起来的价格,比我这辆飞机只高不低!要搞到你那几辆跑车,比搞到我这辆飞机的难度高了好几倍!”

井然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的确是这样。现在的私人飞机在国内早就是已经见怪不怪的事情,一些大牌一点的明星都有自己的专属飞机了,更何况真正的富豪?

只要有钱,现在买飞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井然仓库里的那几辆跑车,可有有不少都是全球限量版的,有钱也根本没有地方买。甚至有一辆,在整个中国绝对不会过三辆!

他那几辆跑车,就算放到所谓的跑俱乐部里面去,也绝对属于屈一指。

芒果心情很高兴,所以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端着酒杯从窗口看着窗外,看着一朵朵白云在自己身下,地面上的高楼大厦宛如拳头般大小,她的心情就更加开阔了。

最近他和井然的关系突飞猛进,现在井然都约她一起去京城玩,芒果决定要把握住这次旅游的机会,将他们两人的关系彻底确定下来!

花捍东眼神看了一眼芒果,又说道:“而且,这年头有私人飞机也没用。今天要不是芒果帮忙的话,我这架飞机恐怕和一堆废铁没什么区别,停在机场根本就不可能飞上来。”

“哪有。我就帮了一点小忙而已。”芒果笑嘻嘻地道。

最近几天,她对花捍东这位‘花花公子’也已经很熟悉,每次花捍东说的话都让她觉得很受用,每一次都能让她心花怒放,所以两人虽然没有认识几天,但关系却已经很不错。

随即芒果又皱了皱眉,说道:“不过,最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媛媛也一直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肯告诉。今天让这飞机起飞,也都是我求了她好久,跟她做了不少保证,最后还是让人将飞机所有的人员检查了一个遍,她才同意。”

井然端着酒杯,也皱眉说道:“似乎是叶家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是关于叶老将军的。不过具体什么事情,我也就不清楚了。”

花捍东低下头喝酒不说话,眼神深处有着莫名的神色。

飞机从锦城飞往京城,平安落地。

三人一起坐车离开。而在三人走了之后,井然和芒果都不知道,私人飞机上又下来了两名不属于机组工作人员的人。

一位是浑身充满爆炸性肌肉的憨厚大汉田斐,另外一名则是穿着西装革履、身材矮小、一头乌黑浓密中的中年人。

两人离开机场,也有车来专门接他们。

上了车,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再也忍不住,将浑身不自在的西装脱下来,露出里面一件老旧衣服;头上乌黑浓密的头也被他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本来真面目————稀疏花白的长;再抹了一把脸,将脸上的一些药水给擦拭掉。

经过这样简单的形象改造后,中年人就彻底大变样了。

甚至他都不再是中年人,而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头子。

毒王,巫老头!

“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来京城?”巫老头有些不满地看着大汉田斐问道。

“巫老头,你还是这幅样子看上去顺眼多了。”田斐憨厚老实的嘿嘿的调笑了一句,再说道:“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一点的是,你不是对中医学会很不感冒吗?特别是有几个中医老头子,你更是对他们恨之入骨。那么这次,你可以借助这机会,给他们狠狠的来一重击,让他们一个个都半死不活!”

本来还很不爽的巫老头闻言,顿时眼神一辆,惊讶道:“终于要对这中医学会下手了?怎么下手?”

田斐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咱们等着就是。既然都已经来了京城了,那么想必也等不了太久。你好好的研制你的毒药就行!”

巫老头点了点头,森然笑了笑,露出那一口残缺不全的牙齿,声音渗人地说道:“很多年没有和他们交过手了。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不能破解我的毒药!”

——————————————

蒋飞和林茉莉回到租房里,吃了午饭,蒋飞就将自己的关于蒋氏医馆未来的展预想,借鉴崔家这种中医世家的展模式,一起告诉了她。

林茉莉不愧是在商业方面很有天赋的聪明女人,虽然她没有去京城具体考察过济世堂,但听蒋飞的叙述,心里就大致的有了思路,明白了蒋飞的意思。甚至有些蒋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她都想到了。

“将咱们的蒋氏医馆打造成一个中医药公司,不再仅仅是医馆,倒不是多麻烦。现在中医学会都有求于你了,咱们要找卫生部办理手续也简单。”林茉莉微微蹙眉点评道。

“不过,咱们也有两个最大的难处和问题。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要开中药产品,必须得有药方吧?我不知道你医术厉害,是否也能配制出厉害的药方。”林茉莉看着蒋飞问道。

蒋飞信心十足地说道:“这个你不需要担心。药方这件事完全交给我就行了。需要的时候,我保证给你无数个经典配方,制造出来的药绝对比济世堂、同仁堂的各类药效果更出众!”

看见蒋飞有信心,林茉莉也就有了信心。

她现在对于蒋飞是完全信任的,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的关系,而且现在的蒋飞在不同领域所展现出能力,的确像是无所不能,让人无法产生质疑。

林茉莉点点头,思索着说道:“药方问题能解决,生产肯定也不是问题。那么剩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销售渠道和打开市场知名度。这两个方面,你是帮不上忙了,交给我吧。我马上去做做策划,再去市场做个调查分析,弄好了的时候告诉你。”

蒋飞满意的一笑。

决定和林茉莉一起做生意,实在是他最明确的决定。有了她在,很多事情就都变得轻松简单了,他可以安心的做甩手掌柜。

林茉莉忽然又叹了口气,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蒋飞,说道:“本来还想等你回来后,让你帮我买一辆好车的。现在看来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我还是暂时买一辆普通车将就着吧!”

闻言,蒋飞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林茉莉已经知道昨天他在京城帮白若溪买了辆车,她虽说没有刻意的争夺什么,也说不后悔。但是女人吃醋是她们的天性,就算大多数时候都能控制自己,但是在某些时候,总会不知不觉偷偷的溜出来。

就好比现在,林茉莉觉得蒋飞给白若溪买了辆沃尔沃xc6o,就必须也得给她买一辆同等价位,甚至更贵一点的车才行。

某些事情没办法争,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小小的比拼一下。

蒋飞自然不能在这件事上抠门,豪迈说道:“要不等会儿我就陪你去挑车吧?放心,咱们现在有多少钱,你可以全部预算用去买车。赚钱对于我来说还真不算多难,花完了随时都能再赚。”

林茉莉白了蒋飞一眼,没好气地道:“还是算了吧。咱们这点钱还是留着做启动资金吧。又不是每个人都像叶媛媛那样,让你可以轻易的赚两百万。”

林茉莉要节约,蒋飞也没有刻意的要求她今天下午必须去买车。

只是蒋飞此时脑海中有了一个念头,即将要开始建立中医药公司,肯定得需要一大笔启动资金,他们现在手里这点钱肯定是不够得。

蒋飞觉得,自己或许是该再想想办法赚一笔钱了。

至于赚钱的方法嘛,自然是通过系统。

现在他钱包里有四千多枚金币,可以兑换不少珍贵的灵丹妙药。这些丹药效果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在现实世界里根本就属于仙药级别!

要是能找到合适的买家或者销售者,瞬间就能大赚一笔钱,这简直比毒.品、军.火都要来钱得更快啊!

只不过,这买家不好找,得碰运气。

【第二更!月票都投完了吗?

似乎涨不动了,冲不到第六了。看来,俺下个月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其实吧,太2心里蛮想下个月继续这么拼的。

但是没有压力,人就会犯懒。就像这个月,要不是月初一时嘴快,立下了承诺,这个月肯定做不到每天万字更新。

求各位给压力!】(未完待续。)